鬼女婴估计是被我惹生气了,只见她站好后,死死地盯着我,气的直跺脚,然后竟然弯着腰低着头,迎面向我的悍马车冲了过来。

  这下坏了!我们同向撞还好,要是逆向撞的话,就像小鸟撞飞机。我和刘莉会被强大的撞击里撞死的。无奈我只能紧急刹车,开始往后倒车。

  可是我的车速是140公里每小时啊!就算急刹车都要向前滑行很久才能停,只见鬼女婴已经急速的冲了过来,马上我们就要一命呜呼了。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我和刘莉现在命不该绝。就在这时一道黄光闪过,我和刘莉的车窗外面,不知道怎么的,就多了两张符纸。符纸发出黄色的光芒,闪瞎了鬼女婴的双眼,她眼睛一闭,在距离我们车仅有一米的时候,高高的跃起,从悍马的车顶跳了过去,然后继续往后面跑。

  这时候我缓了一口气说:“得救了!”

  刘莉也赶紧拍着自己的胸口说:“啊!真是太吓人,太刺激!”

  等车缓缓的停下来后,我转头一看鬼女婴已经跑得很远了,然后消失不见了。

  我们刚把车停好后,只见前方王羲穿着道士服,手拿桃木剑跑了过来。王羲跑过来后开启后座的车门说:“我不是告诉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吗?你们不是鬼婴的对手。我要是在晚来一会,我就要给你们收尸了知道吗?”

  “我检讨!我太想逞英雄了!”我自责的说。

  “夜文做的没错,他只是想救人而已。”刘莉为我说话。

  “哎!可是人没救成,女婴的爸爸还是死了。”我无奈的说。

  “你先去前面把孟婆婆接着,然后带我们去看看女婴的爸爸出事的地方。”王羲说。

  我开了五百多米后把孟婆婆接上车以后,就往卡宴车出事的地点行驶去,我还给王羲和孟婆婆讲了张厂长死的经过。

  王羲听后略带疑惑的问:“你确定,张厂长不是被女婴咬死的?是被群鬼虐死的?”

  我点了点头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信你问琉璃。”

  “夜文说的没错,我们亲眼看见的,场面可恐怖了。”刘莉说的时候,还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孟婆婆听完我们的描述后,用很低沉的声音说:“这么说的话张厂长,可能不是女婴的亲生父亲,女婴只是来帮群鬼报仇的。”

  听了孟婆婆的话,车里的气氛一片凝重。因为如果张厂长不是鬼女婴的亲生父亲,就意味着她还会再杀一个人。

  我们到了卡宴的失事地点,王羲和孟婆婆下车去看,我和刘莉觉得场面实在太惨就没下去。王羲告诉我度娘一下张厂长的信息看看能查到什么,我拿出手机开始度娘。这时候我看到我之前度娘的烧牛角的记录,我之前在灵水村度娘过,只不过那里没网络信号。

  《(酷h匠1B网Iw正版9o首N发1$

  我的好奇心让我再一次点开之前的记录,重新度娘了烧牛角。这时候只见有个提问和几条回答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人问:“燃烧犀牛角可以看到什么。有的回答是:“据说可以看见鬼神。”

  专业一点的回答是:“古人通过燃烧犀牛角,利用犀角发出的光芒,可以照得见肉眼所看不到神怪之类。”还有用文言文回答的:“古人云犀角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看到这我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烧犀牛角能看见鬼。这么说来难道刘莉的母亲是那个充气娃娃?不会吧!或者应该刘莉的妈妈是个女鬼,刘勇通过烧犀牛角后,让刘莉的妈妈附在充气娃娃的身上,这样充气娃娃就能配合刘莉的爸爸快活了。

  不过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含情脉脉的看了看刘莉。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刘莉是充气娃娃生的。

  刘莉看见我晶莹剔透的眼神,脸刷一下的红了说:“你看什么呢?查到没啊?”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的正事,我赶紧把原始查询记录抹掉,重新输入,张厂长和他金矿厂的厂名。

  我度娘张厂长后以后,他毕竟不是名人,没有多少关于他的信息。但是有一个张厂长和邪能教的网友帖子留言,吸引力我的注意。

  我点开一看,这条留言写道:金矿厂张厂长是邪能教的骨干,他经营着一家金矿厂上下勾结,赚了不少钱。有一次金矿厂塌方,死伤数十人,不仅一分钱没陪,还叫邪能教的教众以死者家属都是恶魔的名义,把死者家属活活的给打死了,妇女、老人、小孩都有。张厂长不但没有坐牢,反而逍遥法外。求网友扩散!

  我看完以后久久不能平静,原来张厂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莉看到我严肃的表情问:“你到底查到什么了?”我把手机拿给刘莉看,刘莉看完后气愤的说:“看来这个张厂长,死有余辜!”

  “是啊!活人制不了他,就由鬼来制他!”说话间王羲和孟婆婆就上了车,我把刚才查到的信息告诉了他们。

  王羲说:“这个邪能教,我略有耳闻。他们自以为信奉的是神,其实他们信奉的才是恶魔。不过我们现在管的事不是邪能教的事,而是怎么制服鬼婴的事。孟婆婆这件事你怎么看?”

  孟婆婆叹了口气说:“现在女婴已经吸了自己母亲的血,已经强大到有招魂的能力了。如果她在把自己亲生父亲的血吸了,就不是那么好对的了。现在只有把她引到我家里,让她断绝与外界是鬼灵的联系,我们还有一线希望。”

  “那我们只有先女婴一步找到他的父亲了。可是茫茫人海,谁知道她的父亲在哪啊?这么漫无目的的找,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啊!”正当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邵医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这电话虽然是邵医生打的,可是那边说话的确是公安局的民警。民警说我和刘莉当时和邵医生都是第一时间发现死者的,让我们也回去协助调查。

  我说我们这边有事不能回去,民警很强硬的说:“你们要是不回来协助调查,就只有把你们当成犯罪嫌疑人来实施抓捕。”

  我心里暗骂我去年买了表。我明明是在帮你们警察维护社会治安,我反而成了犯罪嫌疑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