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去厨房看了看,厨房也是一片狼藉,锅碗瓢盆被砸的哪里都是。冰箱是打开的,里面有几块冻肉被人咬过。我仔细看了看牙印,好像是小孩的牙印。我开始怀疑是逃跑女婴的,但是我有点犹豫了,因为我觉得这个牙印的大小,小孩最起码有4到5岁了。

  我赶紧用纽扣摄像头,对着那块被咬过的肉,拍了几张照片。

  厨房没看见王颖,我又去卫生间看了看,我推开卫生间门后,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我用手握着鼻子,往里看了看只见一个赤身果体的女人,躺在装满水的浴缸里,浴缸里的水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我走进一看这个女人瞳孔已经放大,脖子上有被人撕咬的痕迹,牙印和冻肉的牙印几乎一样。王颖也是个美人,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算是香消玉损。

  我把王颖的尸体,从头到尾的用纽扣摄像头拍了一遍。这时候刘莉叫我说:“夜文,我们这边什么都没发现。你那边发现王颖了吗?”

  我怕她们突然进来接受不了这种场景了,我赶紧先出去,把刘莉和邵医生挡在卫生间门外说:“王颖确实就在卫生间里,不过人已经死了。一会你们看的时候,做好心理准备。”我刚说完王颖死了,邵医生就哭了。不过邵医生还是尽量保持镇定说:“我做好准备了。”刘莉也对我点了点头,我这才让她们进去。

  等邵医生和刘莉看王颖的时候,我给王羲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这里发生的情况。

  王羲听了我的叙述后,觉得这件事已经出乎他的预料。因为女婴已经不是咬死鸡和鸭那么简单了,已经开始杀人了,而且还是自己的母亲。

  我把女婴出生的时间14号14点14分和王颖家在14楼,14号房间的巧合告诉了王羲。

  王羲听后说,这女婴的生辰是大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女婴不是在医院出生的,肯定是在王颖家里出生的。这样就凶上加凶,所以女婴怨念很重。

  我问王羲为什么咬人的牙印,是五六岁孩子的大小呢?王羲告诉我,可能是女婴吸食了鲜血后开始了阴生长,阴生长前期比正常的婴儿长的要快。

  王羲还说这个女婴应该不是正常夭折的,可能是人为害死的。让我一定要问清楚,因为可能下一个死的就是这个女婴的爸爸。

  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挂断电话后赶紧走进卫生间,只见邵医生已经蹲在地上哭的不成样子了,刘莉在一边安慰她。

  “邵医生,你别哭了。你赶紧把你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王颖的女儿到底怎么死的?我师父告诉我,她肯定不是自然死亡的。还有女婴的爸爸是谁,你也要给我说清楚。因为女婴的爸爸可能是下一个死者。”我很焦急的说。

  邵医生听我这么说,已经不敢隐瞒任何事了。邵医生说女婴是王颖和一个当地富商的孩子,那个富商包养了王颖。王颖怀孕后,富商说是儿子的话就让她生下来,女儿就不要了。王颖等婴儿快五个月大的时候,找我做了婴儿的性别检测,结果是女婴,让我帮着流产。可是王颖经常泡夜店,身体有些不太好,加上之前已经流产有几次了。所以这次流产可能会导致她不能在怀孕。王颖问我怎么办,我说只能正常的生下来。王颖说那就生下来后掐死,我说不行这是生命。可是王颖已经决定了,我怎么劝也没用。14号那天我是在这屋里帮着王颖偷偷接生的。等孩子生下来后,王颖亲手把自己的女儿给掐死了。邵医生的叙述和王羲猜的差不多。

  MF最新章节5上》酷*匠8c网

  邵医生讲完这件事后,我和刘莉都很气愤。刘莉说了一句:“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狠,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得去手。”

  我倒是还冷静的说:“这么看来这个女婴真是回来复仇的,那你赶紧告诉我,女婴的父亲在哪?下一个死的肯定就是他。”

  邵医生告诉我们包养王颖的富商姓张,是一家金矿厂的老板,在当地很有势力。邵医生告诉我们金矿厂址后,我带着刘莉就准备去那家金矿厂找他。邵医生害怕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去,我说不行,因为这里需要有一个人报警等着警察来。我们为了保护邵医生的安全,我们报完警后,带着她去找了小区的物业,让小区物业的人陪着她一起等警察。然后我和刘莉就开着悍马去往张厂长金矿厂驶去。

  因为我不熟悉去张厂长金矿厂的路,所以我打开车载导航,根据导航的提示,我加快油门往那里驶去。我让刘莉给王羲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的去向。王羲在电话说,他和孟婆婆现在就打车往那边边赶去,还叮嘱我们一定要小心,告诉我们只是调查,不是抓鬼婴,要是见到鬼婴,呆在车里别出来。我和刘莉答应王羲以后,我们就挂了电话。

  在去金矿厂的路上,刘莉有些饿了,我听到她肚子咕咕的开始叫了。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快下午六点了,我们就中午才车上吃点面包喝点水,之后在就一直没吃东西,肯定是有点吃不消。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嘛!我可不想就这么饿死!

  “我听你的肚子都响了,咱们吃点饭再去金矿厂吧。”其实此时我也很饿了。

  “不好吧。我们还是先赶过去吧。要不然女婴抢先我们一步,找到她父亲的话就麻烦了。”刘莉还很关心别人的安危。

  “你这观点不对,我们要吃饱了有力气了,才能保护别人。你要是想节省时间,我就给你买点汉堡吃吧。”刘莉听我说的挺有道理的,点了点头说:“好的。”

  我找到一家汉堡店,买了两个汉堡和两杯奶茶,我们一边开车一边吃。因为我开车不方便吃汉堡,刘莉就喂我。那种感觉很温馨。

  “夜文,你知道吗?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汉堡和奶茶了。”刘莉开心的说。

  “是吗?你喜欢就好。”我笑着说。

  短暂的温馨让我们暂时忘却了心里的恐惧。不过温馨还没持续多久,只见前面是一个公墓,在加上天色渐渐的暗下来,顿时觉得阴气十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