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不仅刘莉害怕,我看到眼前的一切都很是腿软,只见屋里放着十个玻璃容器,前面七个都装只着液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里面的液体就是福尔马林。第八个玻璃容器被打碎了,第九个玻璃容器中,一个蜷缩着身子的女婴泡在里面,她微闭的眼睛,冻紫的嘴唇,看着很是可怜。

  第十个容器里泡着是一个大头的男婴,他的眼睛是睁开的,而且瞪的很大,仿佛在盯着我们看一样很是吓人!

  王羲走到十个瓶子前面看了看后说:“你说的那个逃跑的女婴,应该是第八个容器中的吧。”

  孟婆婆点了点头说:“是的!你现在已经看到现场了,能开始帮我找女婴了吧。”

  王羲没说话,而是走到第十个装男婴的容器前看了半天后说:“孟婆婆,你好像有什么事隐瞒着我们没说。”

  “我只是请你们来帮我抓逃跑女婴的,至于其它事,我觉得你们没必要知道。”看来孟婆婆是不准备把隐瞒我们的事情说出来了。

  王羲冷笑了一声后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接阴复活前九个女婴,目的就是让你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接阴第十个男婴。我知道你们接阴婆,接阴男婴是禁忌会折寿的,我相信你一定有什么私人的目的,否则不会轻易去接阴男婴的。其实你关心的不是女婴吃了村里多少鸡和鸭。而是第八个女婴跑了,你接阴男婴的计划就落空了。这才是你找我们帮忙找女婴的目的。”

  孟婆婆听后叹了口气说:“我就以为你是个抓鬼的道士,没想到你懂的这么多。”

  王羲很牛逼的说了一句:“想当年我是玄学院的教授,这点事情还是知道一点的。”

  看来真是知识改变命运啊!我现在对王羲口中的那个玄学院有点好奇了。

  孟婆婆看到王羲态度这么坚决,没有办法她只能答应说出真相。她走到小屋的一个角落里,在地上拉开一块石板,只见石板底下有一个台阶,可以通到下方的地下室。我心想这个孟婆婆的家真是机关重重啊!

  还是之前那个顺序,我们依次的从台阶走进地下室,我刚下去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很熟悉的香味,这种香味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等我们下到地下室后,看见两具棺材并排的摆着。孟婆婆把两个棺材打开后,里面装着两具尸体,一男一女。我简单看了两具尸体的样子,他们大概三十岁左右。两人脸色苍白,男的尸体头上,有磕碰的痕迹。女死者虽然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感觉肚子有些凹进去的感觉。

  因为有了刚才的场景的垫底,刘莉这次没有特别的害怕,还小声的问孟婆婆说:“这两具尸体是谁啊?”

  孟婆婆先是叹了口,然后很伤心的说:“这两具尸体,一具是我的儿子,一具是我的儿媳,上面第十个容器里装着的男婴,是我还没出生的孙子。一年前我儿子开车带着怀孕接近十个月的儿媳去医院检查。谁知道中途出了车祸,我的儿子和儿媳当场死亡。我儿媳肚子里的男婴,在医生的抢救下生了出来。虽然顺利的出生了,可是也没活过一个小时就夭折了。可是我不甘心,医生没有办法就活我的孙子,我有办法救活他。”

  “你想用你儿子和儿媳的灵魂,接阴胎让你的孙子复活?你这个想法真是太疯狂了!”王羲惊讶的说。

  当王羲和孟婆婆说话的时候,我仔细的看了看棺材,我发现两具棺材里面都装着一个牛角,棺材里的牛角好像和刘莉家柜子里放的牛角是一样的。而且棺材里牛角烧的程度,好像比刘莉家的牛角烧的要多。这时候我恍然大悟,我刚才闻到的香味,应该就是烧牛角的味道。这个牛角到底是干嘛用的?我自己一定要搞清楚!

  我们听了孟婆婆的话,大家都有点同情她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

  “也罢,只要你接阴复活男婴,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我们可以帮你把女婴找回来。这里阴气太重不宜久留,我们还是上去详说吧。”王羲说完后,四个人就按原路回到孟婆婆的家里。

  因为孟婆婆刚才说了伤心的回忆,情绪有点低落,刘莉安慰孟婆婆说王叔一定可以帮助抓住女婴的。

  王羲没说话一直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而我则是拿出手机想上网度娘烧牛角的事。可是这灵水村信号不好我只能作罢。

  王羲想了一会说:“既然第八个容器中的女婴能自己砸碎玻璃瓶逃出来,可见这个女婴怨气很重,变成了怨鬼童。所以我们要查清女婴的怨气的根源。孟婆婆,你现在要告诉我们,这第八个女婴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孟婆婆起身回到自己的屋中,拿出一个发黄的小本。她打开后翻了几页说:“那个女婴我是从县医院一个姓邵的妇产科医生手里买的,时间是上月的14号。这是她的医院地址和联系方式。”

  我仔细的看了看孟婆婆的那个笔记本,里面记满了从各个医院、各个医生手中买女婴的各种信息。我心想这些医院的医生,是做了多少亏心事啊!

  “我看着这样吧。小江,你和琉璃去县医院找那个邵医生问清楚女婴的情况,父母是谁?夭折的时间都问清楚。我和孟婆婆去寻找女婴的下落。”听了王羲的安排,我点了点头说可以。

  酷v匠'网O%唯wd一》正版,其(他Mp都~s是wV盗fI版N.

  临走前王羲给我了一个纽扣针口摄像头,让我把和邵医生见面的过程都录下来。当我终于拿到偷拍神器的时候,我还真挺激动的。

  王羲把悍马车里的道士用具拿了出来后,就让我开车带着刘莉出发了。

  我感觉坐在副驾驶的刘莉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我关心的问:“琉璃,你怎么了?是不是被福尔马林的味道熏到了?”

  “不是。我只是不爱去妇产科。一会你自己去找那个邵医生问吧,我在车里等你。”刘莉说。

  “为什么不爱去妇产科啊?”我不解的问。

  “你说呢?”刘莉瞪了我一眼说。

  我顿时恍然大悟,刘莉去妇产科检查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回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