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莉羞涩的为她爸爸解释说:“我爸爸也是男人,他也有需要的。”

  “这个我能理解。”我刚想关上柜门,只见柜子下方放着一个牛角一样的东西。

  我拿起来一看,这只牛角的头被烧过,还有异常的香味很是好闻。我好奇的问:“这牛角是摆件吗?怎么头还被烧了。”

  “应该是摆件吧,具体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你赶紧把柜门关上吧。我不想看见那个娃娃。”刘莉催促我说。

  我“哦”了一声后,就把柜门关上了,跟着刘莉出了她爸的屋。

  等我出来以后,刘莉就把门给锁上了,看来她不希望我再进去了。因为充气娃娃的出现,我们彼此尴尬了一会。

  只见刘莉神秘的一笑说:“夜文,你喜欢车吗?”

  更新^j最快上S酷,(匠网

  “车?我当然喜欢啊!你家有吗?看我问的,你家这么有钱肯定有车啦。”我笑着说。

  “走,我带你去地下车看看。”刘莉拉着我的手,就往地下车库走去。

  我们进到地下停车场一看,我“哇塞”了叫一声说:“悍马越野车啊!”

  我没想到刘莉家的地下车库,竟然停了一辆这么霸气的悍马越野车,只不过灰多了点。

  刘莉告诉我,她自己不会开车,她爸失踪后这车就没人开过了。

  “你会开车吗?”刘莉很期待的问我。

  “会啊!必须会啊!”我激动的说。

  “你要是会开车,就带我出去兜兜风吧。”刘莉说完就把悍马的车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

  “那就上车吧!”我接过车钥匙,打开车门我们就开车去兜风了。

  悍马车的性能就是好,我开起来也有劲。我带刘莉在大街上兜了几圈后,就去找个洗车场把车刷车了。

  刷车的期间我给王羲打个电话问,明天我们怎么去接阴婆的村,王羲说开他的车去。

  我直接说要不开刘莉家的悍马去得了,王羲电话里笑了笑说可以,明天九点单位见面后出发。

  刘莉站在一边听我打完电话后说:“你还挺虚荣的嘛?”

  “我哪里虚荣了?你这么好的车不开,简直暴殄天物啊!我这是在发挥悍马的价值!”我狡辩说。

  刘莉建议我把我的行李搬到她家,明天从她家直接出发,这样我还能多睡一会。

  刘莉多么贤惠的姑娘啊!我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刘莉的建议。刘莉给我安排了二楼的一间房间,让我自己睡。我问为什么不能一起睡,她说不希望看到我难受的样子!

  第二天刘莉起的很早,她提前给我做好早餐后才叫我的。刘莉的手艺也很不错,我很喜欢吃。

  刘莉看我很爱吃,她高兴的说:“你要是爱吃,以后我天天给你做。”

  “天天给我做?那我岂不是要住在这了?”我边吃便问。

  “可以啊!你要是愿意,你就搬过来住被,反正我家房子够大。”听了刘莉的话,我心里乐开了花。以后终于可以不用面对包租婆那张臭脸了!

  我和刘莉把各自的行李,还有道师用品放进悍马的后备箱里后,我们就开车去了公司,此时王羲和接阴婆已经在等我们了。我们四个人上了悍马车后,王羲开车带着大家,就往接阴婆住的灵水村驶去。

  因为灵水村还是有点远的,离我们市里大概要开五个小时的车,接阴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和刘莉坐在后排。车开了两个小时后,刘莉困了趴在我腿上睡着了。

  这时候只听接阴婆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这姑娘都这么大了!十八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

  “你以前见过刘莉吗?你知道她的身世吗?”我好奇的问。

  接阴婆从倒车镜中看了看熟睡的刘莉,又看了看身边的王羲,等她看到王羲点了点后,她才把以前的往事说给我听。

  接阴婆告诉我,她第一次见刘勇的时候,他就抱着还是婴儿的刘莉。那时候刘莉奄奄一息已经快不行了,刘勇求接阴婆救救她。接阴婆一看刘莉就直接摇头说救不了,她没那能力。接阴婆本以为刘莉已经死了,没想到活了下来。

  五个小时的舟车劳顿,终于到了接阴婆所住的灵水村。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们知道接阴婆姓孟,所以我们还是觉得叫孟婆婆好听一点。

  我们开车刚进到灵水村里,我就觉得这里有一股凉气袭来。睡熟的刘莉也被冻醒了,她紧紧抱我说了冷。

  王羲打开车内的热气,可是丝毫没有好转,因为这是钻心的冷。

  灵水村村民的大院,到处都是死去的鸡、鸭,地上还有零星的鲜血。黄婆婆告诉我们,这都是那个女婴咬死的。看来这个死丫头比我想象的要凶残。

  来到这个村后,我总有一种不良的预感。

  王羲要去孟婆婆家,看看存放死婴的地方,所以我们一直来到孟婆婆家门口才下车。孟婆婆的家在灵水村的最西头,房子是用古竹编制成的。我们进去后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和刘莉都不约而同的用手捂住鼻子。王羲告诉我们这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他似乎早有准备是的,从他自己的包里拿出三个防毒口罩,给我们的带上。

  我们带上口罩以后,跟着孟婆婆继续往里屋走,我们到了孟婆婆的卧室,她走到卧室中书架前,挪动了几本书,只见书架慢慢的打开,书架后面是一条黝黑的通道。孟婆婆在桌子上找了一根蜡烛,点燃后就带我们进去。

  刘莉有点害怕不太敢进,孟婆婆说要是想去看存放死婴的地方就跟她走。王羲示意我们没事,刘莉才敢跟着我们一起往通道里走。

  孟婆婆拿着蜡烛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孟婆婆后面,刘莉在我身后,王羲在最后面保护我们。

  我们大概走了一百多米左右,狭小的通道渐渐的变宽,依稀能看见前面有一个挺大的空间。我们跟着孟婆婆进到里面后,微弱的烛光看不清什么。孟婆婆把蜡烛吹灭了,然后找到开关点起了灯。当点灯亮起后,只听刘莉“啊”的大叫一声!就闭上眼睛紧紧的抱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