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想这王羲是面试工作,还是调查我情史呢?连做没做过这种问题都问的出口。我换个角度一想,也可能这个王羲知道些什么才问我的。

  “我们确实还没做过,今晚差不多能做。”我嘴一快,把实话说了出来,但是我说完就后悔了。

  王羲满意点了点头表扬我说:“小伙子不错啊!不怕死!很好!以后当记者就要有这种不怕死精神!对了,我问你个题外话,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鬼?我是无神论者,当然不信了。”我很坚定的说。

  “你不信是吗?好,那让我你见见鬼。”王羲说完就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他背后突然出现一道冷光,一个身穿白衣、头发下垂的女孩漂浮在她的身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那个白衣女孩突然抬起头,那惨白的脸上,血白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然后她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惨叫的声音,好像要冲过来咬我。

  看到这个场景我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我大喊到:“鬼啊!有鬼啊!”

  王羲看我吓得够呛后,又打了一个响指,那个白衣女鬼突然就不见了。

  此时惊魂未定的我,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胆战心惊的问:“刚才那个真的是女鬼吗?”

  “你觉得呢?”王羲饶有兴致的问。

  “应该是吧!真是太吓人了!”我心有余悸的说。

  %U酷HC匠0网B唯&(一正!版D*,h其?n他都是x盗}版

  王羲没说话,而是从桌子上拿出一个遥控器,他手一摁遥控器。小黑屋顿时明亮了起来。

  等灯亮了以后,我仔细的看了看小黑屋,小黑屋四面有四个大音响,顶棚的位置有三个投影仪。

  “怎么样?这屋里的设备够专业吧?刚才那个不是女鬼,是3D全息投影的人物图像。至于她的喊叫声音,是屋里四个音响发出来的。是不是很逼真啊?”王羲很是自豪的给我解释着。

  “我都被吓到摔在地上了,能不逼真吗?话说你为什么要投影出个女鬼吓唬我啊?这个和面试有关系吗?”我好奇的问。

  “怎么没关系啊?以后你真要是当了记者,肯定会遇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我这是在锻炼你的胆量。你刚才的表现还行,没吓晕过去!行吧,你面试算通过了。等会集体笔试,笔试过了,你就是我们明阳传媒的网络记者了。”王羲说。

  “还笔试?之前不是笔试过一次吗?我们笔试前五名才进入面试环节的。不对啊?明明是笔试前五名来面试的,今天怎么来了六个人?”我提出了我的疑问。

  “不错啊!你小子是快当记者的料,很能发现问题!为什么是六个人来面试,一会你就知道了。至于为什么还笔试,我临时想来一次加试。你有什么意见吗?”王羲明知故问的说。

  “你是面试官,我哪敢有意见啊?你说笔试就笔试吧!”我心想这个王羲还挺有意思的。

  等我出来小黑屋后,刘莉走到我身边关心的问:“你没事吧?怎么进去一会脸都绿了?”

  我摆了摆手说:“没事,我坐下休息一会。一会还要笔试呢?”

  刘莉扶着我坐下后,从自己的包里给我拿出一块糖,让我含着吃。我把糖含在嘴里后,顿时觉得舒服了不少。

  我知道其实不是糖的作用,而是刘莉对我的关心,让我感觉很温暖。

  我们在休息室等了有10多分钟,王羲拿着几张试卷进到休息室,他让我们每个人做得开一点,然后开始发试卷让我们答题。我是最后一个发纸卷的,其他人的试卷都是白纸黑字,就我的试卷是黄纸红字。

  我很是无语的问王羲说:“考官,为什么我试卷和别人的试卷不一样啊?”

  “单位白纸不够了!你凑合着写吧。”我听了王羲的话后,我把黄纸试卷接过来看了看,心想这家伙不是玩我呢把?这明明是给死人烧的纸嘛!竟然拿来给我当试卷?

  单位没纸是吧?用死人烧的纸当试卷是吧?这些我都可以忍。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我黄纸上的红色字迹,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不知道是梵文还是符文。这让我怎么去答题啊?

  “考官,你确定你这考卷是给我做的吗?不是给那些道士和和尚做的试卷吗?”此时我已经有点不开心了,我感觉王羲就是在整我。

  王羲倒是不紧不慢的说:“你正面的字不认识,背面的字还不认识吗?你别在问我了。现在大家开始答题,半个小时后交卷。”

  我把黄纸试卷转过来看了看后,我差点没气晕过去。“考官,你这是•……”没等我说完,王羲打断我说:“你有事半个小时后再说,现在考试时间不准讲话,没答完试卷,不准提前离席。”

  我此时怒从心生,我反复的看着黄纸背面的几个红色的繁体字,心里默念到:“食之紙,方乃過。”说白了就是让我把这黄纸吃了,就让我通过考试。我很想说臣妾做不到啊!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我觉得就算我是个吃货,也不至于到吃纸的地步啊!我只感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其他笔试的人都开始交卷了。他们交完卷后,王羲让他们回去等通知。

  我用余光看了看刘莉,她好像已经写完卷了,在悠闲的转笔。她似乎并不着急交卷,等其他面试的四个男生把卷都交了以后,她才慢慢起身把试卷给交了上去。

  刘莉交完卷后对我微笑了一下,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就出了休息室。我也很想交卷,可是我要是交卷的话就等于弃权。

  这时候王羲看了看表说:“还剩最后五分钟了啊!没做完题的人快点了!”

  我心想吃个纸而已的嘛!别说剩五分钟了,就是剩五秒,我也能立刻答完。

  我不知道我是有选择性综合症还是怎么的,我一直在吃和不吃中犹豫。王羲告诉我就剩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只见刘莉拿着一个纸杯走了进来。她走到我身边把纸杯放在桌子上,然后把黄纸叠了起来,用纸杯倒了一点水在黄纸上面,接着她再把湿润的黄纸试卷递给我说:“现在纸上有水,不会那么难以下咽。吃吧,只要你吃了,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