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仔细的看了看美女的指甲,美女的指甲是挺长的。她的手指甲上除了中指以外,其它手指甲都摸粉色的指甲油,很是漂亮和秀气。

  “好吧!我相信你不是用刀片了!但是我想问你,你中指为什么不摸指甲油?”我明知故问的说。

  “你想知道原因吗?那我现在就演示给你看!”美女说完就用嘴舔了一下自己的中指,然后准备做点什么。

  正当我饶有兴致的欣赏美女表演的时候,只听门外继续喊道:“开门!快开门!警察查房,里面的人都出来!”

  当我再次听到警察喊话的时候,我怎么觉得这个声音那么刺耳啊!喊的我顿时什么雅兴都没有了,剩的只是害怕了!

  “你别自己弄了!赶紧穿衣服啊!警察来查房了,我们还没做,应该还能解释清楚的!”我一边说,一边冲到床边,拿起我的衣服就一顿乱穿,我自己的内裤穿反了我都不知道。

  美女倒是很不在乎的说:“警察抓的是做有偿陪侍的,我们俩正大光明的怕什么啊?”

  我一脸郁闷的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不知道啊?”美女两手一摆说。

  “对啊!你不知道我叫什么,我不知道你叫什么!我们俩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们去和警察说,我们正大光明的警察回信?别逗我了!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啊?”此时我的衣服已经穿好准备开溜了,而美女反而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没有打算起来的意思。

  美女把被往上一拉,优雅的盖在自己身上后说:“我叫黑玫瑰,你呢?”

  “别来虚的,我没问你外号,什么黑玫瑰啊!警察查房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很是无语的说。

  “我骗你干嘛?我就叫黑玫瑰啊!从小到大只有黑玫瑰这一个名。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美女说话的语气倒是挺真诚的。

  不过我还是不信她的本名就是叫黑玫瑰,肯定是故意隐瞒我。“我叫夜神月。”她没说真名,我也没必要说实话。

  黑玫瑰重复着我话的说:“夜神月?恩!好名字啊!我喜欢!”

  我心想这黑玫瑰是从火星来的吗?夜神月明明是《死亡笔记》里男主角的名字吗?这她都不知道吗?可能美女都爱看韩剧,不爱看日剧吧。男的看日剧多一点。

  我现在可没有心思和他讨论夜神月这名字的好坏,赶紧逃跑才是王道。

  我此时轻轻的走到门边,把门开了一个小缝,我稍微露出头往外看了看。我看到519号的房间门是开着的。我能听到警察在519号房间查住户身份证呢!我预感到警察马上就从519号房间要出来了,我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我可以等警察查518号房间的时候,我马上就从出去逃跑,这不就行了吗?

  我决定这个计划以后,我回头问黑玫瑰说:“黑玫瑰,你真不走吗?你不走我可走了啊?”

  “你走被!我自己在屋里又没事。对了,我今晚准备在这住一晚上。你要不要来过夜?”黑玫瑰这话说的简直太直白了,我不来那是傻子。

  “行!我先出去办点事,晚上在过来陪你睡。”此时我脑海里,已经开始幻想晚上在这个房间的云雨了。

  黑玫瑰笑了笑说:“你晚上来陪我过夜,你就不怕警察查房了吗?”

  “警察没那么无聊,怎么可能一天查两次房?行了,先别说话了,我听听门外的动静。”我说完就把耳朵靠在门上,只听警察敲了敲518号的房门说:“开门!查房了!”

  我听到518号房门一开,几个警察很快就冲了进去说:“你们俩蹲下,蹲下别动。”

  我和黑玫瑰说了声晚上见,我就赶紧打开门,从517号房间走了出去。

  因为坐电梯下楼的的话,要路过518号房间,我装着很镇定的样子路过518号房间。我用余光往里瞅了一眼。只见里面一男一女赤身裸体的蹲在地上,警察则是站在他们对面,核实两人的身份。因为警察是背对我站着的,并并没有注意到我。我就快步的向电梯走去,当我安全的走进电梯后,我悬着的心才算完全的放下。

  当我走出建国宾馆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间。我这都还没和黑玫瑰做呢,就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要是我们真做的话,我之前预算的时间真心不够,我是忽略了前戏的时间。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阴差阳错的还是在半个小时内出来了,我得现在赶紧打车去公司面试。等我面试过了,在回来舒舒服服的把黑玫瑰办踏实了。

  我在宾馆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叫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去霞光大厦。我上车的以后,我就觉得我的脖子很是痒,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挠,可是越挠越痒,越痒我就越想挠。

  我从出租车里的后视镜里看到,我的脖子上有一个红的发紫的吻痕。不用猜这就是黑玫瑰给我种的草莓。

  司机看我不停的挠脖子,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女友给你种的草莓吧?你女友挺吻的挺狠啊,都吻都紫了!我老婆也爱给我种草莓。”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了看司机的脖子问:“我没看见你脖子上有吻痕啊?”

  司机略带羞涩的说:“我老婆在我屁股上种的草莓。”

  我听后很无语的说:“老婆的口味挺特别的。”

  |O酷U&匠h}网z8永7、久;免费({看。小-;说!

  司机好心的让我别老挠,一会去药房买点药膏抹抹就好了。我觉得司机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强忍着痒,一直到下车都没有再去挠。

  出租车开到了霞光大厦后,我赶紧去附近找了一家药房去买药膏,我把脖子的吻痕给药房的医生看了看,医生想都没想就给我开了一盒皮康王让去抹,我抹完以后,别说我脖子还真的是不痒了。真是很管用啊!

  我出了药房看了看二手苹果5S上的时间,距离面试开始还有最后十分钟了,我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霞光大厦的四楼的明阳传媒公司。

  我到了明阳传媒公司,我看见四个穿西装的男生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坐在休息室等着面试。四个男生穿着都很职业,女孩穿着也很得体。而我我穿着运动装,加上刚才一顿折腾还衣冠不整的,我整个一个面试着装的反面典型啊!我顿时觉得我面试无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