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小灰狂叫了起来——瞬间之后,它的身子变得巨大了起来,这一瞬间,踏就像是一头成年的棕熊一般的大了。

  “嗷嗷!”

  小灰朝天吼叫了一番,然后直起身子朝着柱子奔去。

  它的身影子啊空中划出了一道灰色的影子之后就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

  “呼!嘭!”

  柱子碎裂了,但是小灰也消失了,接着就是凶猛而来的风暴。

  “快准备!”精灵之王大声地喊道。

  我即可祭出那口袋来,口袋空中状如漫天的帆一般的。顿时口袋张开了,把那些地狱风全数地吸收了进去。

  “好极了!”精灵之王这时候说:“我还真的是担心自己出一点的纰漏呢。没事就好了!”他显得格外的兴奋。

  慕容熙童也很高兴地说:”好了好了!我们现在起能做的事情不仅仅是这样子的了。还哦的向着弱水河畔前进呢。”、弱水河畔,另外一个比较惊险的地方。这一路上,那个鬼王花不会给我们好果子吃的。

  我们大家心里都在想: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呢。

  时间在流逝,我们必须抓紧才行。

  看着轰然而破的结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和滋味。这滋味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小灰又回到了我的肩膀上,它舔着前爪子,蓝色的眼睛盯着我在看。好像是对我说:答应它的话一定要办到的。

  我苦笑不已,因为在我们前面的路越来越艰险了,越来越多的阴魂在路上飞舞。他们都是迷失了自己的亡灵。

  不过我都帮助了他们,可怜的人啊,迷失于黑暗中的人啊!我来拯救你们!

  “看样子这些人都是需要超度的。”精灵之王对我说,但是很快地我发现了需要超度的人很多,一时间我也忙不过来的。

  我点了点头说:“我的法力是有限的,超度这么多的人我们是做不到的。”

  “难怎么办这么多的人,我们总不能看着他们在枉死城吧?”慕容熙童很担心地说道,“我们难道都忍心地看着他们在黑暗中徘徊吗?”

  此时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沉默下来,周围一片安静,传来冷清的鬼哭声。慕容熙童静静地关掉了手电筒。这里瞬间就黑暗极了,远处的绿色莹莹鬼火不断地跳跃着,冷冷的绿焰在我们的眸子里面不段地荡漾。

  “我们不能通过的吧?不能把这些家伙清理干净?”我问精灵之王。精灵之王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若是不能清理这些亡魂,我们真的不能走过去,我们没有阴差的那种庇佑自己的令牌,或者能力……”

  “这可怎么办?”我看着对面的莹莹鬼火,发愁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不少的亡魂之人围了上来。他们好像闻见了陌生人的气息。

  “糟了,他们发现我们了!”精灵之王脸色大变,看样子他也很忌惮汹涌而来的亡魂的。

  “你们都是什么人!竟敢私自闯我们的地盘!”一个凶恶的声在我们的耳边响起。我仔细一看发现这个说话的是一只长相很凶恶的亡魂。

  他的脑袋大如斗,身子足足有两米多高,指甲上生出了的利爪如鸟爪。锋利异常。

  “好厉害的家伙们!”我心里一惊。

  随即那大头鬼嗷嗷地呼喊起来,他的声音引来的鬼犹如潮水向这里倾泻。慕容熙童大声地喊道:“怎办啊?”

  “还能怎么办?杀!”精灵之王双手合十,不停地念叨着,“木气之灵,天地宝成。供我力量,消魔除精。急急如律令!”

  我自然也不会拉下的,虽然我极为不愿意杀死他们……但是他们此刻要要我们的命,我们不这样子做是绝对都不行的。

  “破地狱咒!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这里豁然地泛出了我手上的金色光芒,在这些亡魂之中暴了开来,他们瞬间就如空气一般地消失了。

  瞬间就剩下在我们面前的那个大头的鬼了。

  “你们凡间的人擅自私闯枉死城,你们该当何罪!”那大头鬼对我厉声地喝道。

  “去死吧!你这种鬼早就该死了,或者不知道多少的亡灵会遭了你的毒手!”我大喝一声,急忙使出裂身咒出,黑色的光辉弯卷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形的半圆形。

  大头鬼料不到我的速度会有这么的快,他完全来不及反应,他的脑袋好像就“咔嚓”地一声,滚落在地上了。

  但是他的脑袋又长了出来……我接着又劈向了他,他的脑袋掉了之后,又迅速地长了出来。无穷无尽的,好像永远也杀不死。

  “哈哈……你这点点道行是不能杀死我的!!”那大头鬼咧嘴一笑,露出邪恶的嘴巴,里面全是黑色的水液,不知道是什么邪门外道的法术……但我知道这是极为不好的预兆。

  精灵之王的神色也很暗淡,他对我说:“夜文这大头鬼还真有点本事,我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杀死他呢。”

  这个大头鬼听见精灵之王的话,这才注意他了起来,他的面色一惊,不由得失声地道:“这不是彼岸花精灵之王吗?”

  “是的,大头鬼兄弟借个路……可否?看在当年我曾经帮助你的份上。”精灵之王说。

  那大头鬼翕然一笑说:“做你的千秋大梦吧?鬼王花可下令了,见着你都要对你格杀勿论。不然我们的下场比你还惨。”

  大头鬼他娘的真是贱种,为了自己的利益背叛了朋友,真有他的。对于这种人,我会丝毫地不留情的。

  “吼!”大头鬼嘴巴中喷出了黑色的水,水在空中化成了一条黑色的龙卷袭向了我们而来。

  “金神咒!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弦,朱雀玄武,侍卫吾身,急急如律令。”

  一层淡金色的金光从我的身子中冒出来,迎上去的金光,跟黑色的水流相互地撞击在了一起。

  “碰擦……”

  金光中,黑色的水流竟然突兀而出,以一种尖锐的姿势杀出,我的金神的防御变得咒岌岌可危,好像瞬间就要破掉了似的。大头鬼看见自己使出的若水真经得了上风,大笑了起来。

  “什么嘛!夜文你要加油啊!”

  “是的……我一定!”我竭尽全力地维持这种状况,可乃就是不行的,那家伙的弱水真经的力量是不可厚非的。

  “夜文小心了,这家伙修炼的是弱水真经,很有点本事的,许多年不见他竟然成了一些气候了。”精灵之王脸色很难看,他或许实在回忆当年的自己和这大头鬼之间的事情吧……我觉得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利益面前,友谊和情谊又算得了什么呢?

  其实一切想明白了,也就不那么困惑了,一切都看得清楚了!

  时间在慢慢地流失,很多东西都会变了……包括现在的这些事情。

  “呵呵……,哈哈……!”大头鬼狂笑不已。

  精灵之王脸色涨红,“要打就打,笑你大爷的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精灵之王发火,这丫的我当他不会发火呢。却没想到的是他也会发火,而且发火的气场都带着皇者之气。

  大头鬼讥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现在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了,鬼王花的其他的人都以已经到位了,等着一举歼灭你们呢!当然看在我们曾经的情面上,现在我给你机会,你若是能接我十招,我就放过你……”

  我敛笑容,冷笑地说:“不用十招,就一招就可以了。”

  “是吗?”这大头鬼用邪恶的眼神看着我,仿佛看死人一样盯着众人。

  我和刘涛对视一眼,目光中的意思很明白。

  “哼!小儿之态,怎奈我何?”话音刚落,黑色的水龙杀出,凌空一击,化为千万条的黑色水龙。他忽然袭击,想让我们在麻痹的时候将我们除掉。这丫的,可真是阴险狡诈。

  大头鬼虚伪的面庞令人发指,在我的眼中整个就是一个王八蛋!他怎么会那么好心地放过我们的呢?他不过是表面上说情面而已。

  其实,他真心的想法是要杀死我们的,他为了给他的手下的亡魂们看他也是讲究情面的,所以才这么的说的。

  精灵之王被唬住了,唯有我早有准备,这倒不是他江湖经验丰富,其实他根本没什么江湖经验,只是因为灵魂力强大的原因,能够从大头鬼的细微举动中发现有诈。

  法力催动到极限,我身体一侧,双手握结跏,形成法印,使出了小玄学的“定根法”。

  口中极速地念叨:“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你来我不来,若有人来不清楚,这个圈圈比你大,倘有生人来到此,反手进圈不言话,叫你不动就不动,泰山压顶永无踪,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末了我的手指一指,瞬间爆发出的力量发挥了出来,一刹那间数百道金色的丝状绳索困住了那漫天的黑色水龙。

  大头鬼一愣,本以为有心算无心,岂料是有心遭遇有心,最后反而让他措手不及。

  恍如电光火石,大头鬼极速地爆裂弱水真经的法力,顷刻间,我的定根法被破。

  “轰!”“噗嗤!”、水星四溅中,大头鬼的念动了巨大的水力,他念动了他弱水真经最厉害的一招:弱水万里。

  “烘隆隆!”水涛无尽,漫天都是……黑压压的水流盖住了我的上方。

  看来是我大意了,竟然我没有一招灭掉他。

  这第二招是雪山令!

  我冻住你的水,看你怎么的办!

  “雪山令!”

  手结法印,口中诵出法咒——“奉请雪霜龙树王,急急与我下坛场,生于冬月二十日,戍时生下是树王,连胎生下有三女,西眉山上去观雪,西眉山上去观霜,吾请祖师来下雪,本师来下霜,雪一姑、二姑、三姑,雪霜和尚到临,一更之时下大雪,二更之时下冷霜,三更冷冷寒霜雪,四更雪上又加霜。五更金鸡来报喜,山中树木响叮当。龙来龙退爪,虎来虎退威,山中雀鸟脱毛衣。吾奉龙树王、雪一姑、二姑、三姑、雪霜和尚到此,急急如律令。”

  ……

  这一刻,枉死城下起了大雪,这恐怕是千古以来的第一次吧?

  “.最K:新章节(q上酷匠网

  漫天都是雪花,飘洋洋洒洒,它来之冰凉的世界,要把这里的一切邪恶和怨气都化掉吗?我心里这样地在问。

  二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道力这么低下的法师怎么能一下子启动这么大面积的雪花呢?这真是见鬼了。

  殊不知我也在暗叫可惜,刚才大头鬼反应若是慢了点,我这一招就应该是结束了他的性命了,不然我那里会出第二招的。

  看来我的小玄学还不行的,没有达到小玄学的最高境界。只有达到了最高的小玄学的境界,像大头鬼这般的小魔头轻松就能搞定的。

  “你竟然是小玄学的传人!怎回事?”大头鬼用惊愕的神色看着我,眼里全是不信的神色。

  “由得你不信了!这是雪山令,可不是什么小玄学的咒语,而是一只种失传很就的巫术。”我淡然地说道。

  “那怎么气道跟小玄学这么的相似?”大头鬼不信地问。

  我淡淡一笑:“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那里知道天地之大,什么法术都是厉害的,并不是修炼一种厉害的法术就可以称王称霸的!”

  “废话!去死吧!”大头鬼显然不愿意听我的这些话,我想这也许是他最不想听见的话吧。、既然如此,那就请再吃我一法咒。

  霎那间,幽暗如水力量漫而出,仿佛枉死城的世界不再是死亡,而是一种解脱。许多的亡灵都望而却步,都向着后面撤退而去。

  “该死,这小子的法境界怎么这么高。”大头鬼没想到我竟然把‘雪山令’的寒冷槌价到了最厉害的冰点。

  霎时之间,这枉死城就成了冰城了。

  亡灵们本来就是一种阴气的气状形体,加上我的寒冰之气,他们瞬间都被冻住了。

  我也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能使出这么高强的法咒,这是怎么回事呢?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想:许,会成为我使用雪山令的绝高境界了,我以后恐怕不会达到这样的效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