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黑影在暴跳,我们当然的高兴极了,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家伙竟然破开了精灵之王的防御,他从其中逃了出来。

  “真是厉害极了!”慕容熙童吐了吐舌头说。

  精灵之王此时也非常的不解,为什么这小子转瞬之间就会变得这样子的狂野的。

  我明白其中的道理的。

  这个黑影因为在七个光点里面吸收了很多的东西,这就是弱水的力量。

  作为精灵之王的他都不能抗得住,何况是我这种凡人呢?

  更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些黑影挣破了精灵之王的防御之后,他继续地召唤出死灵跟我们作对。

  “这王八蛋的!”对此我非常的愤怒,手中的最后一道符咒使出。(这是琉璃送给我以报不时之需的。这是他老爸送给她的救命用的符咒。这周陪你过符咒叫着保命符——毁天灭地!。)

  “去死吧!”这种符咒的法力巨大,在一瞬间的功夫里,四下火焰雷雷,黑色的烟气里面夹带着红色的和黄色的闪电,这种雷火又叫:灭魔神雷。威力很强大,即便是再厉害的鬼物沾上了一点点,那也只能是翘了的下场。

  这黑影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厉害的符咒,就连精灵之王他也很是惊叹息。

  伴随着毁天灭地的符咒之威力,这丫的转瞬间就变成了飞灰。

  看着黑影子啊消失的那一刹那,他也存在着绝望的挣扎,他是乎不相信自己会被我杀死。我也没想到自己用了这张法力很厉害的符咒。

  以后怎么办呢?我心里竟然一片的茫然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水浪翻滚起来……黑色的水浪一陈接着一沉地冲天而起,那水浪漫天都是,如同下雨一般的。

  于此同时我觉得自己被这通天大浪给掀飞了起来……我的耳边全是风声,水声……还有无尽的哭泣声……无数的恶鬼和怨灵在我的身边飞来飞去的。

  “该死!”我想我跟慕容熙童和精灵之王肯定是分开了。遇上这样的事情,悲哀那是肯定了。

  这次去弱水彼岸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因此也没有多大的情绪上的波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嘭!”人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摔得我耳朵嗡嗡地作响,身子也像是散架了一般的。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落在了一陆地上了,再也不是刚才的那个沼泽地了。

  当心稍微地安定了些的时候,我猛然地想起了精灵之王和慕容熙童来,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扎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陆地上出现了许多的绿色背脊的怪兽。

  “这是什么东西!”我心里咯噔地一下,即便是在《通玄宝鉴》上也没有见过有关于这东西的介绍。

  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盯着这家伙。

  那家伙好像早就发现了我,它们蜂拥而来,全都把我当着点心了。真有不吃不罢休的状态。面对这么汹涌的家伙们,我采取了防御性的措施。

  金神咒是随时准备着的。

  “嗷嗷……”它们嘴巴里面发出奇怪的声音,“呜……哇……。”

  咆哮声起来,我被他们的喊声所产生出来的气道击翻在地上。

  看样子这即便是我的金神咒再怎么的厉害,也挡不住些家伙的攻击的。

  就在我觉得再也不能挡住他们的时候,我肩膀上多了一只小东西。

  “是它啊!”我非常的高兴,这家伙的力量我早就领略了,现在看来我并非是能扛得住他们的攻击的。

  我人朝后飘飞出去,避开那些凶恶的恶兽的攻击,于此同时,小家伙也飞腾了出来,挡住了这些怪兽的攻击。

  “咔咔嚓嚓……”

  那就爱或犹如无人之境一般的,张口就咬,跟吃炒香似的。

  “操了!”我看着它的本事,我心里都非常的嫉妒。

  “呼咻咻!”那些恶兽们嘴巴中射出了一些黑色的液体,乍然地一看,是粪便。

  “喔唷!好恶心啊!”我我立刻捂住了鼻子。

  小家伙好像也挺反感这些臭气的。它身子一闪,窜出了好几丈之外。我这才知道这丫的也惧怕臭气啊!

  我一愣,立刻启用咒语防御,它们的的反应比那黑影的攻击速度还快,所以这一下子,我几乎是被它们追着干的。

  “草!畜生就是畜生,一点节操都没有,就爱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这些家伙们欺负……。

  几乎我都是险些被击中的,当金神咒念出的时候,这才全然挡住了它们的粪便。

  “嚓!嘭!”我的法术凝结成的结界,已经不能承受它们的群攻了,结界咔咔嚓嚓地在作响,很可能马上就要碎掉了。

  “糟糕!“我急了想立刻加强结界来防御,去显得更加的徒劳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结界“啪嚓”全都碎裂了。

  没有了结界的帮助,我显得很狼狈和仓皇。

  这是第一次这么的没脸见人呢,这真是羞愧难当!

  一只,两只,三只……一群的群的扑向我我而来……真是糟糕了头顶了!

  粪便不停地射出,这儿全都在一片臭气的海洋中荡漾……。

  “呜……哇……。”此起彼伏的怪声,一重接着一重地包围围得水泄不通。

  我不会跟这个世界说拜拜吧……,就在我有这样的担忧的时候,忽然一阵奇特的声响发出……接着我看见一道白色闪亮的银光从恶兽的中间开花了。

  “是……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汗!我可真是九死一生了。

  “悲催!”

  当一切都很快平息了之后,我才发现这里是精灵之王说的陆地。

  这里荒凉极了,什么都没有,当然了,我想我说漏了,还有呼呼的,不知道是那里来的风。

  “额……对了,风。风火山林天地泽水,这不是包含了八卦中的寒意了么?

  风之间就是火和水。

  因为有风的存在这水火再不会到达这里。真是好极了,如果说这结界能破开的话,那么最好是从这里破开了。因为这是生门。

  虽然这个鬼王花的计划是很周密的吗,却始终是暴露了他的结界的弱点。

  这弱点就是他自作聪明地加了一道八卦阵法在上面,这真是画蛇添足的做法。

  这个时候,那白光使得我震惊了,他直落地从地上伸出,原来是一只苍白无力的大手。那兽像是灯管做的,里面发出的是荧光。

  “操了,这是什么东西呢?”我心里一顿,真想弄明白,却时间没有了,看来是没有给我机会啊!

  焦虑,时间……一切的一切都加载在我的身上,让我有一种瞬间就要崩裂的感觉。

  当我正准备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那手就变成了红色的火焰,在那火焰中分明就是精灵之王的火狼!

  “是他们!”我差点就尖叫起来。

  “轰隆!”地皮开了,从下上来两个人,他们就是刚才跟我分开的慕容熙童和彼岸花精灵之王。

  “哎!”我重重地叹息道,“我还以为见不着你们呢了。”

  “大锅锅,你没事啊,那真是太好了!”慕容熙童的身上依旧是披着我的外套,她整个人虽然很妖异,但是现在总算是没有完全地暴露了自己的赤果果……。

  慕容熙童看见我又不老实,就娇嗔着在我耳边说:“大锅锅,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为什么?你不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吗?”我很奇怪,怎么说以后呢?

  “嘻嘻!我想成为你的女人啊,但是我中了邪咒,变成了骚骚的人了。可怎么办?”

  慕容熙童媚笑着,眉目里全然是一种骚……这真是让荷尔蒙正处於旺盛的我受不了了。

  还有……她难道不知道有人在这里吗?

  就在这时候,精灵之王的岸来了,他笑着对我说:“小兄弟,你的艳福不浅啊!不像我,在这里呆了好几个世界,人都快霉烂了。”

  “咳咳,这个问题先不要说了,我们还是想办法快点离开这里为好。”

  “嗯!是的。”慕容熙童也擦嘴进来了。

  看着大家的情绪都还稳定,并没有被苦难击倒,我也没有理由颓废啊,也得比他们的情绪更好才对。可是这样的气氛并没有保持多久,随之而来的是纠结。

  我告诉精灵之王这个方向很可能是出口的时候,精灵之王的神色变得很是淡然,他不信这就是出口,他认为鬼王花不会把这个生门的出口弄得这么的简单的。一点危险都没有。

  我则不是那样子认为的,因为‘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丫的鬼王花难道说会是完美无缺的人么?

  我坚持自己的看法的时候,慕容熙童这小妮子竟然不支持我,她说:我也觉得事情并非这么的简单的。

  我就一意孤行!

  朝着风吹来的方向前进。

  一路上,果然地有不少的危险。

  但是都胜过于自己用性命去拼开只能用性命拼开的结界好些吧。

  我可是顶着精灵之王的威信做出的选择当然了,他们后拉都跟着我一起走了。

  我和意外,也没有问他们原因。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没有理由的,一但能说出的理由都是借口……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并没问他们原因。

  当陆地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在我的左前出现了一个通天而起的紫色旋转气流。

  这就是结界的柱子了,只要劈坏这柱子,那么这个结界就完全地被破坏了。这时候,我们就逃出生天了。

  这个时候,精灵之王在也不说什么了,因为他现在已经默认了我的选择。

  我看着这柱子,心里一片的萧然,这玩意儿说真的,谁也没有把握能一下摧毁掉。

  但是……忽然发生的现象令大家都改变了看法……

  奇怪了!这柱子中的旋风忽然变得大了起来,“呜呜”地在风柱中不断地咆哮着,我算是看清楚了,那风柱的外面像是有一层玻璃一样的东西在把管着里面的风,不然这些风溢出来那这里具惨了。

  “想不到这是地狱风!”精灵王略微吃惊地一笑说,“我真想这是一个错误。但是这是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击穿了这柱子的时候,这地狱风就会冲关而出,在人间肆掠。”

  “啊?”

  “那么说来这地狱风是谁关在这儿的?”慕容熙童和好奇地问。

  酷、$匠√网{y永v久免R费zM看小¤说N

  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但是精灵之王闭嘴不说了。我心里想:莫不是跟精灵之王有关吧?这样子的话,那可真是悲哀了哦。

  他不说出这些往事,那么我就不能找出原因了。他一个人哪有我们三个人一起想的办法牢靠呢?

  沉默了一会儿,精灵之王才淡然地说:“真是不好意思,请原谅我的自私,这地狱风是我当年为了战胜鬼王花从黑无常那里偷来了。”

  “啊!”我被他一语惊得成木结舌的。

  接下来,这个精灵之王有开始给我讲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很相爱的人。可是好景不长,可谓:天妒姻缘。这一年,男子外出办事,不小心被飞来的巨石砸中了头部,当场死亡了。

  他想起自己的妻子,心中就割舍不下。

  当他来到忘川河边,看见满眼的血红弱水的时候,心里痛苦极了,他痛哭着说:“我不想轮回,我要回去找我的妻子,她还在家里等我。”

  当然了,押送他的鬼差可不会同情他的。一路上连推带搡的把他推到了奈何桥。

  他失魂落魄的他将要在孟婆这里,喝下忘情汤。

  他绝望地哭泣了!他问孟婆:“为何天下诸般,最后这汤独要人忘情。”

  孟婆笑而不语,只是要他快喝,他呆呆的看着汤,说:“人都要忘情,我偏不忘,轮回后,我要去找我的妻子。”

  男人的妻子得知他的死讯后,悲痛绝伦,几度寻死都被男子的家人救了下来,最后女子答应不再轻生,但是要终生守寡。男子的家人一来看她性格刚烈,怕旧事重提,又要徒惹她伤心,二来念她有心,便暂时答应了她,等她情绪稳定后再劝她改嫁不迟。就这样,女人便在男子家继续住了下来,靠缝补为生。

  又说这男子轮回后,还真重新生在他和女子一起生活的小镇里,光阴飞逝,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一天他出门经过女子守寡的门前,感觉到心里怪怪的,便停下来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刚好被女子迎面看见。

  轮回后,这男子的相貌气质均已完全变了,可是女子一看见他,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她走到男子面前,说了一句:“你来找我了。”

  便昏倒在地。男子一看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女人倒在自己面前,赶忙吓的逃离了那个地方。

  后来这个女的重病不起,到死前翻来覆去的说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没有人听清楚过,所以也没有在意,这女子最后滴下两行血泪,一命呜呼了。

  女子来到地府,看见孟婆,突然很轻的问她:“老婆婆,以前是不是有个男子在这里告诉你,他不会忘记我,一定会回来找我?”孟婆点点头。

  女子心疼非常,哽咽道:“那为何他回来却不肯认我,哪怕他跟我说句话,在我临死前来看看我也好呀。”

  孟婆拍拍她的肩膀,说:“你们很相爱,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这样吧,二十年后答案来临那一刻,我答应让你看看,只是这之前你无法转世,要在这里受苦二十年,你愿意吗?”

  女子说:“我愿意,不看见那个答案,我放不下对他的爱,即使投胎转世,也要心痛一世。”

  这女子于是被孟婆安排给彼岸花锄草,其实本无草可锄,但是女子的眼里满岸是草,锄了又生,永远锄不完,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二十年后,孟婆把她带到轮回门前,说:“你站在这儿看着,但不要说话,你等了二十年的人,要来了。”

  女子激动的站都站不住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紧张的站在那里等着她爱的人出现。终于他走过来了,原来他得了病,没有治好,四十出头,又死了。

  他走到她和孟婆面前,孟婆把忘情水递给他,他拿起就要喝,女子急了,说:“你忘了你说的话吗?”

  男子看了她一眼,把手中碗里的水一饮而尽,接着走进了轮回门。孟婆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子,说,爱情是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你也喝了吧,能不能忘掉不是你说了算的,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

  听完这个故事,我笑了。

  “怎么都是跟彼岸花有关的啊?”慕容熙童攒着脑袋问道。精灵之王也哑然地笑了:“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

  “我怎么知道是谁啊?反正不是你,我不是我。”我对精灵之王说道。

  精灵之王愕然了一下说:“果然是如此而已,你真不愧是江夜文。”

  “喔唷,你们嫩不能不要打哑谜了!”慕容熙童抱着手臂,说道。她显得很生气。她生气的时候,胸部就开始乱颤,便开始了波动。

  “果然是极品肉弹!”我心里暗自一惊。不过很快我就收回了邪念,因为我害怕慕容熙童的责备。她总觉得我很色,但是她为毛的又老是诱惑我呢?我认为这丫的是接着自己中了邪咒为借口,便好借机试探我吧?如果怎的是这样子的话,这小妮子还真不是胸大无脑,还是很有计划的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