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就上了三楼,第一间的门框顶端有着三个字:局长室。

  “嗯就是了!”

  我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非常沉稳的男人的声音:“请进。”不是付局长的声音,是副局长王海涛……鸟人,是他啊!操了!

  开了门之后,我一阵的无语。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子,付局长不在,是王海涛这厮在做主。接下来他的话更让我心拔凉拔凉的“小江啊,局长有事,你的任务现在由我来安排,你先在我么的局子里当协警,然后我们可以根据你的业绩举荐你去公安大学学习……你看这个计划怎么样?”

  “不好!”我断然地否决了。

  开什么玩笑!我已经上了一所大学了,还上!这不是要小爷我的命么?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了。俗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读个毛的书!

  “……”王海涛一脸的惊讶和茫然,当然了更是无语了。

  我知道这是铁饭碗,只要当上了国家的干部或者什么的,那就是旱涝保收,一辈子的福利。打工的人,一辈子什么都没有,话说上班的时间比国家时间长之外,双修节假日加班等劳动法规定的都得不到保障。

  不然……为什么都愿意跟公务员结婚呢?因为大小手里也有权呢,有权就有了一切。

  所以王海涛不明白,很多人销尖了脑袋都要挤进来的职位为什么我就不感兴趣了呢?

  “那好吧,我先当着这个协警!”我说道,“我只在这里做五天,破案之后,我就离开!”

  “啥你想去侦破案件?”王海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不再重复我的问题,这个案子我势在必得,无论一什么样的方式来做我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林小鹿托付我的,我也答应了人家的。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不用再啰嗦了。

  “是的,我已经想好了,我的这个要求就是付局长也会接受的。”我虽然知道万一出事,付局长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什么!一个协警怎么能去破案呢?你没这个资格!”王海涛怒了,我看他的怒是假装的,他这小子巴不得我出点事,这样子付局长就下去了,他好坐上付局长的宝座。

  接下来,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子,他先跟付局长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假装确认了一下……随着他电话的确认,他笑着说:“嗯,好了,我已经问过了,正如你所说的,局长说的跟你说的一模一样……那好吧,你就在中村警官的手下工作。”

  “那好,我先过去了。”我给王海涛一个微笑,这是必要的,但是内心暗自骂他狐狸精!这丫的很狡猾的,我从他那一幅‘骨碌碌’的样子里就看得出,他一定是在打着如意算盘,我最好是捅娄子,他呢就在后面打小报告,然后付局长倒台无疑,那时候他鸟枪换炮做正的了。

  他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了——好吧,俗话说得好小人不要得罪了。可是小人我看了心里很不爽,我就不信付局长没有察觉?连我这个局外人都知道了。”

  “我还有事,你去专案组当协警。”王海涛打法我离开。

  “嗯!”我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下楼去二楼的专案组。

  到了二楼的办公室,本来在低头办事的人都齐刷刷地抬起头来了,他们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地围了上来,各色目光不同心生,好像都在看稀罕宝物一样看着我。

  “喂小子!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一个粗大臂膀的家伙瓮声瓮气地说道。

  “哟呵!这不是呢个什么巫师么?嘻嘻……你据说很厉害,脸周鬼儿神棍都被你打败了。”一个身材高挑,长相一般的女警也跟着起哄了。

  酷r匠"}网唯j一H:正)r版3k,#其)A他Ui都&"是Wn盗版

  “咳咳,大家早上兴致很高啊!本来我想给加大家介绍一下的,看来不用了,你们都已经认识了他了。”说话很尖酸,又刻薄,这不是木佳成是谁。他心里一定在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我剁碎了。昨晚的事情他一定怀疑是我搞的鬼,苦于没有证据,也只好阴我或者是指桑骂槐的来整我。呵呵……小爷我是谁啊,你当我怕了你么?

  中村也美这个时候到了,她一幅老大的模样,在前面吼道:“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扯淡!我可告诉你们,今天凌晨五点的时候,桥月路123号,发生了一起类似于“黑干尸”的案件!”中村也美够火爆的,发起火来这里的嘴巴都闭上了。

  “报告组长,我们不是有一个神探么?据说比福尔摩斯还厉害呢。”木佳成率先带头闹,这样子使得大家都跟着起哄了。

  “是啊!据说这个人很厉害呢。本市著名的神棍都不是他的对手!”

  “是啊,既然他能招鬼神,那么就把这些死了的鬼的魂招来问一问,不就清楚了吗?这可省去我们很多的麻烦呢。”。

  “这么的厉害啊!果然是屌爆了!”

  中村也美冷冷地看着她的属下,也不制止。等他们说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时候,她忽然“啪!”地把一摞资料砸在了桌子上。

  “你!过来,给我把这摞资料整理出来。”中村也美指着的是刚才那个笑我的高挑女警察。

  这么的一发威,顿时这些人都规矩了。

  但是他们都不明白中村也美为什么胳膊肘往外拐,我充其量是个外人而已,而且在这里来不过是个协警,说白了,比保安好点点的东西。

  我们国家治安靠三安:公安、治安、保安。

  治安就是协警。其实我们笑美国人的警察是世界上最多的,那是说屁话的。中国的警察比美国多多了,按照比例。切不说武警了,就是协警也有好几百万。在深圳那个市,治安员恐怕就有好几万了,差不多能赶上正规的警察了。

  “你!去换衣服,等一下我们出去一趟。”中村也美对我说道。

  擦!现在她是我的上司了,不得不听啊。

  “想什么呢?还不快去!”中村也美在我的耳边小声地,又非常冷峻地说。

  “嗯!”我迅速地到了更衣间,换下便服,穿上早就为我准备好了的衣裳。协警的身上有一个武器,那是一根橡胶辊。其余的什么也没有,就连手铐那都是奢望了。

  这身衣装看起来真是别扭,我觉得自己跟皇军时代的伪军没啥区别。貌似协警跟皇协军差不多少的,都是一个协嘛。嘿嘿,但是我们可是吃西瓜开钱的,人家皇协军吃西瓜不开钱的。

  嘿嘿,扯淡扯远了。我们还是回归正题。

  我换上衣赏就匆匆到了中村也美指定的地方集合。

  这是局里的地下停车场。几盏昏暗的节能灯的灯光从顶上洒下,显得十分的凄凉……还带着几分恐惧的感觉。

  我忽然觉得背后一冷,像是有什么朝着我背后喜来了。

  “难道是有……鬼!”我心里一愣。

  没想到的是转身发现袭来的人是林小鹿。

  “是你!”我看着已经素颜的林小鹿说,“你的尸身在哪里?要是我知道了,就或许能邦之你返阳的。”

  “我今日来就是想告诉你我的尸首的。不过我的尸首已经成了干的了,不知道能不能范样么……”林小鹿很忧伤地说。

  “我想会有办法的,也好,你的尸首是干尸那就不需要冰冻也行了,至少说来不用担心腐烂了。”我很乐观地对林小鹿说。

  林小鹿看我还有心情开玩笑就问我:“你为什么会当协警?这多么屈才啊!”

  “这个嘛……受人之托。哦,对了,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凶手是谁?”

  “不知道,我查不到是谁,好像对方很厉害,竟然能闭上自己的气息,让我觉察不到。”林小鹿很遗憾地说。

  “一点也没有那个人的线索?”我很奇怪,林小鹿应该有什么感觉的。她雨点也没有感觉,那就是那个家伙把她的那段记忆抹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