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走到走廊的外面,我就发现了警察了。

  我看见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警察们在忙碌,其中一个我最不想看见的女警官也在此。你们一定知道那个名字叫中村也美的家伙吧……不过她今晚穿的是便装。

  这个时候的她穿着健身紧身衣裤,勾勒出的是女人性感的S形的线条。饱满坚挺的胸部,细柔又显得很有力度的腰部,以及高高提起的臀部……紧身衣裤显得她的干练,更显然的她是刚从健身房出来的,最近的一家健身俱乐部我知道,在三道口的左拐一百米处。她的黑发不是很长,却用一根绿色的丝带扎着,高高地绾起来了。显得很严肃,又活波。

  她这种健身装束彰显出她那种成熟的女人味道,更加的明显的是,能很快便提升男性的荷尔蒙。于是我给了她三个定义:很美丽、很成熟、很性感。

  本来我想安静地离开的,可是她已经注意我了,在她愕然之后,他便朝我走过来。步履轻盈,高跟鞋“咯哒咯哒……”地打击着地板,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冷淡。这仿佛是她在说话: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真是不巧啊!”我心里非常的窝火,很想扁他三百次。

  但是想避开是不能的了,这丫的正当着我的去路呢。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有命案的地方就有你的存在!我真的觉得你跟这些案件有缘!”这丫的话语中明显地在说我就是凶手,擦了!

  “呵呵……你的意思我赶上了沉睡的小五郎了?”(日本动漫·柯南里面的毛利小五郎,每次目暮警官都说‘有毛利小五郎的地方就有案件发生。)我表面上什么都没有说,心里早就想:这个女警官老是跟我过不去,等有机会了我一定收拾你!这句话在心中藏的。因为我觉得即将被付局长请去警局查办案件,这以后就是同事了,现在得忍一忍。

  被人误认为是杀人凶手的滋味是不好受的,最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中村也美的助手来了。这个家伙叫小木,真名叫木佳成。很奇好的一个名字‘佳成’——这小子不配有这么好的名字!大约是知道些什么,现在的他很吊,很霸气,他用鼻子孔在看我呢。

  “我听说付局长竟然要招你这个外行进入警局当个协警!哈哈……真是浪费人才啊!”小木鄙夷地笑了。这种笑很伤人啊。看来本尊不给他们一点颜色,他还真的不把我当着一回事了。这件事我决定交给拦路鬼去做。

  “在不在呢,拦路鬼!!”我私底下叫这拦路鬼。

  “在主人!有何吩咐?”拦路鬼露出一幅很娇媚的样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告诉拦路鬼,眼前的这个男人给我整治一下,最好是让他当众出丑。

  “好的!”拦路鬼很轻快地回答。

  我以为拦路鬼会使用常规的手段来整这家伙,比如钻进他的身躯里面捣鬼什么的。

  其实不然……

  拦路鬼朝我咧嘴一诡笑,然后她就用手指一指木佳成的下面“哇!”一些女性看着木佳成吓的尖叫了起来。木佳成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别人说的是他,他还一副很悠闲自得的样子。

  “丢人!”不少男同胞也朝着木佳成骂道。

  当众人都朝着他又指着又笑的时候,他猛然地朝下一看——自己早就有反应了,样子很可怕,而他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时间他也被自己的这个状况吓坏了!

  “怎么会这样子!怎么会这样子!”木佳成吓得连连直叫,他也顾不得什么叫颜面了,他一个劲儿地喊叫。

  中村也美也不好说什么,这个样子实在是丢人得很,她是个女性也不好过去制止。

  这个时候我该上场了。

  “啪!”我对着他那白皙的小脸就是一巴掌。

  u7酷匠网?X永久免费Z看h?小/说$)

  括得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这一巴掌大的我自己的手都生疼了。

  “娘的!果然我不知道打架的天才!”我心里嘀咕着。

  这木佳成被我打醒了。

  他才收敛了刚才那失态,迅速抱头窜入了人群中。

  ……

  哎!真是的,还得我的手都疼了!我抱怨着……手都肿了也,糟糕透顶!看来以后还是让拦路鬼去打架,我呢站在一边静观其变就行了。

  那丫的消失了,可问题还没解决。中村也美走了过来,附耳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做的手脚,我现在没有助手了,你得打我下手。”

  “啊!”这个条件我当然不能拒绝。

  她是怎么知道我做的手脚?

  当我还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电话铃忽然震动了起来(因为要聚会,我就开启了会议模式),我悄悄地看着电话上屏幕的显示……电话号码很陌生,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赶紧走了过去,不让中村也美听见。

  然后很小声地接起电话:“巴嘎雅路!你是谁!”

  “嘿嘿……这么快就把我忘记而来啊!你把我的身子毁坏了,你要你偿命!我一定会让你身边的人都死光的!”那个阴冷又潮湿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草!蝎子王!”我的心猛然地一沉,整个人从背脊骨到后脑勺,我均感觉到了很凉的感觉。

  “子午夜的整点,你不来钟塔你的心上人石豹妹就得死!这会你甭想耍花招,我不会再给你机会的,你要救她就一命换一命!”在电话里面阴沉无比的声音消失了,对面传来阵阵的忙音。

  我暴躁地说:“我操到你菊花残!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要你生不如死!”

  那边的家伙好像,他漫不经心地回答:“别开玩笑了,我要杀的人是你,我怎么会对一个女子感兴趣呢?再说了,你若不死,我就得死!所以呢……你他妈的烧鸡吧啰嗦!”

  那边挂掉了电话,传来的是忙音了。

  “你大爷的大爷的大爷!”我对着电话咆哮着说,“蝎子王,看老子不收拾你!这回你想跑,嘿嘿……”

  此时万总正出来,他拉上门把手说:“夜文你过来一下!”

  我听王总的口气很急切,我想这一定是有急事吧……我就过去了。

  果不其然的,王总告诉我,今晚的行动一定得有他们去。

  我想为什么啊?他的道术真是个半吊子的,为什么带上他?

  王总呵呵地一笑说:“你常常以为我是个半吊子,所以呢,我要证实一下,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于真本事!”

  哟呵……看来我得对王总刮目相看了。

  离开这里,我们是悄悄地走开的。我真不想跟这个女警察有什么瓜葛了,她在我无论做什么都碍手碍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