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兀自须的弟子果然不一样啊?才两个月竟然把鬼术修炼到了这个地步。”那佛像中一团黑色的气息在不断地缠绕着,那丫的竟然占据了佛像,也不怕佛主生气,一个闪电下来劈死他丫的。

  俗话说:没了香火的庙就是死庙,多半是妖孽鬼怪占据。

  佛主、神仙的庙宇都喜欢人们去供奉和膜拜他们,这就是俗话的香火,受着香火的佛像或者神仙的像就会越有灵气。

  …R酷%#匠网首发py

  这灵气聚集越多,这神仙的法力就会越广大。

  所以,每个庙宇的仙佛都希望有自己的粉丝丫。

  这个庙宇的像不知道是谁的了,上面长满了青苔,并且惨不忍睹的缺胳膊少腿……因此我估计这是文化大革命的打倒牛鬼蛇神留下的。因为有些年生了,上面自然长满了青苔。

  这里曾经有人生活过,下面还有一些池塘水井什么的。但后来因为这里交通不便利,所以全部都搬进了城市,这里就一直荒芜了。因此成了一些精怪落脚的地方。

  传说成精的蝎子是厉害的,虽然只有一百年。

  这剧毒让我恐惧了些,毕竟被我定住了,心里才稍微的安宁了一点。我有些紧张,但是不能表现出来,我怕这丫的笑我。好不容易找到了点自尊,那自然是不能露表于外了。

  蝎子精在《通玄宝鉴》上的毒性很大,甚至比我中的人面蜘蛛咒还令人恐惧。

  这丫的凝聚成了黑点,就消失在了佛像上。

  “怪事啊……它怎么跑了!”中村也美很奇怪这丫的是不是打不过就开溜了。

  我说它不是开溜,而是在寻找一个机会干掉了我。中村也美随即拉开了五四枪的保险,摆出战斗的架势。

  我心里直好笑:这子弹都能打死精怪,那可真是奇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来了一阵幽香。

  “是黑玫瑰的香味!”我心里猛然的一惊。

  中村也美也闻见了,这是一股花香。

  “很特别的味道。”

  “嗯!是她……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蝎子王的陷阱。”我很担心这丫的利用我们的心态来布置陷阱。

  中村也美小心翼翼地围着佛像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我也什么也没有发现。

  就在我们陷入僵局的时候,石豹妹来了。

  她见着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跟我来,这庙的后面有一山洞,里面黑幽幽的,对着山洞一喊,回声跌宕,好像很深的样子。”

  “那一定是它的老巢穴了。我们快点去,不然就完了!”中村也美鲜有的紧张,这跟她的冷血一点不相符合。我怀疑她是不是两重性格,在稍微熟悉的人的面前是一个样子,在陌生的人的面前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我自然也很担心黑玫瑰的,走的也是最前面的位置。

  进入了山洞,一股阴冷又潮湿的气息传来,空气里面夹杂着一股肉类腐烂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石豹妹捂住嘴巴和鼻子问。

  我打开爱疯的手机LD灯,光亮不亚于一盏小电筒的光。不过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副人间地狱的画面。

  “啊……”中村也美竟然尖叫了起来。不会吧……刑警难道说见少了人的尸体么?

  横七竖八的尸体互相地枕着,有些已经烂了,上面黑乎乎的沾着不知道什么粘液。没有烂的尸首上面一些黑色的虫子在上下钻着,他们的脑袋尖尖的,大约有手指粗,嘴巴是许多锋利的雪白牙齿,牙齿排列成一个圆圈,这个圆圈就是它的嘴巴。

  身子下面有刚毛,那刚毛移动起来,这丫的身子就能移动。

  “是它的幼虫!”

  “我想是的。”石豹妹说。

  我心里顿时恶心极了:“这些家伙用人来喂养后代可真是绝了!”

  “妖孽自然是不懂什么是人道,因为它们都是邪恶的。”中村也美说完准备开枪打死这些幼虫,但是被我阻止了。

  她愕然地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药阻拦。

  我对她说:“这些幼虫可能对我们有用的,我们可以威胁这蝎子王……”

  二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照着执行。

  我从煮鱼道长送我的口袋里面拿出两瓶二锅头对石豹妹说:“等下,那丫的要是对我们不利你就点着洒在这些幼虫的身上。”

  石豹妹点了点头,同意我这么做。

  我们开始向着里面走去,里面的尸首还多。心里顿时骂道:草!这个蝎子精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的死人。

  渐渐的,黑玫瑰的香味是越来越浓烈。

  大家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我也不例外,刚才还觉得冷飕飕的我,现在手心里面全是汗水,背上也是汗水,衣衫已经湿透。

  阴冷的山洞中,我们都觉得是闷热的。

  走了好几步之后,忽然觉得视野明亮。

  定神一看,才发现,这里有着数盏用发光石做的灯。这里没有腐烂的味道,一片干净。

  一些奢华的家具什么的都有,而且都是西式的。

  这只妖精可真会享受!

  走了几步之后,我豁然地发现灯下的石柱上绑着一个面色憔悴的女子,正是是黑玫瑰!

  “黑玫瑰!”我失声叫道。

  黑玫瑰微微地动了一下头,吃力地抬起来望了我一眼说:“夜文别过来,那家伙的在我的身上设下了咒语,你过来我就会爆炸!”

  “啊?”石豹妹吃惊地喊道。

  “什么!碎魂咒!”我知道这种魔咒。是失传的一种邪咒,那就是被下咒的人会在段时间内积聚各种真气在脏腑中,因为某个场景而启动咒语,发作的时候,真气猛然胀裂,迸发出来的力量相当于五十克的TNT。

  “怎么办?”石豹妹惆然地看着我。

  让我想想!我集中精神开始冥想怎么破这碎魂咒。

  十几分钟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解咒。

  就在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那个家伙——蝎子王又说话了:“嘿嘿,小子你再等十分钟还解不了咒,那你可就为那小妞收尸了。”

  “可恶!”中村也美对着那声音处就是一枪。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用的,枪打不死他!”

  “那怎么办!”石豹妹焦急地道。

  我想了想说:“那只能是用他了!”我准备冒一次险,那就是用定根法来定住黑玫瑰身子内的气流的剧烈膨胀,然后再用妖剑杀死蝎子王,只要它一死,这石豹妹身上的碎魂咒就解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