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七月十五的约定

  离开了异空间,我的心情不好了,郁闷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哐当”的声响,那厢车掉落在了我们的面前。

  “喂哟,这个是好事。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车子……”

  琉璃的意思这车子怎么会从西北边上的狼谷到了这里了。

  小白这时候闪现了出来,她骚骚地说:“哟喂哟……我这不是看你们喜欢到处扔垃圾不环保呗,所以呢在那个什么部落帮完了你们我就开来这里了,每次想到的是竟然穿越进来了这里。”

  小白这丫的,一定是在想逗我开心。我的心情不好,对任何可笑的事情都不觉得可笑了。

  车子启动,开向来的那条路上。

  一路上再也没遇见什么人来打搅我们的安静。车子就这样子一直开到了久违的三水市。

  不过,我没有再住琉璃家了,因为我有房车啊。

  琉璃也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这大概是因为我不高兴的缘故吧。

  时间在一天一天地流逝,很快就到了七月十五。

  “和黑玫瑰的约定到了!”我站在镜子边上,静静地看着镜子里面的那个帅气凌然的我。

  我这天花了三千多元,把自己从里到外都打整了一番。

  刚从房车出来,我就遇着了石豹妹。

  石豹妹如今已经不穿豹皮的衣裙了,改为时尚的深V的吊带群,深蓝色的吊带裙,配合她那健美的身材,古铜色的肌肤陪衬出几分狂野和热情。

  石豹妹抬首看见了我,眉宇稍有惊色。看来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一点也没有说错啊。

  “帅哥早啊!”

  “靓妹早啊,走吧我带你去吃坑爹鸡。”我一手打了一个响指,石豹妹身子靠了过来,然后搭在我的肩膀上说:“帅哥可否来一根烟?”

  “呵呵,烟没有,都被我喝进肚子里了,要不我送给你一点烟?”我说着就一个猛子,亲了石豹妹的樱唇。

  “啊!找死!”石豹妹被我这么的猛然地一亲,吓得半死。

  不过,她就丫的嘴上凶,实际上他并没有反抗,而是柔软地倒在我的怀中。

  清晨起来,没人在怀,这个表二爽啊!

  “哎哟,你看这对狗男女的!”忽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草,这谁家的狗哇,大清晨的就出来乱吠!”我把石豹妹放开,然后对这骂我们的人回敬道。

  这个人是个混社会的,我一看他的装扮就知道。这丫的每只耳朵上挂着三个大圈圈,鼻子上还有一个。

  卧槽,带的圈圈多就表示很牛逼吗?

  “喂!小狗儿,过来。”石豹妹招手对着那戴铁圈的小子说,“你早上特么的欠揍,本姑娘今本来心情很好的,现在一点也不好了,我要找你发泄!”

  那小黄毛叼着一根烟,鄙夷地看着我们两个。

  在山水市其实我一点也不出名,像我们这么低调的人自然是不想让外界知道我们的庐山真面目。

  所以这等小毛娃儿自然是常常欺负我们的。不过后果呢,你们猜也猜得到了。

  这时候石豹妹总是帮我出头。

  对于打架,我可不会。我这等法术的人是不对凡人动粗的,我只对付鬼妖什么的。

  “嘭嘭……”一阵子之后,石豹妹回来了。

  她叼着香烟说:“搞定了,不过我没兴趣跟你那个了,扫兴!”

  “哦,以后早上你就来保护我吧,我想这些小杂毛一定会盯着我们的。”我对石豹妹说。

  石豹妹却不信我的话,她很鄙夷地说:“你这小子,有几根花花肠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就想占我便宜。”

  “卧槽,你难道没有占我的?”我反问道。

  石豹妹一愣,她脸红到了脖子,她怒发冲冠了:“江夜文你特么的找死么?”

  “啊……呀……”我连忙逃命去了。

  后面石豹妹紧紧地直追。

  今日,我跟王总请假了。说有要事,王总也同意了,我直奔的是建国宾馆。至于517房间,早就预定好了,我生怕的是被人占了。

  这虽然不是什么黄金周什么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嘛。

  我跑的速度石豹妹是追不上的,我用了鬼术呢。

  这早上,如果有人从西郊道建国宾馆,那肯定会在路上遇着一风影飘过,这个人就是我。

  十五分钟之后就到了建国宾馆!

  我其实不想用法术的,这都是被逼的。

  我到了见过宾馆外面的休息椅子上坐着,手里捧着一杯从坑爹鸡买的咖啡,一只手握着炸鸡腿一边啃鸡腿,一边喝咖啡。

  当然了,我还是为了等石豹妹。

  “呼哧!呼哧!”石豹妹到了我的面前,牛眼似的瞪着我。

  “哎呀妈呀。你这是为何?”我很惋惜地看着石豹妹把脏兮兮的外表说。

  石豹妹一把夺过我手上的咖啡和鸡腿就开吃了起来。

  卧槽,这丫的真是的,也不讲究卫生。

  石豹妹朝我咧嘴一笑说:“我才不怕脏呢,反正都被你亲了,早就吃了你的口水了。”

  这丫的还吃得津津有味的。我的个神!难怪人家说女孩子结婚后都不会害羞的,生了娃的,衣衫一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奶孩子。

  “咳咳,你牛。今日你就回吧,我要约见大老婆。”

  石豹妹噗呲一笑说:“你以为人家都像我这么傻啊?尽上你的鬼当!”

  “哼!你说错了哦。我差点就那个了,要不是警察大叔来查房。”我很得意地说。

  石豹妹则不以为然,她说:“这个怪了,警察就那么巧来了。你不觉得这个黑玫瑰很可疑么?”

  “她是指花妖,是玫瑰花妖。你自己呢?石剑妖?还是石头妖?”我问石豹妹。

  石豹妹眉头一竖说:“我是半巫半人,这巫首是我寄身之处,笨蛋!”

  “巴嘎雅路!”我回敬道。

  “滚蛋!我不想见你,明早也不来见你了!”石豹妹说完就从我身边站起来走了。

  G更t$新最/D快U上酷匠X网\j

  我看着她的背影,第一次绝好笑极了。

  这丫的,不就是不放心这个黑玫瑰嘛。她总以为这个黑玫瑰这么的容易被我泡到那肯定是有问题的。

  我觉得这石豹妹是多想了,我这人貌似潘安,文似曹子建,嘿嘿……人家一定是看上我的品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