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何不跟着我们一起走呢?”琉璃此时懂我的意思,她这个醋瓶子老是冒酸,有时候还是向着我这个未来的老公的,她的温柔我记得的。

  “这样子不好吧?”花惊月有些犹豫。

  我立刻上前拉着花惊月的手说:“好了,千万别这样子说啦,我们走吧!”

  花惊月冷然地说:“嗯,好吧。我想千甲死了,重甲会找你的,我留在你的身边也算是打了一个帮手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琉璃忽然踉跄了几步,我立刻扶住了她问道:“你是不是玉发卡使用的次数多了?”

  “是的,我想。”琉璃眉头紧紧皱,好像有说不出的难受。

  “这叫琉璃玉,是被一个有着高深魔咒的人下过咒语,这种咒语能把人关进去,去了不同的玉空间,有不同的作用。这空间一共分三个,一个是用来避难的,一个是用来杀人的,一个是用来囚禁的;避难的人可以瞬间进入玉空间不被人伤害,那个杀人的是人被吸进去之后就会被这玉空间里面的神秘力量化为乌有,变成一堆的灰烬。

  ,酷(匠网k正s)版u◎首U发(r

  “好邪恶又恐怖的力量啊!”我深深地叹息,这玉发卡跟着我这么久,我竟然不知道这玉发卡的作用,这个花惊月不愧是车龙国的掌祭。

  花惊月接着说:“是啊,只是这个琉璃玉的咒法很奇怪,好像我曾经……难道是她?她还没死?”

  我见花惊月说梦话一样的,便问:“什么难道是她?这可是邪能王的咒语。”

  “邪能王?”花惊月脸色黯然了一下说:“那个邪能王究竟是什么人?”

  “就是一个神秘的邪教,据说他有很大的野心,我至今也没有见过他,还不知道她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我说真的,我还想遇见这个邪能王呢,我即便是打不过他我也要拼死救活明玉,明月还因为明玉的事一直对我耿耿于怀呢。

  这个时候,琉璃的面色很难看,她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疲倦,还有暗黑色的不正之色。

  花惊月担忧地说:“琉璃玉传说是一个含冤而死的上古女子的心化生而成,那东西生成了一个玉空间。能控制这么一个怨毒之心的人,魔力一定非常的,琉璃长期使用这个东西,她的身上渐渐地被邪气沾染了。”

  我很着急问:“那要怎么解救呢?”

  “这个不要紧的,我给她暂时封印住邪气,记住了,千万别再使用琉璃玉了,不然我可真的是没辙了。”花惊月说着便把手张开,只用了一个食指在琉璃的手中画了一个圈儿,那个圈儿释放出一道金光之后就消失了。

  琉璃这个时候好多了,虽然还是显得很疲倦,但是她精气神回来了。

  “谢谢你!”我代表琉璃向着他深深地说了感谢。

  花惊月微微地一笑,容纳后又复归了那种冷静和幽然的样子。

  这就是花惊月,她有她的气质。像雪花一样的,她的温暖只会对我一个人开放的。这就是一个人对一个人的爱吧。

  有人曾经问:多情的人有过真的懂爱情么?

  我回答说:有。我爱你是真的,我爱她也是真的,我爱某某也是真的。一个很复杂也不复杂的问题。并不是唯一的爱才是爱情啊?因为爱情是很多形式的。

  我们就这样子回到了王总的那个小院。

  王总看见我身边这个陌生的女子,脸上有些讶然,他的讶然我明白,意思是夜文啊,你可真行,到那里都能另结新欢。

  “呵呵。王总好,我们回来了!”我尴尬地一笑。

  王总看了看琉璃说:“刘莉你这是咋了?我看你的气色不对劲啊?你可瞒着王叔,你那里不舒服?”

  琉璃摇了摇头,说:“王叔我没事,你被担心了。我们还是赶快地朝着康城去吧,我们尽把时间浪费子啊路上了。”

  琉璃这么的说,王总自然是着急了:“什么,你明明是身上有邪气,怎么能说没事呢?”

  我心里道:哎哟,还真没看出来呢,王叔这个半吊子的道士还真有一点水平呢。

  我怕摆了摆手说:“你别担心了,花惊月已经压制住了她身上的邪气,暂时没有危险,等以后我们再寻找破解之法。”

  王总瞪了我一眼说:“你个臭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也有人面蜘蛛咒还没解除!”

  “额……。”我算是侧地地无语了。

  花惊月一愣说:“什么你中了人面蜘蛛咒?”

  “嗯!”我觉得真丢脸啊,这事竟然在我几个老婆的面前。

  花惊月说:“像这样子的咒语我也无能为力的,你若是想解除就得下寒冰潭,子啊那里浸泡三天才行的。”

  这个时候慕容熙童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她好像刚睡醒,眼睛还惺忪着。

  “大锅锅,三天呀!三分钟你都冻成了冰了。”

  慕容熙童之所以这么的说,那是因为她清楚这个寒冰潭她到过,她被“魔劫者”的人控制了之后,就神秘地到了寒潭边上的。

  这事情慕容熙童早就对我说的。

  “不去行不行?你看时间不够了,那个‘魔劫者’在三天之后早就复活了。他如果复活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王总说的是实话,等这‘魔劫者“复活了,我们的一切都是白做了。

  “那么没哟更好的办法了吗?”琉璃问道。

  花惊月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我心道:这明摆着是“魔劫者”的圈套嘛,那家伙就是为了我不能达到落云山而阻止我的,这个卑鄙的家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我看来得让他失望了,因为我一定会达到那里的。

  “大家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要上落云山。”我的话刚落,琉璃等人都吃惊极了。

  “你不要命了么?”慕容熙童紧紧地捏着拳头对我大声地吼道。

  “是的,别人的命是命,我的命是命,为了大多数人的命牺牲这条命又算得上什么嗯?”我整衣敛神地说,“况且我一直都坚信我不会死的。”

  王总摊了摊手,表示不再劝阻我了。

  琉璃等人都是傻眼地看着我,他们觉得我太令他们意外了吧?实际上我容易被人认为是一个非常好色又半吊子法术的无用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