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我顺理成章地被他们当成了神风大人。

  “咳咳,既然这样子你们给我准备一匹上好的马屁吧!”我只想要的是一坐骑,如果有了这玩意儿我就能一日行三百里了,康城眨眼就到了。

  我的话让这几个人面面相觑,那个汤圆小矮子悲哀着神情地说:“神风大人要是有活物的话,那也犯不着我们吃人啊?”

  草!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忘记了,真是该死。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赶路了,你们靠边站着吧。”

  小矮子们见我要走,都很害怕,都跪在地上叩头说:“神风大人,您千万别动怒啊!我们一定满足您的,您等着……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弄。”

  听他们的话,别的地方有马屁或者活物了。不过这也不能耽搁了,等他们找来马,我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那个时候到了落云山黄花菜都凉了。

  “咳咳,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就这样吧,神风大人不会责怪你们的,我走路得了。”我牛逼了一回儿,这当官的感觉真好,发号施令,别人对你战战兢兢的,把你当着神人一样地供着……我说呗,咱们那个神奇的国度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想当官呢,原来是这样子啊!

  汤圆矮子见我要走,非常的难过。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难过,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吧?正当我想问这个汤圆小矮子的时候,这丫的身边一个矮子说:“首领,我们上次得到的那些家伙事呢?”

  这个小矮子到提醒这首领就来了精神了,他立刻对我说:“喂哟,我说我早呢么把这事给我忘记了。”

  那汤圆小矮子对那个小矮子说:“那还不快去!”

  那小矮子顿时乐得屁颠屁颠地去了。

  不一会儿,我看见了小矮子们推着一辆我们那个世界的车子来了,乍然一看还特么的熟悉。

  “草!那不是我在沙漠里面丢掉的房车么?”我惊喜极了,这些小家伙们可太有爱了!

  “禀告神风大人,这个东西能当着车,您老安心地在里面坐着我们推着您走。”汤圆神情很高涨,像是打了胜仗的士兵在向着首长汇报。

  卧槽,他们可真是的,这玩意儿不用推着走的。

  我高兴极了,有了这玩意儿半天就跑到了康城。

  我泡上房车,在里面检查了一番,发现里面的各种系统都很正常,油也没有耗费多少,那些油才用三分之一。

  “很好!你表现不错!”我想奖励这汤圆一个东西的,在口袋中摸了摸,摸出一个打火机,这是在喀什买的。

  b看正#版l*章{节上酷匠网v

  “喏,这个给你!这是奖品。”我吧这玩意做了一个示范,怎么打着火。这汤圆看见能打出火,无比的兴奋:“这是魔法器啊!”

  我擦!这丫的真有想象力啊!

  好了,搞定这帮小子,我就得出发了,现在一切都好转了,我觉得是乎上天都在帮助我!

  就在我得意的时候,忽然一阵阴风霎然而来。

  我的鬼螺“呜呜……”起来。

  “擦!有鬼!”我立刻张眼四下看,只见在一座楼房的屋顶,一个非常妖异的人这站在那里,他的脸色青蓝色,胡须是红色的,牙齿露出了嘴唇,修长如铁绳线。擦!这是什么牙齿?

  就在我惊讶这厮的牙齿的时候,那丫的就“嗖嗖”地喷出了一道细长的如手指绳线,那绳线就是他的牙齿变成的。

  草!原来在这绳线是这么的一回事啊,是触须,被我当成牙齿了。不过,触须长在嘴巴里的怪物倒是很少见的,我琢磨着应该是一些树精吧。

  当然了,那些叫我神风大人的小矮子们早就溜了。

  “金神咒!”我大声地念叨着咒语,一手挽诀。

  “嘭!”胡须被阻挡,显然那丫的胡须撞在我的防御上,他吃了不少苦头,他的眉毛为之一皱,看样子他被我这一下子弄得没有面子了。

  “你是何方的妖怪,竟然敢私下称神风大人!”那丫的质问我。

  我现在明白了,这所谓的神风大人是一个妖怪类的,这个青面红胡子的家伙是他的手下。

  “我是你小爷,快去叫那个什么狗屁神风来见我,不然老子叫你死啦死啦地!”我看这家伙不是我的对手,就大胆地调谑他。

  那青面胡须的家伙怒极了,转身一变,成了一颗巨大的大树。树梢上一些藤蔓伸了出来,像是章鱼的触手一样地袭击而来。

  “靠!找死!”青面胡须狂笑着。

  “你也太自信了吧!”我眉毛一拧,决定杀了他的锐气!

  当然是我最熟悉的五雷咒了。

  “轰轰!”雷声炸起,那些枝蔓被毁,但是这丫的像是打不死的程咬金,被毁灭的枝蔓又重新地生长了出来。

  比刚才更多了,那气势嚣张,还伴随着阵阵的嘲笑声。

  你大爷的!

  我来了个瞬间移动,跳进车子里面,发动车子想跑开。

  这枝蔓生长的速度并不比我这车子慢,它们像是龙蛇一样地追击而来,眨眼的功夫,这些枝蔓就距离我的车子不到一米的范围了。

  真是厉害!

  看来我轻敌了!

  不过这个时候悔悟还不晚。我再也不敢大意,我一边开车躲避那追上来的藤蔓,一边想办法。

  这树精吗,属于木的……对付木金就行了,金是克木的!

  所谓的金就是金属类的。

  对了,我是还有一支英格拉姆M10吗?

  你大爷的,我都忘记了。

  伸手在口袋里面摸出一支M10,一手单握,一手开车。这单手开车的技术我是有的。

  我故意降低车速,从反光镜看那树精的位置,等到最佳的时机,我猛然刹车,等车停住了,我跳下车,扳机扣着不松。

  “通通通!”三十发子弹我全部打了出去。

  虽然我的枪法不怎样,但是这冲锋枪根本不考虑你的枪法咋样,大概瞄准就行。

  一通扫射之后,那丫的被动打成了筛子。

  那树上的滕迈已经不见了,弹孔里面流出的不是树汁,而是鲜红的血水。

  这丫的被我干掉了,看来这又是“魔劫者”在路上设下的关卡,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了去康城落云山的必要性。

  那丫的一定在附近躲藏着,他借用战魂之力加速恢复真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