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卑职迎驾来迟!”为首的是我在爱树林遇见的那个被称之为金吾大将军的人,他身穿金甲,腰间挎着宝剑。

  “龙五将军不要这样子,你们能来我很感谢了。”车丽玛莎很感动。俗话说时间是检测忠诚的法宝,果然不错,他们还这样的忠诚,真是了不起。

  由于重甲还没回来,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他了。

  于是我和那个龙五聊天起来了。当初我记得卡布撒等人去护卫公主去了,因为那个人的阻碍,他们并没能找到公主,因此就四处转,没想到是的在这里遇见了我们。

  现在我们必须赶到康城,那里哟与很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去做的。

  如果我没有猜的错,那个家伙就藏在落云山那里吧。他想得到的就是车龙国的战魂。

  等了重甲两个小时,他还没回来,却等来了一大群的身穿藤甲的白子国的半人半鬼士兵。

  “哼!是他们!”龙武冷哼一声道。

  “我们现在怎么办?”车丽玛莎问我。

  我看了看龙武将军,知道他的心思,这场战斗就交给他们了。我而后车丽玛莎快点离开这里,不然就来不及了,那个“魔劫者”是想吧我们截击在此处,他好顺利地复活真身。

  “他们上来了!”卡布撒有些惊慌。

  龙武向车丽玛莎跪拜道:“公主殿下,请速速离开,他们的人很多!”

  车丽玛莎哽咽了,她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匆匆相聚,再匆匆地离别,人生就是这样的。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人生。

  带着车丽玛莎快速地离开,我听见身后厮杀声已经响起。

  “他们会回来吗?”车丽玛莎哀伤地问道。

  我很坚定地回答:“会的!”

  车丽玛莎那忧伤的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回来,我不过是往好处想。那群白子国的士兵里面,有一个人非常的厉害,好像会法术,他们的结局就是用忠诚来证明自己的一生吧……,可也显得太悲壮了!

  但是,我仍旧对他们保持希望。我认为有希望总比绝望要好得多。

  我们就要进入青禾州的县城了。

  这是一条大路,却很荒芜,因为好些年都没有人走动了,这条路上长满了草和灌木。

  大路边上可以看见村落,不过全都是残垣断壁,破烂不堪的屋子,还有一些白骨被弃在荒野。

  车丽玛莎一路上都郁郁不快,她在这一天忽然对我说:“是不是我当初嫁给白子国的王子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这个问题我同样无法回答,用自己的幸福换来和平也是短暂的,他们以后还会找到一个进攻车龙国的借口,所以公主不答应那个白子国国王的婚事不过是让他们找到了一个借口而已。

  我不知道这样子分析对不对,因此我并不吧这个想法告诉车丽玛莎。

  车丽玛莎见我不说话,也沉默了。

  到了青禾州,这座城市勉强有生气。

  不过也萧条清冷,偶尔可以预见一些人在大街上行走。

  他们面色苍白,神情冷漠,眼睛吐出,身材矮小,穿着褐色的衣裳,头发稀疏,就像是魔戒的咕噜姆的形象。

  我走在大街上,那些人把我当着稀奇的新鲜玩意儿。

  不过,好在他们还是人,不过他们不吃人间烟火,吃的全是泥巴。

  更(w新最…快上酷》Y匠WA网sT

  一些店铺都挂着牌子,什么红烧泥巴,清蒸泥巴之类的。

  我表示很叹气,这真是跟传说的一模一样。

  这个扭曲的世界,也扭曲了活人。真是造孽啊。

  我必须在今天找到坐骑的,不然我不能在“魔劫者”复活之前赶到落云山。

  越急就越是乱,这时候街面上忽然闹哄哄的,一大群的人朝我走来,他们都是咕噜姆的样子。

  人群渐渐靠近,我看清楚了,这些家伙簇拥着的是一个身子白皙,肥得像汤圆一样的胖咕噜姆。

  这是白天,车丽玛莎躲在我的背包里面。

  不然那家伙不至于对我这么的无礼的。

  “喂!那个谁,你是从哪里来的?”那汤圆对我喝道。

  “我从外面来!”我冷然地告诉他。

  那汤圆听闻这句话,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他说什么?”那汤圆问他周边的人。

  那些小矮子们都同时回答:“他说他来自外面。”

  “哟哦。小的们上,把他抓住烤了吃!我们很久没有吃肉了,我估计他的味道不错。”那汤圆大声地说。

  他的话刚落地,这些小矮子们就兴奋了起来。

  一千年没有吃过肉了,这诱惑得有多么的大啊!

  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活物,没肉吃他们估计不疯了才怪。

  半人半鬼,一半泥土一半人间烟火。估计是白子国的人居多。那百草村的位置就在白子国和车龙国交界的地方,那些村民估计是白子国的人吧。

  这就是魔劫者对顺从他们的人采取的措施,他们就能吃到鲜美的食物,这些车龙国的人只能吃泥巴。

  正如重甲所说的,“魔劫者”操纵者这个世界。

  “金神咒!”我念动咒语,咒语使得我的全身放出金光,安歇小矮子们不能靠近。

  我只想赶走他们,并不想伤他们。以我九玄之体初级巅峰的技能,他们就像是蝼蚁一般的。我不想对这些人大开杀戒,因为他们是车龙国的子民,他们是不顺从白子国的人,不顺从的人就变成了咕噜姆一样的小矮子,一辈子只能吃泥巴。

  这些我都是从重甲的《奇谈》上看见的。

  说到这个重甲,这丫的不知道在哪里,关键时刻他总是掉链子。

  这时候,这些小矮子们都被我的金神咒震飞了。

  看见我有这么大的能耐,那汤圆的小矮子吓住了,他颤抖地说:“是,是神风大人么?”

  我一头雾水,什么神风,你以为我是小日本的战斗机么?(小日本在二战的时候,有一种战斗机叫神风。)

  接着那丫的“普通”地一声跪在地上,脑袋只捣蒜。他这么的一做,那些小矮子们都跪下了。

  草!既然你认错人了,那感情好啊,我就当回那个什么神风大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