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甲回到这里之后,召集了故友控制了一部分的半人半鬼,他在做最坏的打算,就是“魔劫者”如果复活了,他即将率领这支队伍去跟他他战斗。

  那个石樳子的灵魂经过前年之后会不会回到这里来呢?

  我很奇怪地在想,忽然我想起一件事:花惊月说我是战魂,那天重甲说想从我身上得到战魂那原因就是想报仇吧。因为我杀了公主,使得他的使命没有完成。

  灵巫应该知道神祭的不是公主的,为什么她没有说出来呢?

  %J酷匠+!网nM永d久N‘免费‘看$小说6j

  我想大约是:灵巫想振奋国人的心,说什么神祭都是子虚乌有的。国王都肯牺牲自己的唯一女儿,国人当然觉得自己也应该为这个国家做牺牲了。这是一场阴谋而已,所以灵巫并没有反对王后的做法。

  事实上没有车丽玛莎的神祭,灵巫也一样的能用巫术灭掉白子国的部队的,她做完这些之后,自己也永远地堕落如魔道,受着无尽的魔意的折磨。

  杀人者,都会有相应的报应的。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王朝叫着宋朝。宋朝的开国皇帝的弟弟赵光义占有了南唐皇帝李煜的皇后花蕊夫人,毒杀了李煜。到了赵光义的子孙靖康的时候,金兵俘虏了后宫三千佳丽,以及贵妃贵人,这些人都成了金人的妻妾,并宋徽宗、宋钦宗也成了阶下之囚。这就是因果报应:淫人妻者,人淫之。

  所以,杀了很多的人的人,都会得到相对的报应的。他的灵魂永远地坠入了魔道,受着无尽的折磨,猜忌、嫉妒、邪恶、贪婪、杀戮……这些东西在她的心里永远地徘徊着。

  重甲亮了一下九龟阴魂扇,对着后方的林子一动,一道水流从天冲击下来,林子里面顿时大吼之声绵延不绝。

  “是白子国的人,这是‘魔劫者’派来杀我们的。”重甲收起九龟阴魂扇之后说。

  我看着他说:“走吧,去康城。我估计车丽玛莎的爹和妈在等着她呢。”

  我的意思是最后的决战在那里,那个‘魔劫者’不就是想重新占有康城吗?他复活了,最后的战斗也会在那里的。

  时至今日,灵巫是不能战斗了,换成了我了。我就是石樳子,那个曾经跟车龙国国王有血海深仇的人。

  穿越千年之后,那份仇我早就淡忘了,要不是今日重甲说出来,我还不知道我的身世。

  休息了一夜,车丽玛莎醒来了。

  她的情绪平复了许多,当然,她也记忆起了很多的事情。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江夜文,你在一千年前杀了我……”

  “嗯,你想杀我么?”我很无奈地说。毕竟这好像是我欠着她的,我不应该找公主报仇,毕竟杀死我父母的是她的老爸,那个有些昏庸的国王。可是,我那个时候不能杀国王,杀了他车龙国彻底完蛋了。他的存在就是车龙国存在的象征。

  车丽玛莎摇了摇头说:“我不会杀你的,你杀了我解除了怨恨,我的魂魄再来杀你,你若是再来杀我,这恩怨什么时候是个头。”这话是街头巷尾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做到的少之又少。

  我想那天夜里我睡在车丽玛莎的坟上,她虽不知道我是谁,但是冥冥之中她觉得我和她有必然的联系吧?

  前缘今叙,真是佳话啊!

  车丽玛莎想起她喜欢的人,她的神色就暗淡了下来,她对我说:“那个人我真希望我这辈子没有遇见他……”

  车丽玛莎的话令我很震惊,她不是一直喜欢那个叫公子羽的人么?怎么现在会这样的说呢?真是奇怪了。

  就在这个时候,琉璃来了,她的神色很慌张,看来她并没找到慕容熙童或者知道慕容熙童发生了神情,她不能处理,回来报信。

  “我找到她了,但是我不能救出她,希望大家能去救出她。”琉璃气喘吁吁地说。

  “在哪里?”王总问道。

  “一个叫着流沙的地方。”

  “流沙!这是白子国关押重刑犯的地方,我们从这里出发需要三天的路程的。”重甲说。

  “那怎么办?”琉璃焦急地问。

  我说:“看来现在只好分兵了,王总和琉璃去救人吧,琉璃这个给你,关键时刻它可以保佑你!”我把玉发卡戴在她的头上。

  琉璃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嗯,谢谢!”她就把头埋得更低了。

  “拜托了!王总。”我对王总说。

  王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吧。”

  我还想说什么的,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既是所谓的生离死别吧?人的一生不知道要经过多少这样的事情,人生真是苦。

  车丽玛莎说:“他们都走远了。”

  “哦……”我才回过神来。

  重甲说:“我看我们需要坐骑才行的,不比在那个世界里面有车,呵呵。”

  “嗯!我们日夜兼程吧。挫败这‘魔劫者’的计划!”

  “加油!”车丽玛莎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我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车丽玛莎笑,但是这次她的笑是有史以来她笑得最美丽的。

  重甲去搞马,我在这里守护公主。

  四下平静得像是死了一般的,这个世界的夜晚永远都是给人这样子的感觉。

  “倘若我没有遇见他,我会不会嫁给白子国的王子?”忽然,车丽玛莎这么的问我。我不知道所措,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有着若干的可能性。也许公主嫁给了白子国,就不会有这场战争了,我也不会杀公主,会杀掉他的父王的,或许因此公主会找我报仇的……太多的可能性了。

  我沉思着,没有回答车丽玛莎。车丽玛莎显然而和你失望,她幽然地看着漆黑的夜空,整个人显得那样的无助,好像黑夜迷失路的孩子。

  这个时候,四下有响动了,接着地下开始裂开了。

  “血鬼!草又是那‘魔劫者’派来的!”我吧这事情自然地归在了他的头上。

  车丽玛莎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可怕的鬼,她吓得靠在了我的身边。

  我正要启用斩鬼大法的时候,一阵阴风忽然吹起来,一对骷髅兵站在了我和车丽玛莎的面前。

  “卡布撒!龙五卫士!”我顿时惊讶道。我还以为他们被牛头马面收走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