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的话令我很惊讶,的确的!在古代什么都不能僭越国王的等级的,这些表现在车马、礼数、房子、衣服颜色等等,尤其是在墓葬制度,更是不能僭越,僭越是死罪,轻则砍头,重则株连九族。

  那么这座坟墓是怎么回事呢?

  重甲的《奇谈》中也并没有说此事,可真是令人觉得不懂。我想了一会儿说:“除非这丫的自己想当王,他便敢僭越了。他的法力那么大,控制一个国王不是难事,然后让这国王帮自己造坟也不是不可能的。”

  “嗯,这是乎也说得通。”王总虽然在说话,眼睛却盯着那石棺的。我也看着那石棺,之间上面有“血毒咒”在上面。

  这是一种非常歹毒的咒术,凡是想破坏这种咒语的人都会被“血毒咒”反噬的,他的身上也会中这么的一个毒咒,需要施咒的人指甲做解咒的媒介之物才行的。

  我估计我若是硬破这毒咒,那棺中的尸骨定会不存的,既然是那“魔劫者”的狗骨头,不用多说了,杂碎他狗娘娘的!

  “你要干什么!”王总看见我要砸石棺,吓得连忙来阻止我。我有瞬间移动的咒语,自从修炼到了初级九玄之体的最高境界,我的各种玄术就能随心所欲了。当然了,玄术奥妙,无穷无边,我这点本事在浩渺的法术界里可谓是渺小的存在。

  这次试用瞬间移动并没移动千里万里,而是准确地落在了王总丈外的地方。手迅速地结手印,一手凌空画符。这一次比第一次有经验,纯熟了很多。

  “五雷咒!”

  凌空又是一道红色的雷光,击在那石棺上,反射出一道黑色的烟气,“咔嚓”那石棺破碎了,石渣子四处溅飞。

  但是,那石棺弥漫的黑色烟气并没有消散,在空中迅速地凝结成了一个黑色的光团,朝着我飞来。

  “快挡住!”王总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桃木剑,左手拿着一罗盘。

  这罗盘的中央是紫色的,在罗盘的页面上还有一北斗七星的图案。

  “传说的七星盘怎么会在王总您的手里啊?”我吃惊地说。王总微微一笑,没有时间解释什么。他桃木剑一指,手中的七星盘飞出挡在我的面前。

  “嘭!”

  那东西像是撞击在了金刚壁上似的,那紫色的光芒并不能挡住那黑烟团,黑烟迅速地穿破了七星盘阻击的紫光,朝我袭来。

  “瓷修!”我觉得身子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身子。

  王总收起家伙事,立刻朝我跑了过来,他慌慌张张地撸起我的袖子看了起来,我的手腕上这时候已经多了一个印记了——一个黑色的蜘蛛图案,乍然看上去还以为是一骷髅头呢。

  “不好!这是人面蜘蛛咒。”王总脸色立刻沉了下去,露出担忧的表情。

  人面蜘蛛咒我也是知道的,据说这种咒语在七天没有解除咒语就会让这个人变成一堆烂肉的。

  酷匠!网xF首X9发G{

  七天之后,这个咒语发作的时候,你的全身经络就像是被刀子割断一样的,随即五脏六腑开始爆炸,你就会在那瞬间变成一块块的肉渣。

  王总叹息道:“看来这是劫数啊!”

  “但是我们砸了这丫的石棺,毁掉了他的狗骨头,让他不能变回肉身了,这也是一个胜利了。”我并没有因为这个人面蜘蛛咒而苦闷,人嘛早晚都要死的,乘着活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我把死看得很淡,并且砸生活里表现得很从容。

  王总见我是这态度,为之语结。

  我耸了耸肩,表示不要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事已至此,看来我还是要寻找解决的办法的,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只有唯一的答案。

  我们得出去,得到车龙国的首都——康城。

  这个城市曾经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神秘地存在,又神秘地消失了,没人知道它存在过,历史过了一千年,它会不会忽然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呢?这个我不知道的,因为天道总是难以窥测的。

  出去的路遇着很多的危机,我和王总都一一地克服了。

  当走出这座坟墓的时候,又是一个落日了。

  我看着西边的落日如血,心里不由的想起在这里的每个黄昏都会遇见一批前来找我麻烦的鬼魅,心里一片的沉重。

  王总说:“落日和命运纵然可怕,却终究会成为过去的。“我想也是的,困难吧可怕,可怕的是没有面对困难的心。

  “嗯!我们朝着这个方向走是对的吧?“我问王总。有他在,这些古地他非常的熟悉,他手上的那份古地图正是这个世界的地图。

  康城在距离我们这里五百里的地方,途径青禾、走芝、龙庭这三个州。

  在我们的眼前就是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却是荒芜的,里面长满了杂草,在斜阳的余晖中显得更加的凄凉和诡异。曾经战火的痕迹依稀可见,那些房屋被烧毁的也有,残垣断壁。没有被烧的屋子,也是千疮百孔,墙壁黑洞洞的空洞像是幽灵的眼睛,让人觉得全身起鸡皮。

  “这是车龙国的地界,这里曾经打过仗,村子里面的人都死了,死绝了!“王总很深沉地说。

  我不知道王总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他说的我也知道,这个村子叫着柳墨村,据说出了一个叫着柳墨的道士,他用道法遮蔽了这个村子的,后来被“魔劫者”识破了,致使这个村子的人全部都被屠杀。

  那些没有隐藏的村子,“魔劫者”并没有屠村,只杀了村子里面的道士或者巫师,反正会点法术的都被杀了。

  这些都在重甲的《奇谈》上说过的。

  荒无人烟,又死气沉沉的村子得速速地离开,不然又要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就在我和王总很担心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像是牛在吼叫似的。

  “是什么妖怪?“我问王总。

  王总只摇头,意思他也不知道。我心想,这丫的不会是我在地狱的那个牛头兄弟吧。

  就在我猜疑的时候,夕阳的光辉中,一个我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草!这不是阴间的那个牛头大哥么?

  一个多月并不见,这丫的还是那个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