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们都很紧张的时候,忽然一声“喃呢喃呢……”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白色纱衣,婉约又寂然的女子凭空出现了,她手中拿着一根楠木枝,一只手点在眉心,忽然那只点在眉心的手也共同地捏住了楠木枝。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嗤嗤……”那楠木枝发出了白光,那些地裂缝里面的血鬼们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我很惊讶,这个女子是谁呢?如此皎然如月,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出这么一个女子了!她若是人,我一定追求,不是嘛,那就人鬼殊途了!我可不能再贪心了,有黑玫瑰一个女鬼我都受不起了。

  那白沙衣裙的女子朝我这边看了看,她微微一顿,好像我是吃人的妖精一样的,她的表情足以说明了她很诧异。

  我向她一笑说:“喂!多谢了!”

  “她是谁?”琉璃眉间醋意大发,看样子又觉得我想沾花惹草了。

  重甲哈哈大笑说:“这不是掌祭吗?你还好吗?”

  那女子这才注意到重甲,脸上微微一惊说:“是你?公主殿下呢?她不是跟着你一起逃到了外界了吗?”

  重甲尴尬地说:“我们是护送了公主逃到外界,可是被魔劫者拦截了,可惜的是公主并没有逃生,而是被杀了……”

  “无能!”

  “是,我一介书生而已,哪里想掌祭拥有灵巫系列的法术。”重甲反唇相讥。

  这丫的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说车丽玛莎被神祭了吗?怎么还有逃离这一说?难道这里面重甲说了谎。

  “重甲你这个已经半仙半人的家伙瞒得过别人的眼睛,却瞒不过我,快说,公主殿下在哪里?”掌祭大怒,本来文静的脸上现出了狰狞的杀气。

  重甲这丫的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在给我错误的信息。

  “哼!被你识破了,哈哈!”重甲一挥衣袖,手中多了一把扇子。

  我知道这扇子的来历,名曰:九龟阴魂扇。是地狱中出品,不知道是哪位鬼仙使用过的。

  鬼仙是仙家中最为低下的一种仙,比土地城隍这种地仙都低级,原因是他们没有真身,都是化形成仙的。所谓化形,就是死了之后,鬼魂经过修炼而成了仙道的人。

  阎王爷等地府之人其实也是属于鬼仙类的。

  这个阴间流出的器物是很多的,因为阴间的人常走人间。天界的仙众就没有阴界的鬼仙走人间那么容易了,因此仙界宝物一般很难落日人间。

  即便是如此,鬼仙的东西也是非同凡响的,足以秒杀成百上千的人。

  “哼!夜文本来我想从你身上得到战魂的,可是……不能这么的顺利了!”那重甲面露遗憾,显然是因为掌祭破坏了他的计划。

  现在还不知道这家伙是那个方面的人,是魔劫者那边的呢?还是第三方。(比如周鬼儿或者血道联盟的人)

  九龟阴魂扇!

  这丫的想要逃命,自然要挥动宝物的,他那扇子一动,九只巨龟刹那间凭空显出,跟变戏法一样的。

  “九龟治水鬼神惊,一扇调动东海君。水漫天地淹无边,法力自成破顽障。”九龟在空中喷出水柱,直接朝着我们来了。

  酷匠H网:永久免M…费2。看V_小G说V8

  “水符咒!”我一手挽诀,一手隔空画符。对着天空强大的水柱挡击而去。

  “小小萤虫也敢跟日月争辉,你以为我是水僵尸那么的渺小么?”重甲很得意地朝我一笑,他的水柱很强大,我隐约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法力不济。

  但是这又说明了什么?我还是学着李云龙:狭路相逢勇者胜!

  水柱冲击在我的水符上,两种力量在不断地抗击着,我的身体承受了那水柱的巨大力量,身子被压的很疼,像是万斤重担压在身上的感觉。

  那破水符咒已经越来越弱了,眼看水符咒结成的结界就要被他破了,我忽然想起我是拥有灵魂力的人的!对了灵魂力!

  “我要战胜你!”我不断地念叨着。

  我的水符咒的结界渐渐出现了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原本裂开的结界开始融合,继而结界在不断地加强。

  “什么!”重甲没想到我竟然逆转了。

  掌祭则是用一种很意外的表情看着我。

  “给我破!”我大喝一身,身上的力量使得结界反击而去。

  “嘭!”天空中九只巨龟瞬间破裂了。

  “好厉害!”琉璃傻眼了,她傻楞地看着我。

  慕容熙童跟石豹妹也是嘴巴张得老大,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我叫江夜文,很高兴认识你。”我对那个掌祭说。

  那掌祭微微地一点头,没有说什么。她则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我叫花惊月,是灵巫的掌祭。”

  我擦!我以为她叫掌祭呢,原来这是个职位啊,真名叫花惊月。她不像是西域女子,像是咱们华夏的人,那皮肤,那温婉,那沉静就像是江南的水和烟。

  “那么请教了,我们能不能一起,我来这个世界一点都不懂,希望你能帮我。”我当然是想跟这美女套近乎了,再说了,她这么的牛逼,当必要时指教一二,那也是学本事了。

  花惊月眉间蹙了蹙说:“不行。”

  然后就离开了,月亮此时出来了,她的背影在月色之下显得格外的迷蒙和清冷。

  “多么好的一朵菇娘啊!”琉璃用手在我的眼前一晃,“人都消失了,你还傻看!真是的!”

  “嘻嘻!大锅锅很好色啊!”慕容熙童乘火打劫。

  石豹妹也是板着脸:“天下男人都是一个货色!”

  “啊?你这不是一棍子打死一船人么?”我反对石豹妹的话。

  琉璃打断了大家的吵闹:“好了,雨停了,我们还是快一点去滑山吧。王总说不定就在那里。”

  “嗯!”我想也不是跟三女耍嘴巴的时候,一切都以王总的安全为第一。

  路是沙土,即便是暴雨也丝毫不泥泞,走起来很干爽。

  刚才雨,这夜空略显得潮湿和阴凉,一种湿湿的味道子啊空气里弥漫,还有一些夜鸟在鸣叫,虽然把这寂静打破了,却显得特别的让人不舒服,让人背脊起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