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我们遇见了强大的对手了,妖的力量目前我们是不能对抗的,它们强大得不可相像。

  妖是动物或者某样东西经过长时间的修炼,聚集了天地之精华,吸收日月的灵气聚集而成的东西,然后大多精灵古怪的东西都身染戾气,从而为妖。这一类的属于妖孽,危害人间。当然,也有一些修炼成形之后,经过正统的法门正心之后成了正果的,这类不叫妖,叫着神仙或者佛什么的。

  雾气比昨日的更加古怪异常,我的鬼螺竟然反应极为强烈。

  子车不是说的鬼螺是预测鬼气和令人能看见鬼的么?怎么不能预测鬼反而能预测妖了?刚才的狐狸形的鬼出现,它就没一点反应,这真是怪事。

  雾气在不断地加厚……危机随即而来。

  “哈哈!哈哈哈!”一阵怪杰的声音传来,像是在遥远的天边,又像是在眼前。

  “尼玛,有种你就单挑,没节操的怪笑个毛!”我是想激将这家伙,看看他能不能正面较量。

  “这蜃妖要是不仗着这迷雾的优势,仅仅凭着它那点幻术还是不足以战胜我们的。幻术就是唱空城计,一但识破,它的小命就没了。破除幻术就要心不动,不被表像所惑才行,做到这一点的人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战胜蜃妖。”石豹妹大声地说,“我现在才想起,一千年前我在沙漠里面遇着一只蜃妖,就是这样地……杀了它的。”

  就在这时候,一支羽箭破空划出“嗖”接着就是一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

  随着那重物掉下,地上一只簸箕大的树蛙显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酷*匠网M@唯一正g版i%,fc其他*都T《是7h盗}版^g

  “哇靠!这么大的树蛙啊!烤来吃不知道味道如何?”我看着那家伙心里直发冷,妈的,这就爱或恐怕有几百岁了吧?

  “不能吃的,精怪的肉里面都有毒素。”王总说道,手里拈着一张符咒,他贴在这树蛙身上,口中喃喃地念着:“喃呢喃呢喃呢……轮转法王,洞开轮转生路,收一切恶魂厉鬼,净化轮回!”

  “嗖嗖!”那树蛙的身子顷刻之间就不见了,那符咒也腾空燃烧,俄而化为灰烬。

  “哇,王总你什么时候学会超度了?”我非常的吃惊,这王总肯定是遇着高人了。难道是百草村后村的那楠木树草屋那个白胡子老头传授他的?

  “呵呵,难道说你要嫉妒我吗?你那小玄学才是正统的,学到后面比我这小木经的咒语厉害多了。我这是使用咒语超脱的,并不能群超,你那玄学以后一次性就能超脱几万几千的亡魂……”王总的话让大家都吃惊了,几万几千是何等的功德啊!而且还是一次性的,我草,这也太牛逼了吧?

  王总此时已经是满头的大汗了,他气喘吁吁地对我说:“夜文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刚才收拾那蜃妖已经差不多把自己的体力消耗光了……该死!”

  啊……草,这收拾这玩意我没有经验啊!我表示不能接受,石豹妹厉声地说:“夜文,你也太不顾全局了!”

  这丫的简直就是狮子吼啊!要命的石豹妹,不过她说得对,此时我不如地狱谁如地狱啊?这狐狸形的邪灵都是厉害的,他们不是普通的小鬼。

  我从王总的手里接过这收鬼的葫芦,心里非常的清楚,这场任务的艰巨性。一不留神,自己很可能就会被这些邪灵伤害。

  使用什么办法好呢?一时间也不知道什么办法好,就硬着头皮上了。等找到一只再说吧。

  我们是朝着深处而去的,越往里面走,里面的邪气就越明显,我们都能深深地感觉到,因为邪气使得林子的气温邹然下降,不时还有小鬼们出来探视我们。

  这些小鬼都是小孩子的魂魄,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死亡再此的,而且数目不小。跟昨日遇见的那些幽灵不一样,昨日在此的幽灵都没有这些事情,虽然在一个林子,却不是在一个地方而已。

  看来这林子不小啊。

  这时候,一块黑色的石头像是高耸的高楼一样地矗立在我们的面前,这丫的石柱很巨大,估计直径有二十米,上面刻着很多我们看不懂的文字和图画,这些文字像是古埃及的文字,那些图画也和我在书上看见的埃及的那些壁画等风格相似。

  “草不会吧,这里的人的祖先难道说是埃及来的么?”我心里嘀咕着。

  王总也围着这些图画和文字仔细地看起来,他看了一会儿说:“夜文上面有一段咒语,你要不要学习?”

  “咒语?”我惊赫极了,这玩意儿上面竟然写着的是咒语。

  “好吧,如果好用的话。”我表示我不会嫌弃学得多的,即便是再多几种咒语我也丝毫不会觉得艺多不养家。

  “这是寒冰咒,施咒的人能使对方瞬间变成一个冰人,另外还有雪山咒,这是法师的咒语。哈哈,好像是外国的。”王总看完了之后说,“这程序有点复杂,还要祷告之后才行的。”

  “啊?”我擦,祷告不是要向咒语相对的神才能灵验的咒语的嘛。

  “好了,我念给你,你记着就可以了。“王总说完就开始读咒语。

  我很奇怪,为什么王总叫我学这些咒语,他自己为什么不学呢?护着让其他的人学也不是很好的么?王总此举真是奇怪啊?

  王总念了一遍我就将雪山咒和寒冰咒记住了。

  看着这有点接近摩天大厦高度的石柱我说:“估计已经到了这林子的中央了,这石柱代表什么啊?““代表一种力量。“石豹妹很淡然地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石柱就能使我们回到外面去。““是的,可是我们在这里还有别的任务要做。“王总脸色黯然,看样子这个不知道所谓的任务很危险,难度也很大。

  “不知道王总可不可以吧任务说给我们听?“琉璃问道。

  慕容熙童也很惆怅,她的脸色就反应出了她极为不愿意在这里呆了,这里的一切都令她恶心,甚至反感。

  我何尝不是,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也未尝不是好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