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大大的疑惑,甚是觉得这慕容熙童有问题,然后伸手打翻了她手上的东西,这玩意儿翻到在地上之后,一阵白烟冒出,把我们呛得眼泪连连。

  感情这是催泪瓦斯啊!

  可是这不是,这是腐蚀鬼的烟气。我遇见过两次了,再也熟悉不过了。

  “你疯了!慕容熙童!”琉璃愤怒极了,朝着慕容熙童吼道。

  慕容熙童这时候狞然一笑,龇牙起来,像一匹恶狼似的。

  “被人操纵了,她中了你学姐的狐媚术。”王总说。

  媚魂术,一种女子修炼的邪门法术,能控制人的心神,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能控制人的心神。刚才我跟大巫师生死对决,自然不会注意到慕容熙童已经被媚魂术控制了。

  王总跟慕容熙童在一起,他不会没有发现吧?

  已经不容的我细想了,慕容熙童已经攻上来了,我不想伤害她,径直地向着后面退去,越是退,她越是紧逼。

  这丫的是跆拳道红蓝段三级,凭着真本事,我可不是她的对手,估计三两下就被她给收拾了。

  “喂!醒醒,童儿是我啊,我是你的大锅锅啊!”我急了。我想用着呼唤的方式唤醒她,可是这是徒劳的,她眼神木然而空洞,人已经变得疯狂了。

  “小心啊,她已经六亲不认了!”琉璃焦急地喊着。

  慕容熙童快速扑来,凶猛异常,如狂暴的狮子。这时,我再退也无路可退了。我被她逼到了墙角,心生一计,立刻使用障眼法。但此时好像对她毫无作用,她竟然能看得见我,她继续抓向我,她的手猛然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一阵地窒息,脑子因为缺氧“轰轰”地作响,耳朵也开始雷鸣,眼睛发胀,映入眼帘的事物开始出现重影……。

  危机时刻!王总在慕容熙童的身后,他手里一张黄色的灵符压在了她的背心,并同时轻声地喝道:“镇!”

  慕容熙童立刻站立不动了,她犹如一尊雕像一般的。

  “倒!差点把我掐死了!”我摸着脖子,那里还有一圈红一圈白的掐痕。看这丫的架势跟着了魔似的,她是什么时候被人吓了媚魂术的?

  王总走向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快找个人把她扶去休息,你也快去找大祭司看看,能不能治疗你的奇痒。”

  “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王总。”我对王总说道。

  王总愕然了一下说:“快说吧。”我也很爽快,就问慕容熙童的事情:“她什么时候被下了狐媚术,还有她被下了媚魂术之后怎么王总您都没有察觉啊?“王总听了我的话之后,大笑起来:“这媚魂术恐怕是早就下了,不过是现在这个人才引动潜藏在慕容熙童身体里面的咒,这才使得她变成了这样子。““这样子啊?那得什么时候?“我自然是很吃惊,没想到这媚魂术这么的先进,像病毒一样地潜伏在人的身上啊,并且带有遥控性质可以远程超控的。

  王总捏着下巴衣服沉思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说:“恐怕在酒店的时候吧,你还记得那一只邪恶的猫么?“我当然记得,那只邪恶的猫跟矩子有关系的那只邪恶的猫?

  难不成慕容熙童身上所中的媚魂术是矩子干下的?那么说来这个问题就严重了,矩子这个时候引爆慕容熙童身上的媚魂术,那就意味着很可能他已经发现了小玄学是假的,我在糊弄他。

  我抬起头,看着王总的眼睛,王总此时也看着我的眼睛,他在说:现在事情麻烦了,那家伙若是知道我们在耍他,那后果非常的严重。

  这个我自然知道,在欺骗他的时候我已经有心里准备了,该死鸟朝天,现在不是怕的时候,而是想办法怎么解决问题的时候。

  奇痒无比的症状在这一会儿竟然神奇地消失了,现在整个人一阵地轻松。

  我们开始讨论如何做下一步的时候,大祭司的侍女来了,她对我们说大祭司有请。

  我想大祭司见我们是因为我们帮了他们打走了食人族吧,她一定会感谢我们的。

  于是兴致高昂的我们兴冲冲地去见了大祭司。

  ky酷_匠网*。正版%首z发`

  大祭司是在她的住所见的我们。

  大祭司的住所在通天塔的边上,是一座石屋。石屋很华丽,比我住的那石屋还华丽。

  石屋的门口有一士兵,他的手里握着一柄金黄的大戟,威武无比。

  那武士见我们来了,刷地行了一个直立的礼节。

  我们进去之后,大祭司正在窗子边上站着,她是背对着我们的。我们来了,脚步声惊动了她。

  她回过头来,请我们入座。她坐在首位上,那是用一种不知道什么皮做的褥子的椅子垫,这椅子上镂空设计,是各种神兽和瑞兽形状组合成的椅子,显得很是华贵和气派。

  在古代,祭司的位置比部落首长的位置都高级,他们代表着神。

  我想这大祭司一定比八个“公孙玲珑”要强吧,她说一句话肯定那个子车公主要听的。

  于是乎我开始想怎么才能拍大祭司的马屁。

  大祭司让侍女上茶。

  这种茶味道很差劲,并且是煮茶,味道涩涩难喝不说,还特么的像茶叶渣子水。当然了远古的人是不懂制茶的,现在的制茶工艺是炒制,味道清香,入口很爽。

  当然了,入乡随俗,我们都是强忍着喝下去的。

  大祭司献完茶,她开始说话了:“今天我不会感谢你们的,因为你们的加入,我们的敌人更强大了。”

  她的一席话,差一点没有让我们都呛了水。

  我不解又十分困惑地问:“大祭司您这是什么意思?食人族被我们赶跑了,大巫师也被我们消灭了。这壮大了敌人从何说起?我们恐怕是消弱了敌人吧?”

  大祭司的脸上微微地一阴,显得极为不爽,当然人家是有身份的人,不至于跟我们发怒,她顿了顿,缓和了一下脸色说:“食人族是我的部下,并不是敌人,他们不过是乘着我不在部落中他们才造反的。至于大巫师更不该杀,杀了食人族群龙无首,现在的食人族为了争夺大巫师的位置自相残杀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