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饭没法吃了。

  那女子看见我一只在皱眉,她就问我:“怎么了?”

  “啊,没什么。我的黄土包呢?”我问道。

  我的背包里面可是有东西的,那是作料。盐什么都带着的。

  “在这儿呢。“那女子递给我。

  我先用里面的多功能小刀把肉切碎,然后洒上一包调料。这是专门拌菜的调料,野外生活必备的,味精、盐、花椒、辣椒什么的都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制好了的,用的时候,只需要放一包就行了。

  恩!好了。

  我对这女子说:“我请你尝尝呗。“那女子惊慌无比,不过没有躲开,我已经塞进了她的嘴巴里面了。

  她的杏眼睁得大大的,全身像是触电了,整个人陷入一种非常享受的状态。

  她慢慢地咀嚼起来,吃完之后,她说:“真好吃,你怎么做到的?”

  “咳咳,很简单的!”我牛逼哄哄地说。

  “那感情很好啊,我们的食物一万多年来,都没有发生过改变,因此大家都生了厌食的病,我吃了您的这块肉,感觉食欲大增,好像是东西哦。”那女子很激动。

  “咳咳,那好哇,请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乘机问她,这可不么,要搞定了她就知道这里的一切,然后就看这大祭司能不能救石豹妹了。

  那女子轻快地说:“我叫石鱼。”

  啊,我觉得好奇怪的名字,不过也不算了,古代的人吗,叫的名字我们都不能理解的。

  “那么鱼姐姐,您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大祭司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尽快做好这件事情离开这里,万一那些家伙来了,我又要卷入这是非中了。

  不是小爷我渣渣,而是那周鬼儿和那血道联盟是是在是太厉害了,能闪得了何不快闪呢。这里有大祭司在,那自然也是无虞的。

  石鱼说:“她要在哪里呆三天,你如果有事就找子车公主。““啥?子车公主?“我愕然,老子又不是来招驸马的。

  “她是这个部落的首领。“那石鱼低首道。

  “哦,这样子啊,那怎么找到你们公主。“我问石鱼。

  石鱼看了看东边,那是一片山林,很茂密,有些诡异的气氛。

  然后她说:“她去狩猎去了。““好吧,我去找她。“我说完就穿出了这地儿。这部落的中心地带并不大,就是我刚才睡的那栋房子好看点,其他的都是一些草棚,或者大多数都在树梢。卧槽,我真的是到了印第安了,或者到了他妈的非洲土著人的地方了。

  没有现代化,真可怕。老子得快点回去才是正道。

  路上不少的人都盯着我,全是女的,她们都赤着上身,露出丰满的下垂。不过没有石鱼那么白皙,都是黑溜溜的,刚成年的坚挺傲然,已经孩子她妈的像挂着两只褐色的口袋在胸前。

  酷l匠/h网唯^一◇正版f¤,;其他V都:'是)盗版

  她们下身不过都围着芭蕉叶的。

  难道说原始社会的人是用树叶区分身份?

  不球管了,还是寻找公主吧。

  到了门口,被两个拿着铜矛的武士拦住了,他们说没有公主首领的命令,就不准出去。语气极为霸道,跟我们那个社会的城管差不多。

  靠!你丫的很有做城管的潜质!

  我笑着说:“大哥通融一下呗?““不行!“我再三说软话都不行,这二人的其中一个怒了:“你再废话我叉死你!““好好!大哥息怒!“我说着往回走。

  那人噗呲笑了:“真是个蠢货,我不过吓他的,公主说一定不要他走出这部落的门,怕万一遇见了食人族的人,她也救不了他。““擦,还有食人族?“我心里郁闷,这里不乌迹部落的地盘吗?

  你不让小爷出去我就不能出去了吗?

  我身子一闪,下了土了。在土中行走了一会儿,探头一看,那守门的在老远了。

  “哈哈!老子这不是出来了么?“我兴奋极了,朝着那山林而去。

  路上,我遇见了不少已经灭绝了的动物,像猛犸,剑齿虎,长着四只脚的大鸟什么的,都遇见了。

  我就奇怪了,这子车公主干鸟啊,这到处都是猎物可打,她偏偏跑去林子里面干毛啊,跟情郎那个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看见大路上有一个牌子,上面画着奇奇怪怪的图案。我顿时懵了,这尼玛的是甲骨文的祖宗啊,就像是钓鱼钩或者上下号的符号,看甲骨文还略看得到一些疑似,这直接是简化到了巅峰了。

  看不懂那就看个毛,索性朝着这大路直走。

  走了大约三分钟,忽然!

  嚓嚓!天空中闪现出棍棍棒棒,棍棒的一端是销尖了的。

  “防御!“我的小玄学没有白学吧。

  “乒乒乓乓!“棍棒打在我的防御上像是炒豆子一样的。

  大陆边上跳出一群身上系着人头骷髅的人,他们都是赤身裸体的,毛都没有遮住。

  “嚓!吃人族!尼玛呀。”

  那些人说的话我听不懂,不过都是在朝我指指点点的,脸色还很恐惧。不一会儿来了一个身上披着葛衣的女子,不归那样子也好不到那里去,估计也是一块布就锅了全身,里面也是真空的。

  那女子有点阿富汗人相貌特征,面色黑黝黝的,很健康的那种。据说这种女子战斗力超级厉害,性欲如猛虎,轻松一夜干掉十五个男子。

  她那幽暗的眼神里面,么我觉察到一丝的不安,那就是她在魅惑我。

  草,这点小法术也在小爷我面前卖弄,你这是原始法术,我们这一代已经升级了很多次了,我定了心神,然后用鬼术喝道:“去!”

  拦路鬼照着我的意思,附在了这女子的身上。

  我让拦路鬼取她的意识。

  拦路鬼告诉我,她是食人族的小巫师,她要我做她的面首。她是一个吸取男子精血的黑暗巫师。生平杀死了一百零八个男子了。

  “是这样子的一个淫贱东西,杀了!”我对拦路鬼下命。

  “是!”拦路鬼顷刻间就扭烂了这女子的心肺,她暴吐血一口,倒地痛苦地扭曲起来。

  我想糟了,这是个小级别的,她们大级别的来了恐怕很厉害,的跑路啊!

  我叫拦路鬼回来,我们快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