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见我面色生疑,立刻说:“你这人真是的,怎么可以对恩人这样子的哦。”

  “少来这一套,你们狐狸精都是狡猾的,你在花言巧语地欺骗我吧。”我不信,当然了,作为一个脑子没有傻掉的人自然是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一个陌生人说的话的。

  “是不是要证据嘛,真是的。”那狐狸精的手一翻,阴司罗盘竟然在她的手上。

  酷'匠yP网U。永久12免Y费i看小说0

  我自然是吃惊不小,但也没有放松警惕:“那你是谁的人?”自从学姐把我欺骗了之后,我对陌生的女子防范更严密了。

  那狐狸精没有回答我,只是嗤嗤地笑了起来。

  我怒了:“你笑毛啊!你信不信小爷我立刻收了你,快说!”我当然不想跟她废话了,我只想尽快跟她之间结束,好上地面上去看看,说实在的,我真不放心上面的事呢。

  那狐狸精不慌不忙地说:“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救过我,所以呢我才报答你的。之后,我渐渐地喜欢上了你。”

  擦!这尼玛什么理由,你聊斋看多了吧?

  “不信!你走吧,既然你没有害我的意思,我在没有摸清你的底细的情况下你最好是跟我之间保持距离。”我很严肃地说。

  狐狸精眼神一黯然,全然没有了那种骚骚的神情,换而为之的是默然的一种神情。这让我觉得好像有点亏欠她似的,反正了,敌我双方这么的复杂,即便她说的是真的,我也不敢轻易相信了。

  “那,好吧,你得叫我小白。”那狐狸精黯然地说。

  “嗯,嗯,那么请把。”

  “你的先松开我啊。”小白娇柔地说。

  “哦。”我我这才发现自己还搂着人家,她饱满的胸脯还贴在我的胸膛上。

  我的腰间,她的玉腿还盘在上面呢。“这个小白啊,咳咳……你是不是该把玉腿放下来?”

  “嗯!”小白忽然地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玉腿从我的腰间滑落,我才松了手臂,她漠然地看着我说,“我没有骗你。”

  她说完就化为一阵清风消失了。

  “卧槽!你神异就别显摆了啊,叫我羡慕是不是?”我对着小白消失的方向吼道,然后擦了擦嘴唇,还蛮香的,不是都说骚狐狸么?怎么成了香狐狸了。

  “喂!夜文,你在地下还不出来啊!”

  这是慕容熙童在喊我。

  我听她的语气,好像上面的敌人都打跑了。

  “哦。”我也觉得在下面呆得他娘的太久了,肺部难受死了。

  上去之后,琉璃奇怪地问:“你可真厉害啊,在地里面能呆半个小时了,看来你的鬼术又精进了哦。”琉璃的话里有话,她不会知道我在下面跟狐狸精,哦不,小白肌肤相亲吧?

  王总嘿嘿地笑着,慕容熙童也笑得很奇怪。

  我看了看四下,仍旧是沙漠,刚才的诡异想象完全不在了。看样子我们走出了鬼村了。不,是走出周鬼儿设的阵了。

  “看来平安了啊,走吧,继续上路!“我说道。

  “咳咳,你不会脸白天黑夜毒不知道吧?这是深夜六点了,睡觉!“琉璃白了我一眼,没有给我好脸色。

  看样子他们是知道了我在地下做什么了。

  王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的艳福真是不少啊。“我听了这话,越发地相信了王总他们知道了我在地下干什么了。

  我非常奇怪,想问王总是怎么知道的。

  便跟着王总去了。王总在搭帐篷,整理睡袋。

  我在王总的边上问:“王总,你们在笑什么啊?还有你刚才说的艳福是什么?”

  王总见我这么的问,他就四下看了看,见琉璃和慕容熙童都离着远,就对我说:“你没上来的时候,车丽玛莎来了。”

  “哦……啊!”我惊了。

  “嘘!”王总叫我小声点,别让她们听见。

  貌似是这样子啊,我说呢,这王总的半吊子道术和玄术怎么能打跑这周鬼儿,这丫的真是深藏不露啊,在山水市的时候,显示出的是一个普通的神棍,现在一出手,就现出了他高深的手段。

  车丽玛莎是公主坟里面的那鬼魂,据说这公主坟有一千年了,那么就是说车丽玛莎有一千多岁了。

  擦!这么厉害的老鬼出来打架,那可真的是非同凡响了。

  我估计这周鬼儿一定被车丽玛莎打得很狼狈,这家伙没有那阴司罗盘在手,连车丽玛莎都打不过,肯定这会儿找一块豆腐撞死了吧。

  那么他们怎么知道我在下面风流,那自然是车丽玛莎告诉他们的,他们又没有我的水火眼,那自然是看不见的。

  我很郁闷的是车丽玛莎怎么知道我在地下跟小白肌肤相亲呢?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还是睡觉养精蓄锐吧,明日还要长途跋涉呢。

  我也开始弄帐篷,并打开睡袋,然后钻进睡袋,不一会儿就睡去了。

  自然放哨的事情是交给了拦路鬼。

  这拦路鬼是后来我用鬼术招来的,等于游戏里面的宠物一样的。

  不过我没有把她看底,当着自己的朋友一样的。

  我这鬼术目前等级还很低,不能召唤高级的。

  鬼术和周鬼儿的所运用的不一样,他那是邪术,害人的,当然了,也可以帮人消灭小鬼什么的。这邪术却跟鬼术是有关系的。怎么说呢?且听我解释。

  鬼术是正道里面的旁门左道,属于不入流的。

  不过鬼术也有他的特点,因而鬼术在这块国土上并没有衰败,得到了有效的发展,不少邪术和鬼术结合,就成了邪术。

  一宿无事,没有人打扰,睡得真他妈的舒服。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喀什时间)的十点了,太阳刚刚升起,有些刺眼,我懒懒散散的打了个哈欠,甩了甩胳膊,才知道尼玛的还酸疼,估计是做天搂着那小白太用力了,我才会这么的脱力,看样子我以后得多锻炼了,不然肌肉不持久。

  慕容熙童朝我一个很灿烂地笑。她今天穿了米黄色的T恤,一蓝色的牛仔裤,头发向后挽了起来,发梢活泼地吹在后脑勺,脚下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显得干脆利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