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雷兵法!“天空中一道闪电劈空而来,沿着漆黑的夜空直直地砸下天空。

  “果然是强人对决啊!“我不禁感叹。

  “轰!“雷电和那阴司罗盘向撞击,乱葬岗不断地被扩散的力量轰击,地皮被轰开,狂沙漫天。

  二个人谁也不输给谁,这周鬼儿仗着他的家伙事厉害,看样子这矩子先生想打败他也是很难的。

  现在矩子先生是我的盟友,我得帮助他。

  这周鬼儿的野心很大,他想进入乌迹部落。

  进入乌迹部落的人除了我们是为了救治石豹妹的,其他的人恐怕全是奔着那传说去的吧。

  相传,乌迹部落掌握着长生秘诀,在大祭司的手中。

  获得这长生秘诀就能修入仙界,长生不死。

  当然了这只是传说,有不有这东西,很难说的。

  不过即便是没有,现在我也会当着有的,因为我不会让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得到这玩意儿。他要是打起歪主意,那就会祸乱天下的。

  这个家伙最厉害的是他的阴司罗盘,我想就用障眼法吧。

  念动咒语,瞬间消失于虚空。乘着这周鬼儿跟这矩子先生大干,无瑕顾及旁边,正是老子下手的时候,嘎嘎!

  虽然这等手法属于小人行径,但老子不管了,尼玛谁说的只准小人耍阴险与无奈,难道好人的我不行么?

  我悄然地靠近了周鬼儿,他丝毫没察觉我。

  我心里非常高兴,尼玛,下手!我毫不客气地抓向那阴司罗盘。

  正当我的手要接近阴司罗盘的时候,一只血红的骷髅从地下跳出来。

  “该死!难道这家伙能看见我!“我心里一惊,知道暴露了。

  想要夺到这阴司罗盘做梦了。

  “击!“一张五雷天师符从王总的手中飘出,径直”刷刷“地贴飞在了红色骷髅的额头上。

  “轰!“五雷天师符在红色骷髅的身上爆炸了。

  “该死!“周鬼儿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到了,倘若我们都夹攻他,那那也是猛虎架不住群狼啊。

  他一边分心跟矩子先生打,一边召唤被他控制的鬼魂野鬼。

  不过嘛,这些鬼不成气候,没有什么厉害可言,本来就是被周鬼儿抓来的,他们的心不向着周鬼儿,因此战力大减。

  王总可是有道术的,道术本来就是对付鬼的。

  “刷刷!”王总玩得很潇洒,那符咒漫天飞舞,孤魂野鬼们见着这正统的符咒,一个个的都抱头鼠窜了。

  不一会儿,这些家伙们都跑了个精光。

  看着这场景,周鬼儿只能咬牙切齿。

  “王总,我们夹击他!”我吼道。

  王总会意。

  这时候,矩子先生不愿意了,他大怒:“你们都给我站住,我的事情不许你们插手!”

  草,你这是玩哪门子英雄啊?我心非常的奇怪,这矩子先生高傲起来竟然不如一个小孩子。这也许就是人性的弱点吧。

  这周鬼儿得意地朝我咧嘴一笑,笑得很贱,当然了也充满了嘲笑。

  我擦你个肺,你这不是调谑本尊么?

  正在我非常的难为的时候,忽然!地下一阵响动,接着一道白光闪出,一条白练卷向了阴司罗盘。

  罗盘被白练卷下了裂开的地下,接着地表又迅速地合拢了。

  周鬼儿没了罗盘,就像没了爪子的老虎,威力减了一半。

  “哼!周鬼儿,你滚吧,我你没有了把那东西我胜了你也不光彩!“矩子表现得很大度,不过就是为了他的名气而已。他觉得胜之不武。这让我很费解,这小子不则手段想得到我的小玄学不早就臭名远扬了么?他难道不知道?

  周鬼儿面如土色,他很难堪地告辞了。

  矩子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并且也帮了我,也不算是誓言,给我略略地一个大哈哈就闪人了。

  “靠!这就是前辈的德性啊?“琉璃很不爽地看着矩子消失的背影。

  “好了,走了没事了。“我看着矩子的背影,心里默默地祈祷,他丫的回去修炼小玄学别给老子练疯了。

  其实我也不是很聪明,我从小爱看金庸的武侠小说。我现在用的这招就是黄蓉欺骗西毒欧阳锋的那招,把小玄学倒过来,或者错乱地写在了书上。

  开始把这用打印机打印下来的小玄学交给矩子的时候,他也怀疑过。

  我用非常谦卑的而且胆小的样子说:“矩子前辈,我们小辈怎么敢欺骗您老人家呢?除非我不想活了。“那矩子闻言,大笑了起来,他想也是啊,除非我不想活了,那着假额来欺骗他。

  4最J《新x"章节上f1酷◎匠*网C

  不过他说他很遗憾没有得到那古本。

  我说哎哟!这都是我不好了,我这大城市呆久了的人,在来这喀什的途中,上农村的茅坑,一不小心把古本掉进了那里面。幸好我从小记性很好,要不然就您老人家就看不见这小玄学了。

  我说得很诚恳,也表现得很颤颤巍巍的,好像矩子就是天,我就是地上一小爬虫。

  他见我如此敬畏他,也就信了我的话。

  当然了,那大鸟不在,不然我相信它会识破的。

  至于大鸟去了哪里,恐怕只有这矩子才知道吧。

  路上,琉璃问我是怎么请动矩子的,我没有回答他。

  我只说是王总的功劳。是王总的旧情打动了矩子。我可不想把这事情都告诉他们,他们万一说漏了,那矩子知道了,岂不是要把我骨头都拆了。

  琉璃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她继续问,问了也是白问,这生死攸关的事情,我可不会告诉你的。

  最后她生气了。

  生气也没用,我还是不告诉她。

  最后王总岔开了话题,说卷走周鬼儿罗盘的人是谁呢?

  我想来想去除了那个救我的千年女鬼还能有谁啊。不过我心里知道也不说出来,我害怕周鬼儿去找她的麻烦。

  虽然车丽玛莎是千年的鬼,毕竟周鬼儿人家是神棍嘛,他总有办法对付她的。

  我守口如瓶,字字不提。

  王总倒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从他眼神里面我看出来了,他知道的。

  我咳嗽了两声,王总也知道,这事情不能说的。

  他朝我会意地现了下头。

  不过我还蛮担心这矩子来找我麻烦,那家伙属狗脸的,说什么时候不讲理就会什么时候不讲理,他这人性情不定。属于人们口中的“疯子“一类的,很难用常理推测。不过嘛,到了足智多谋的我的手里,老子玩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