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啊,你真的是冤枉我了,我对你的心简直就是日月可昭啊!”随后我就将这些钱的由来说了一遍,怕老道不相信我还增加了一些没有的剧情,例如陈媛媛跪着求我收下这些钱,徐天十分大方的一分钱都没要,之类的话语,我觉得我说的一定是很好的,很令人相信的,可是为什么老道脸上全是不相信呢!我正准备滔滔不绝的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老道终于忍不住的说。

  “好了,好了,徒儿,为师相信你,但是现在为师要跟你说句话。”我立马停住了嘴,等着老道继续说下去:“昨日与那邪修一战,为师身受重伤,再加上前段时间受的伤,这两道伤加起来,想来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好,但是邪修修炼之日不可以等,若是等到邪修修炼好了,那就不好办了,现在我得了陈媛媛的鬼牙,也急于去炼成丹药,所以我要离开这里,回山好好养伤。”老道幽幽的说,我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什么邪修?这是第二次听到了,我想大概就跟昨天老道受伤有关吧。老道就要走了,可是我什么都还没有学啊,抓鬼可是很炫酷的事情,我可不想就这样结束了啊!

  “师父,您什么都没有教我,您现在不可以走啊,要是又有什么人看上我的至阳之体,那不是死定了吗?”

  “放心吧,既然为师收你为徒,自然不会放着你不管,这个东西你先拿着。”老道拿出一本像是什么秘籍一样的东西,我赶紧接过来。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脸都绿了《葵花宝典》。卧槽!都赶上东方不败了!老道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老道就是练了这个神功?不会吧!要是老道练了这个的话,那老道不就是那啥了吗!

  “哦,不是这本!”老道看到上面的字,满脸的尴尬,抢走我手上的这本,重新拿出一本出来,这时候我看到上面的字,才大舒一口气。呼~这一次肯定没有错了吧。

  只见书上写着:钟馗门派,捉鬼大成。八个大字,想来这就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捉鬼宝物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看,然后就傻眼了,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上面都是繁体字,这也就算了,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好像还都是文言文!

  卧槽!这不是要老子的命吗?我可是一个语文没有及过格的人啊!“师父,这个有没有通俗一点的,容易懂的?”我只能嬉皮笑脸的等着老道交出简单点的秘笈了,这个东西实在是太难懂了。

  “通俗的?容易懂的?你不知道吧?这只是所有门派秘笈中最简单的一种,你要最简单的怎么可能!”老道没好气的说,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这不是在折磨我吗?这一个字都不认识,我还怎么学法术啊?怎么捉鬼啊?看来我还没有捉到鬼,鬼就把我给吃了。

  “放心吧,又不是要你一个人学,我给你一样宝物,她会保护你,还会告诉你怎么练习捉鬼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想抱着老道的大腿,哭天喊地的说:师父啊,知我者一定是你啊,对我最好的人一定是你啊,居然还帮我找了一个帮手!实在是太开心了!

  “师父,是一个人吗?是不是我师兄?或者是师姐?要是美丽的师姐就最好了!”我无限的幻想着我跟美丽师姐一同练习捉鬼的场面,不知道门派中有没有男女双修的术法,要是有的话简直就是太美妙了!

  “这个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你先把这个东西收起来,她会来找你的。”老道取出一块小小的黑色石头,然后交给我,我看着这石头,怎么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好的宝物,可是没办法,老大每次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可以捉鬼,我想这个东西也不例外。

  “师父要是他不来找我怎么办?”我的担心是肯定的要是对方赖着不来怎么办?要是我遇到鬼了,不还是我一个人应付?不行,这样很不保险啊!

  “哈哈,没事的,只要你有这个墨灵,她一定会出来的,时间不早了,为师也该走了,昨天带回来的那个小女孩,为师算了一下,这女孩已经不能进入轮回了,为师只能带回山,看看那里的环境能不能净化了。”

  老道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昨天我们还带回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原本想着忙完事情看看能不能超度送她去轮回,却没有想到已经不能去轮回了,我忍不住的叹息了一下,希望老道有办法吧。

  接着我就送老道去了火车站,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火车站的人还有很多,买一张票都好难,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转去汽车站了,还好赶上了最后一班车,我装模作样的舍不得老道走,老道还颇有感慨的说我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可是老道怎么知道,我留下几滴眼泪就是想要老道一时心软不走了,没想到老道走还是走了,但是交给我一小瓶液体,说这个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救我一命。

  听老道这么一说,我又硬逼出了几滴眼泪,一直等到老道走了。我兴奋的怀揣着宝物,有趣吃了个夜宵才回到宿舍,途径殡仪馆的时候,看到哪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感觉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回到宿舍已经快十点了,这时候才想起来!MD我忘记了做作业!明天一定又会被徐美莲那老巫婆骂!卧槽!不知道小胖有没有帮我解决?现在那么晚了,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人家了,算了先睡觉,老子今天跑了一整天,早就累死了!

  NA酷d匠*b网唯一正\)版$,V其Y他D都是)盗7版/

  我眯着眼睛,没有一会就睡着了,睡梦中,自己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身着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校服小姑娘正蹲在地上不知道看什么,我走过去,轻轻的拍在小姑娘的肩膀上,小姑娘一回头,就是一个骷髅!

  “啊!”我尖叫的起来,才发现自己居然汗湿了枕头,再看向窗外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卧槽!我为什么感觉自己猜躺下啊,也没有像那么多,背起书包就去了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