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也纳闷,就说:“师父你堂堂一个大师,咋还能被城管打了啊,鬼都不怕,你还怕他们啊?”

  谁知老道一听,倒是不屑地说,我只打鬼,不打人!

  我又是一阵无语,心想得了,不管老道说的真假了,先请他吃顿饭再说吧,就当是拜师宴吧,吃饱了也好去收了陈媛媛。

  接着我就用我那仅有的四块九,给老道买了一碗面,原价是五块的,老板认识我,就给我便宜了一毛。

  吃完之后,我就带着老道去了我宿舍,在去宿舍的路上,我心里还是挺怕的,但看着一脸自信的老道,我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到了宿舍楼下,我小心翼翼的给老道指了指我的房间说:“师父,这边第二个房间,就是我的,女鬼就在里面呢!”

  老道点了点头,接着从他那邋遢的道服里面掏出了一个破旧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黄色的药丸,递给了我:“乖徒儿,这粒是清心丸,你拿着给女鬼吃了,她就会脱离那邪修的控制,届时,就会很容易收服她了!”

  “啥?您这意思是让我给女鬼吃这个东西啊?”我当即就傻了眼,我还指望着老道出马将女鬼降了,万万没有想到还让我给女鬼吃这个,我哪能愿意啊,就赶忙说:“师父啊,你直接去降了这女鬼不就完了,还让我去干啥!”

  “乖徒儿,我现在要是有能力,降了这女鬼还用的着让你给她吃这清心丹啊!”老道摇了摇头说。

  “你不是说,区区女鬼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吗,咋又说没有能力降了这女鬼啊?”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好滴东东。

  “唉,这说来话长啊。”老道叹了口气说:“我是因为之前受了重伤,修为不足以前的千分之一,所以现在才没有能力降了那女鬼,要是我全盛时期,嘿嘿,一只手就能灭了她!”

  我听了那是满头黑线啊,千分之一,你咋不说万分之一啊,我想着这老头刚才按着拜师的时候,力气可不小啊,最少得是成年人的两倍,要是再变大一千倍,那不就是他一个人就等于两千个人的力量?

  切,这不是胡说八道么?就算他懂点鬼神的,也不可能有那么大力气!

  我估计是这老道本事的法力就不咋滴,但也有心抓鬼,所以就把自己吹捧到天上,已好把我骗过来好帮他,这下可好,他不仅不能帮我收鬼,还得让我去给女鬼吃着清心丸,可是那女鬼根本不吃东西,我就算给她,她也不会吃啊!

  接着我就给老道说,女鬼不吃东西的事。

  老道听了先是眉头一皱,接着老脸猥琐了起来他说:“不用担心,为师给你想了个法,你先把这个丹药给含在嘴里,那女鬼不是想给你办事吗?

  g更x新最快/s上u酷匠网

  你就给她办事,等她和你亲的时候,你就把药丸吐她嘴里!等你喂好药了,为师在出现,替你收了那女鬼!”

  我有点震惊了,我问他,师父你咋知道她想给我办事的?”

  老道猥琐的一笑,有些羡慕的回道:“那女鬼想最快的吸收你的阳气,就是和你办事,办事的话一夜就能搞定你,不办事得吸个把星期,谁不想来个快,来个舒服滴,所以她肯定想和你办事啊,啧啧,至阳之体还真令人羡慕啊!”

  听了他这羡慕的话,我有些无语,心想,这老道一把年纪了和本屌一样,还是个处男吧,这得寂寞空虚多少年了,不然他咋连上女鬼的心思都有?

  不过,他这个办法虽然猥琐点,但也是个好办法,可我一想陈媛媛是个鬼,我要给她去办事,心里就发毛,尤其是她身上那冰冷的感觉,我就打心眼里打寒,怕的要死,咋说我也不想去啊。

  就哭丧着脸说:”师父,我不去行吗”

  老道见我不想去,就说你不去,可就没有办法收服这女鬼了,到时候她缠住你,吸光了你的阳气,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他这话真是打中我的命脉了,我还年轻,还是个处男,还是小命要紧啊,无奈,我只好答应了老道。

  随后,老道把那粒清心丸给了我,说:“你是至阳之体,那女鬼只是想吸了你的阳气,不会用其他的手段杀你,你不用怕!”还一再嘱咐,一定要把整粒药丸都要放在女鬼的嘴里!

  我小鸡啄米似得点头,老道的话让我心安了下来,这女鬼只能吸我的阳气,想吸干我起码得一个星期,所以这次去给她吃药,本屌的命,还是能保下来的!

  接着我一咬牙就上了楼,老道则是给做贼似得,蹑手蹑脚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看着又一阵无语,胆子咋比我还小。

  这楼梯本身也不长,平常我走惯了,也从来没觉得害怕,但一想我宿舍里面有个女鬼,我就感觉阴森森的,心里非常紧张的,感觉双腿给灌铅似得,走了老半天才颤巍巍的上了二楼。

  此刻,整栋楼里安静异常,我似乎都能听到我心脏狂跳的声音,我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见老道正一脸害怕的站在楼梯口看着我,对着我做了做手势,那意思是让我进去。

  我心里害怕,哀求了老道一眼,他还是给我做了个手势,没有办法,我才攥紧了手里的清心丸,大胆的推开门。

  一进门,我就闻到了弥漫在屋里的那股奇特的异香,比中午离开那会更加的浓烈了,抬头一看,陈媛媛还是站在墙角看着电视,这时我心里就一阵发毛,感觉周围都是阴森森的,她更是可怕的很,我害怕极了,双腿不由的往后退了退。

  她见我来了,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说:“你回来了!”

  “嗯,嗯....我回来了!”

  我一看她漂亮惨白的脸蛋,心中一愣,想想她是鬼,我就害怕的要命,不过我得镇定,不然被陈媛媛发现,我可就完蛋了。

  接着她就说,她自己在屋里等我等的好着急,说她想我了。

  一听她说她想我了,我浑身就打寒颤,那不是吸老子的阳气么?但现在她这么说,我也松了口气,她没有发现我的异样,看来老子的还是挺镇定的。

  我定了定神,就摆出一副饥渴的样子,猥琐的说:“你想我,是想和我干嘛啊?”

  “讨厌,你说想和你干嘛,当然是昨天没做的事情!”陈媛媛羞涩的说道。

  我一听她想那个,心中一喜,我琢磨着咋给她说呢,她既然说想好,也省的我说了,就猥琐的笑,说:“好啊,我可是想了一天了!”

  “真讨厌,你不嫌人家身上凉了嘛?”陈媛媛好像很饥渴,一把就搂住了我,还娇滴滴的说。

  听着她娇滴滴的声音,那叫一个勾魂啊,我感觉心里都发酥了,只可惜啊她是鬼,不是人,要是她生前对我这样,那该得多好吧!

  不过,时间急迫,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意淫,再说她现在身上实在是太凉了,我快受不了了。就立马反搂住了陈媛媛,趁着她抱住我的时候,背着她把攥在手里的药丸,悄悄的放在了嘴里。

  那粒药丸很小,放在嘴里也不妨碍我说话,我心里怕的要死,只想快点结束,就赶紧装着饥渴的说:“嘿嘿,你不是说亲热,亲热,身子就能热了吗?咱们快点吧,我受不了!”

  陈媛媛也很很配合我,我这么一说,她当即就点了点头,说:“你慢点,我怕疼!”

  我心里又是一喜,她这么说,是对我没有怀疑了,这离成功就一步之遥了,只要把药丸吐进女鬼的嘴里,就行了。

  我赶紧说:“不用怕,我会很温柔的!

  接着,我就抱着她上了床,当我低下头要去亲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忽然露出很诡异的笑容,她说:“你就这么想亲我?”

  我当时哪里顾得上看她的笑容,就是想亲她,把药丸弄她嘴里去,就说:“是啊,是啊!亲亲就热了嘛!”

  “呵呵,那我要是变成本来面目呢?你还亲吗?”她轻轻一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神,只见她面容一变,整个脸都浮肿溃烂了。

  我顿时,露出了便秘的表情,大吼一声:“鬼啊!!”

  虽然我知道了陈媛媛是鬼,但是见了她这幅鬼容,还是把我吓得不轻。

  我赶紧从床上跳了下去,想逃出去,我知道陈媛媛能把她的真容露出来,就肯定是发现了我和老道的事情。

  我也来不及想她咋能发现我和老道的事情的,就想打开门逃出去,可我到了门前,却发现门无论我怎么摇晃,门都打不开,我往后一瞧,陈媛媛正一步步向我飘了过来,整个脸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惨白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阴森森盯着我,冷冷的说:“你这个负心汉,刚才你和老头子说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你和他竟然合伙来害我,我要杀你!”

  说着,就露出了她嘴里鲜红的獠牙,向我飘了过来,那模样可真是要帮我个杀了,我都怀疑老道那个理论正不正确了,万一这女鬼一动怒直接干了我,那咋办?

  我吓得大叫,想打开这该死的门,可就是打不开,也许是危难的时候激发了我的潜能,我竟然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踹开门之后,我就使了吃奶的劲儿,往楼梯口跑,可我当跑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整个走廊变得又暗又长,无论我怎么跑,都到不了楼梯口,仿佛是一条无尽路一般!

  这是鬼打墙?妈呀!

  我这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真的快吓死了,我就大声向老道呼救,可是我怎么喊,却发现自己只是能张嘴而已,根本就发不出来声音。

  求救无援,我心里就更害怕了,就在这时,一股特殊的异香弥漫在走廊里,陈媛媛的声影未遂而纸,她凄厉的叫了一声,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想动,想躲开,却发现身体僵硬无比,一点都动不了,遇到这情况,我都快吓傻了,觉得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这回要死在这里啊,老子还是处男啊,死在这我不甘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