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能?我差点叫了出来,难道那猥琐的老道,说的是真的?

  陈媛媛真是个女鬼?!

  我都快被吓蒙了,脸也惨白惨白的,怪不得我觉得她熟悉啊,我每次都路过教师职工兰那里,都会看上一眼,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定会记在脑袋里啊!她还说前生见过我,妈呀,真是前生见过啊!!

  我越想心里越怕,这世上,还真有鬼啊!这这....

  想想昨天晚上还和她睡一起,还想和她干那事,我浑身就发毛!

  再一想,她身上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和她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就更加确定她是个鬼了,人身上哪可能会这么凉啊,那冰冷的感觉能是人身体的温度啊!

  她还穿着高跟鞋,走路再轻,也得能发出声音啊!只有鬼能办到了。

  而且她还挺怕光的。

  想想她还在我宿舍里面,我心里就发寒,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也后悔了起来,咋不信那猥琐老道士的话啊!

  我怕极了,想着得去找那道士了,他能知道陈媛媛是鬼,还说能帮我降了她,这说明他的法力肯定不小啊,他还说会在那一直等着我,看来是真想帮我啊!

  一定得去找那猥琐的道士啊,可我转念一想啊,再去找他,我不就是孙子了吗?

  那话可是放在那了!

  我想到这,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说那么装比的话干啥,这下可好,去了就真成孙子了!

  到底是去找那猥琐老头,还是不去呢!

  我心里那个天人交战啊!

  想了一会儿,我又骂了我一句煞笔,当孙子咋了又,总不比自个的命重要吧!再说了,他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按年纪来说,我还真得是他孙子!

  这样我心里就想开了,不过,我一想我竟然把一个女鬼领宿舍去了,还和她发生了点暧昧的关系,我全身就又打起了哆嗦!然后满脑子都是这事,越想越发毛。

  我一刻也不想在学校里面待下去了,得赶紧找那猥琐老道,要是他走了,我可就玩完了!

  我正想着找个啥理由能出去,小胖敲了敲我的胳膊,就问我:“你咋了,脸咋白了,张兴壮今天都走了,你还怕啥?”

  我咽了咽口水,我说:“我,我不是怕张兴壮,我是觉得这天有点冷!”

  我没有把女鬼领家里面的事情告诉小胖,因为我把这事说出去,小胖肯定会不信,还得觉得我吹牛逼,就算他信了,他还不得和我一样吓个半死,他对我这么好,我可不能把他给牵扯起来。

  小胖听我说的,看了看天,奇怪的说:“今天太阳这么大,你咋还觉得冷啊?你是不是得病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倒灵光一闪啊,装病的话,不就能提前出去了?况且我是真的“病了”班主任都知道的事!

  接着,我就给小胖说,我可能真是病了,小胖真的很仗义,我刚说,他就给政治老师说,我得病了!

  政治老师正讲课到兴头上,一看是小胖说话,顿时脸就拉下去了,说,得病了那就赶紧去医院!

  然后就让吴东升带我去办公室找徐凤莲开请假条,她不在,就让年级主任王建彪给我开,他见我满脸煞白,也吓得不轻,就赶紧给我开,让我去医院。

  就这样,我就走出了教学楼,路过教师职工栏,我下意识的往那瞧了一眼,就看了一眼陈媛媛的照片,没把我给吓死,真的和我宿舍里的那位长得一模一样啊,只是脸色没有那么苍白,嘴唇没有那么红.....

  我赶紧去了车棚,想牵我的自行车,可是到那,我就傻眼了,我那车子竟然被压扁了,根本就不能骑,我恨得直咬牙,不用说这肯定是狗日的张兴壮干的!

  马哥逼得,老子的咋这么衰啊,被张兴壮他们欺负成这样,还吊个女鬼回家,等会儿还得当孙子,干脆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我摇了摇头,也不管车子了,就赶紧出学校,去中午见老头的那地,狂跑而去。

  我到了那一瞧,那老头还真的呆在那,只不过变得鼻青脸肿了,像是被谁揍了一样,这会儿,正苦着脸坐在那!

  不过,他一瞧我来了,原本还苦着的脸,顿时又露出猥琐的笑容,他有些得意的说:“孙子,我说的没错吧,你肯定得回来找我!嘿嘿,这下你可就真成孙子了!哈哈”

  我瞧着他那得意得劲儿了,我真想揍死他,但这是非常时期,他想咋喊就咋喊吧,叫我啥都行,先保住小命再说,我赶忙对着他一阵求救,我说:“大师,救救我吧,您说的真没错啊,我昨天晚上带回来的那女人,真是个鬼啊!”

  那老头一听,脸上又露出了得意外加猥琐的笑容,看着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他敲了敲我的头说:“跪下,拜师!”

  “啊,拜师?这不太好吧!您不是帮我解难么?”我说。

  “有什么不好,本天师不让你当孙子,还收你为徒,那是你一百辈子修来的福分,快跪下吧你!”那猥琐老头得意捋了捋他那没多少的胡子,接着不由分说的,一把将我按倒在地,按着我的头给他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

  我下意识的想挣开他,可是我发现他的劲儿,还真他妈的大啊,感觉身体像是被铁钳子给按住了一样,无论我怎么用劲儿,都挣脱不开。

  磕完头,老头一改他那猥琐的常态,脸色一正说:“本人乃是抓鬼大师,钟馗第二百四十九代传人,法号天机,现在开始,你就正式是我徒弟了,也就是钟馗的第二百五十代传人!”

  他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法号田鸡,这老头真是有病啊,还给自己起了个田鸡的法号,我可记得这田鸡是叫癞蛤蟆啊!

  而且吧,这钟馗,那可是门神啊,传说他是变成鬼之后才开始抓恶鬼的,这老头说是他的传人,难不成鬼还能教人道术?这也太假了吧,不用说这钟馗多少代传人,那也是他胡诌的,一代二十年吧,二百五十代,这不是五千年了?钟馗离现在有五千年了?明显是瞎说啊,我觉得他当时就故意想提高自个的身份,明显的是个老骗子,说什么二百五十代,这分明就是故意说我是二百五啊!

  想想,我心里就那个郁闷啊!

  老头看着我一愣一愣,可能觉得他的名头把我给镇住了,老脸上又得意了起来,他嘿嘿一笑说:“乖徒儿,你现在刚刚入我门下,肯定不知道入我门下的好处,等你加入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这其中的好处了!

  被这老头逼着拜师,得了个便宜师父,我心里虽不想承认,但我的小命也只有这猥琐老头能救了,拜他为师就拜他为师吧!

  不过,瞧着他那身破破烂烂的行头,再看他那鼻青脸肿的脸,对于加入他门下的好处,我可不敢相信,能不拖累我,那就万事大吉了。

  我也就不管老头说的是真是假了,先把这一关给过了再说其他的吧,于是,我赶紧点了点头,一脸恭敬的说:“是,是,徒儿知道啦!”

  说完这些,我就问老头:“师傅啊,您老什么时候去收那女鬼啊,她在我宿舍里面呆着我心里放心不下啊!”

  酷e/匠I网…i正版首Y发)(

  他听了这,脸上倒是一点不急,很和淡定的说:“不急,不急,有为师在,区区女鬼而已不用放在心上,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女鬼为什么要跟着你回家,而为师又为什么要收你为徒呢?”

  虽然这老头说的那么不靠谱,但我还真想知道,陈媛媛为什么跟着我,他为啥收我为徒,就恭敬的说:“还望师傅解答!”

  “为师问你,你是不是九二年十二月,二十八,六点生的?”老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起来。

  我有些吃惊,老头说的还真对,我就是那天生的,只是具体几点我不太清楚了,我就问老头:“师父,你怎么知道的啊?”

  “92年是壬申年,属于阳年,而十二月二十八号,乃是腊月初五,此为阳月,阳日,六点为卯时,是阳时,你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生之人,命中含有四阳,身上阳气远超他人,乃是至阳之人,我之所以看出来你是至阳之人,还是因为今天上午,我看到你全身被阴气缠绕,按照常身体肯定早就应该没了生机,而你却还活着,当即我就断定你是至阳之体,这体质可是万中无一啊,再看你的面相,就能推算出来你的生辰八字!”老道挠了挠屁股说。

  我听了心里一阵阵发寒啊,合着陈媛媛从一开始就要弄死我啊,如果我不是那至阳之体,我可不就被她给杀了吗?

  这老头收我为徒,大概就是因为我是至阳之体吧,那女鬼来找我,大概也就是因为我是至阳之体。

  我想的果真也没错,接着老道告诉我,他愿意收我为徒就是因为我是至阳之体,这可是修炼道术的最佳体质,修炼速度,啧啧,那是快的不得了,老道说的时候也是目露羡慕之色。

  而那女鬼来找我也是因为我是至阳之体,按照常理来说,我这种至阳之体,体内阳气过重,鬼魂是躲之不及啊,那女鬼之所以不怕我,还来找我,是因为她被一个邪修给控制住了,给她体内狂输了大量的阴气,所以现在也不怕我这种至阳之体,那个邪修为了炼制一种丹药,便控制冤死的女鬼去寻找至阳之体的人,利用女鬼将他们体内的纯正的阳气给吸食过来,然后再用这些纯正的阳气,炼制他所需的丹药。

  然后我问老道,我说我早上起来,为啥觉得身体虚的要死,给打飞机过渡似得,老道回我说,是因为那女鬼昨天晚上吸了你的阳气,所以你觉得虚,要这么下去,用不了一个星期,你身上的阳气就得被吸干!

  我听了差点又把我给吓尿,怪不得陈媛媛老说她吃过饭了,原来是吸了我的阳气吸饱了,草,我煞笔还给她买饭!

  她身上的那香气,我估计就是她身上的阴气,想着我感觉我背后发凉啊。

  老道之所以出现在这个地方,也并非巧合,因为他知道了那个邪修的意图,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必须阻止,于是,便四处收服被那名邪修控制放出的冤死女鬼!

  这些话,真心觉得有点光怪陆离,要是平常听了这些话,肯定觉得他们是胡说八道,但是经历先前的事,想想我领回家的陈媛媛,我不信也得信了。

  想起来她,又想到她在我宿舍,我还和她睡一张床,我心里又是一阵发毛,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我就问老道:“师父现在可以去收了那女鬼了吧?”

  老道摇了摇头,脸色一正说:“这事不急,有一件天大事,咱们还得去先处理!”

  我瞧着他这样,觉得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就问他什么事啊?

  他突然搓了搓手,嘿嘿一笑说:“嘿嘿,乖徒儿啊,刚才算卦吃饭的家伙,被城管给强行拿走了,为师这一天没吃饭了,能先吃了饭再去吗?”

  “呃....”

  我听了差点没晕倒,怪不得看他咋鼻青脸肿的,原来是被城管给打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