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头见使计不成,竟然把陈媛媛说是女鬼,草,真特么的无语了!要是有鬼,也是你这个老色鬼!

  他能这么说,就足以说明,这猥琐老头是百分百是对陈媛媛打的注意,我又不是傻子,咋可能让他骗?

  我说:“那你的意思,是不是得让我把你带过去,让你降了那女鬼啊?”

  “对啊,对啊,孙子,你可真聪明呀,来快点带我去吧,让我降了那女鬼!”老头脸色一喜,迫不及待说道。

  我看他那样都觉得好笑,咋可能带他去,我冷笑道:“呵呵,老头,我可没带什么女人回家,你也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不然的话,我就报警抓你了!”

  我说报警抓他,果真把这老头给吓住了,他也不敢对我纠缠,就是在我走的时候,一脸自信的给我说:“孙子,现在不信是吧?好,我就在这等你,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来找我的!”

  我对他这话嗤之以鼻,这都是算卦的惯用伎俩,见骗不成,就故意说这之类的话,我老家那里的二瞎子都是这样骗人的。

  我走之前还给他放了一句话,说:“老头,我要是真的来找你,我就是孙子!”

  我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句话是我这辈子说的最后悔的话啊,我还真回去找了那猥琐老头,当了孙子!

  从老头走之后,我就直奔诊所去了,那诊所的医生原来正本着脸看电视,但一听我说来开得病证明的,那没有表情的脸上,立刻就来了笑容,而且是很灿烂的那种,他热情异常的说:“弟弟,你想开什么病的证明啊,我这么里下到感冒发烧的小病,上到梅毒,艾滋的大病证明,都可以给开的哟!你想要哪一种啊?”

  我一听梅毒,艾滋啥的,就觉得瘆得慌,我要那证明也没用,就说:“给我开个发烧证明就行!”

  “哦,发烧证明啊!”他一听是小病的证明,热情就减了大半,他看了我一眼又劝说:“真不要那些大病的证明了?那些大病的证明虽然贵了点,但是管用啊,比如你要是开个艾滋病的证明,你不去上学,学校都不会管你!还有那梅毒啊,传染病啥的,你想去上学,学校都不会让你去啊!对了,还有白血病啥的,呼吁社会,没准还能赚钱呢!”

  我一阵无语啊,得了这些病,我确实不用上学去了,可老子这一辈子也完蛋了,于是我就摇了摇头说:“我不要那些,我就要发烧的!”

  “那好吧,一百块钱一张!”医生见我坚决不要,也就没有再推销,脸又拉了下来,不痛不痒的说。

  “啥?一百块,上个星期六我和我同学来,不是五十吗?咋变一百了?”听到价格我吓了一跳。

  那医生白了我一眼道:“上个星期六是补课时段,我们诊所是人性化的,那个时候是打五折!”

  我听了差点没吐血出来,你还人性化,随便开个证明,写几个字,就赚一百,你黑不黑心啊!

  我身上就八十四块九,没这么多钱,最后软磨硬泡的,以七十块钱成交了,从那黑心诊所出来,我肉疼的要死,接着我又花了十块钱,买了两份盒饭,才回的宿舍。

  回到宿舍,我就闻着一股异香弥漫在宿舍里,这香味是陈媛媛身上的香,我闻着这香味,心想,有个女人在宿舍里就是好啊!不过不能那个,可惜,可惜啊!

  此时,陈媛媛还是站在阴暗的墙角看电视,只不过,她换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好像有阳光照过来了,感觉她就给怕阳光似得,我看到这里,心想,鬼都怕光,那老头说的不会真得吧?陈媛媛真是鬼?

  我心里有些打颤,就试探的问她:“你咋不站在阳光的地方,那里暖和啊?”

  她白了我一眼,说:“哼,站在阳光底下晒黑了咋办?我可不喜欢黑。”

  我一听是这么个理,女孩都不喜欢把自己的皮肤晒黑的,也就把那猥琐老道的话置之脑后了,接着我就盒饭给她了,可她就是不吃,说她昨天晚上真的吃过了,我心想,她昨天还真出去吃了?

  哎呀,算了,不吃就不吃吧,我算是饿坏了,把两份盒饭都吃了光光的,只不过我闻着屋里那香味,我就感觉精神有点萎靡,想睡觉,但张壮那档子的事,心里有点慌,也睡不着。

  到了下午,我的心里就更慌了起来,马上就得去学校了,那张壮找我麻烦咋办?

  张壮要是说给我单挑,他瘦的给竹竿子似得,我两下子就能搞定他,可是他人多啊,想想以前他们一伙人打人的场景,我就吓得要命。

  我想着要不,躲两天再去学校?

  可要是躲两天,徐凤莲那肥婆还不得把我开除了啊,到时候我可是无颜见爹娘了,老爹老娘辛辛苦苦从大农村,把我送去淮海一中,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可是我回去不得挨他们的揍啊?

  我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接着我心里一横,去学校!宁愿被揍,也不能让我父母失望!

  不就挨顿揍吗?虽然疼点,但那又咋了,总比看父母失望的眼神好!

  再者说了,要是那狗日的张壮来揍我,我就还手,揍得时候只揍他一个,看看最后谁T,M的挨揍挨的狠!

  心中有了决议,我就回学校了,走的时候陈媛媛还说让我早点回来,我听了心里面一暖,想着宿舍里面能有个女人,真是幸福啊!

  最)新a!章节?i上酷=H匠网$“

  回了班级,见到了同位吕乐彬,也就是给我打电话的小胖,他整天就知道吃,不停的往他嘴里塞东西,年龄才十七,就有一米八五的个子,两百斤的体重,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移动缓慢的胖子,他也就脸圆一点,给人的错觉就是胖,但身体非常灵活,全身的肌肉更是这个年龄段里的人不该有的,依他那体格打四五个人都不成问题。

  他唯一的缺点,就是胆子太小,比我的还小,谁欺负他,他都还不手,这导致着他在班里面经常受人欺负,他一见我来了,吓了一跳,立刻停止了进食,他瞪着两眼说:“你咋来了,那张壮上午来找你麻烦呢!你赶紧走吧!”

  我摇了摇说:“不走了,他要是来,我就和他干!”

  小胖一听摸了摸我的脑门,说:“李群,你是不是发烧了,你给他干,那不是找揍吗,难道你不怕挨揍?”

  我说:“怕又得怎么样?再怕也得上!总比他只揍我,我不还好吧!”

  他点了点头,说也是,但他还是想让我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心里苦笑不已啊,我也想走啊,要不是那肥婆徐凤莲逼着我,我根本也不会来学校,可现在走是不行了,我挨揍,总比让我父母失望的好!

  他说完那些,就不在说话了,也不吃东西,就坐在位子上,低着头像是思考啥问题,第一节课铃声响了,他突然就转过头来,给我说:“李群,你要是真给张壮干,我就帮你,咱俩一起给他干!”

  我身子猛地一愣,真没有想到小胖会说这些话,我说:“真的?”

  “真的!”他点了点头,目光很真诚,一字一言的说:“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兄弟,虽然我也怕张壮,但是我不能看着我兄弟,被人欺负!”

  看着他那真诚的目光,我心中一暖,患难才见真情,这就是兄弟情义啊,有他在的话,张壮那伙人,还真说不定打不过我们,到时候挨打的还不知道是谁!

  想到这我就挺振奋了起来,下面我们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该怎么对付张壮,最后一致决定,等张壮来了,就给他们动板凳,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张壮那家伙也就是欺软怕硬的混混而已,只要拿着板凳估计他都不敢上了,接着我们俩就紧张着等着那狗日的张壮来!

  下了第一节课,我还去了徐晓丽的办公室,把证明给了她,她见了我还真得病了,就冷哼了句,警告我以后老实的,别动不动就逃课,我听了一阵无语,她没有眼嘛?

  到了第三节课下课,我们班长,也就是我们班里的富二代,刘飞竟然找我了,说:“张壮今天下午没有上课,是去网吧玩游戏了,你不用逃课提前走了,今天上午你没来,班主任差点就告诉年级主任了,等晚上放了学再走吧,不然班主任对你又有意见了!”

  听到这话,我和小胖的心里都是一松,也觉得挺奇怪的,刘飞据说他家族的身价好几亿,是个名副其实的公子哥,平常根本瞧不起我这种穷学生,也不愿意搭理,这会儿,咋能给我说出这么个消息?

  我心里虽然不明白,但还是赶紧给他说了声谢谢,他说,没事,都是一个班的,哪能看着班里的人被外班的人欺负啊!

  听了他的话,我想可能他真是因为一个班的不能被外班的人欺负,才给我说的这个消息吧,心里挺感激的。

  张壮今天不在学校,我们俩个人的心里面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小胖又重新开始吃了起来,一个劲的往嘴里填,上了课还不停,把正在台上的新来的美女政治老师气得不轻,说:“这是上课,不是吃喝拉撒的地方!”

  她这么一说,全班人哄堂大笑起来,小胖也没好意思在吃下去,只是嘴里小声的念叨有词:“哼,八婆,这么丑,还不让老子吃饭!”

  我听了就有点惊讶了,我说,这个新来的政治老师,长得不是挺漂亮的嘛,你为啥说她丑啊?

  小胖鼻子里面哼了句,不屑的说,那要是看和谁比了,要是和以前的政治老师比,她根本不算是美女!

  以前的政治老师?

  我有点疑惑了,以前的政治老师不是男的吗?咋是美女了?我又不是没见过!

  小胖白了我一眼,接着神色就变得黯淡了起来,像是遇到了啥伤心事一般,他说:“唉,你还记得前几个月,你请假回家那会儿嘛,就在那个时候,咱们班里来了个真正的美女老师,只不过,她只教了两节课,她就离开了,所以你不知道!”

  “离开也没事啊,哪天说不定还能回咱们学校呢!”我安慰小胖说,能让他这么上心的女老师,那肯定是极品美女,说不准比呆在我宿舍里面的陈媛媛还好漂亮呢!她也是个教师啊!现在想想陈媛媛的样子,我心里就激动的很,不知道小胖知道我宿舍里里面有这样的大美女老师,还和我睡一张床,不知道会咋想?

  谁知小胖一听,竟差点哭出来,他摇了摇头,说:“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她前几个月跳河自尽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我说:“不会吧!”

  他说:“是真的,咱们学校里面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事!”

  我听了也是暗暗叹息啊,这么漂亮的老师,竟然跳河自杀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也许是我邪恶了一点,这倒是激起了我的兴趣,我说:“那个老师长得这么漂亮,到底长什么样子啊,你有她的照片吗?”

  小胖得意的说,有!

  我有些惊讶,问他,你哪来的啊?

  他说,咱们学校那不是有个教师职工栏嘛,那里面有咱们学校老师的照片,我在那偷拍的!

  我说行啊,你小子,聪明啊!

  他又是得意一笑,接着从他手机里翻出来了那张照片,说,给你看看!

  接过手机,我就满心欢喜的看了起来,不过,当我看到照片上的女人时,我的瞳孔猛然间,扩大了好几倍,不是几十倍!心脏也跟着狂跳起来!

  照片上的女人,也就是那个死去的美女政治老师,竟然是昨天晚上跟我回家,现在呆在我宿舍里的陈媛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