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绝燚真的是太可怕了,那个时候就想到了今天的一幕,早就已经设计好了圈套,就只要我往里面钻了,我靠!我还真的怀疑那个鬼胎还不是他一早就已经设计好的了。

  “好吧,我认栽了,但是我想我还没有等到我们两个决斗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别人给干掉了,你看看我现在总是被别人缠着,我就算是想要好好的修炼也没有时间啊。”

  我继续说道:“今天好不容易用五行除阴气的方法,将他身体的阴气除掉,但是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要是以后我天天遇到这样的人,那我怎么可以好好的修炼啊?”

  “我看等我修炼个几十年,也是现在的这个水平,到时候你跟我打起来,也没有一点的力气不是吗?”我说道。

  哼!想要我乖乖的跟你决斗?还是先做点什么事情吧。我才不是那种乖乖的人,说要跟我决斗,我就乖乖的决斗,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就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真的还丢人现眼!”任绝燚极其鄙视的说道,这怎么鄙视一眼就看到了。

  我靠!你要是觉得我丢人现眼魔就自己来啊?

  任绝燚说道:“五行除阴气的确不错,但是你不知道这里面是有缺陷的吗?你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应该知道,你除掉阴气,施术的人会受到反噬,要是你施了这样的法术,你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看着破掉自己的法术吗?”

  我靠!我也知道啊,所以我才会叫欧阳振华等人好好的呆在别墅当中,还给了符咒,但是我怎么想到还是出现了这么一件事。

  “我怎么知道她会用虚空幻境和绑架欧阳雨燕,我要是早知道了,我就不用五行除阴气了。”我说道。

  其实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还是会这样的做的,因为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方法了,要是没有其他的方法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怎么说也要冒险一下。

  “其实有更好的办法,算了看在你是我师侄的份上,我还是告诉你吧!”任绝燚说道。

  我顿时就睁大了眼睛,用句不是很好听的话来说,那就是人家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要多,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要多,说不定还真的会将欧阳宇陌的脚给治好。

  “你知道为什么胡仙儿无论付出是那么代价,都要阻止你吗?”任绝燚问道。

  我想了想,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能摇摇头。

  “你不知道也是正常,这鬼使内部的事情,你要是知道了才是奇怪了。”任绝燚说道。

  我心里那是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啊,我就说了我不知道吗,你就直接说不好了那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一个劲的说什么废话!

  但是转念一想,我要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好好的文文鬼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里面到底有什么,到时候遇到了我还可以骗骗人开溜什么的。

  “鬼使内部还会有什么事情?难道胡仙儿做的事情是鬼使指使的?而我一不小心的就弄了,所以胡仙儿才会拼了命的要跟打,所以才会不择手段?”我说道。

  “呵,要真的是你想的那个样子,那就好了,关键不是那么一回事,我还是直接告诉你吧。鬼使内部的分工十分严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十分的紧张,但是呢,鬼使的人,都怕长老会。这长老会......”任绝燚说。

  听完任绝燚说的话,我差不多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鬼使也是有等级的,按照每个人的修为和自己手下的那些鬼魂来排列,分工明确,职位明确,鬼使之中还有很多规矩。

  什么规矩呢,刚开始听到的时候,我还真的不相信,心中在想,这真的是鬼使的一个规定?为什么感觉那么不像啊?

  我就不卖关子了,直接说这个规定是什么吧,那就是不能利用鬼魂或者自身的某些道术,来危害人。

  j酷匠8j网唯一b正版O6,其他k都?是盗版

  很奇怪吧?听得时候是不是会大跌眼镜呢?为什么鬼使会有这样的规定,但是鬼使还在一个劲的害人是吧?

  没错,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最后转念一想,这还真的没有什么,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人也有好人和坏人之分,鬼使的人自然也有不遵守规定的人,这胡仙儿就是其中一个。

  根据任绝燚说的,胡仙儿好像是在练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在欧阳宇陌身上做点什么,下阴气,只是其中的一种,还有一种,那就是我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养气。

  这什么是养气我不好意思问,就怕等会是什么很简单的道术,最后我一问出来自己没有一点的面子,我可是丢不起这个脸,所以我打死都不问,装作很懂得样子,听着任绝燚说。

  听任绝燚完全说完的时候,我才算是真的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了,就是胡仙儿不仅在欧阳宇陌的身上做了阴气,还做了养气。

  只要将阴气除掉,胡仙儿不仅会受到重创,这养气也会跑掉,好像这东西一跑掉,鬼使的人就会发现,那么后果好像很严重。

  “为什么胡仙儿那么担心被鬼使的人知道?”不就是偷偷地修炼什么,违反了规定嘛,不至于对别人怎么样吧?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怎么说也不是那种很厉害的惩罚吧?

  任绝燚冷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要是觉得没什么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你以为修炼一个禁术或者违反了规定只是逐出鬼使那么简单吗?”

  我靠!难道还有别的?难道这鬼使真的很可怕?不会吧?

  “你这无知小孩,居然什么都不知道,难道墨灵就没有告诉你关于鬼使的事情?”任绝燚皱着眉头说道。

  我靠!墨灵要是说了的话,我还会来问你吗?这不是废话吗?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是肯定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的好吗?每次我问墨灵关于鬼使的事情的时候,墨灵都是含混过去,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有什么办法?

  “算了,算了,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好吧,我告诉你吧,要是违反了规定的人,被鬼使的人知道了,那就要受到鬼使最严厉的惩罚,这惩罚就是在一年一度的斗鬼大赛上成为守擂的人。”

  我靠!我再一次的不淡定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成为守擂的人?

  斗鬼大赛我倒是有点耳闻,据说就是鬼使内部的大赛,通过这类的大赛,选出鬼使当中可以当官的人,而每次的鬼使大赛就是以打擂的形式。

  鬼和鬼之间的厮杀,有时候还要人的参与,试想想,这里面到底有多么的凶残,要是成为守擂的人,那就更加糟糕了,鬼使当中最厉害的人,都要打一遍,那不是存心的找死吗?

  难怪胡仙儿会那么的紧张,不择手段都要这么做,原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原因,这里面的关节我算是想明白了,也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但是欧阳宇陌的腿。

  我还是担忧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欧阳宇陌,不知道任绝燚是不是真的会出手救他。

  任绝燚说道:“好了,这里面的事情我算是告诉你了,所以只要你不去招惹鬼使的人,他们一般是不会来对付你的,至于为什么胡仙儿这么讨厌欧阳家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任绝燚不知道也很正常,他又不是什么神仙,要是知道的话,我更会觉得很奇怪了,所以我现在还是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了。

  “这小子的脚也不是什么难题,阴气通过刚才你那么一弄,身体内的阴气也不是很多了,最多的还是养的气,只要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就好了,我告诉你一个方法,你自己琢磨怎么用吧!”任绝燚说道。

  我勒个去!我连什么是养气都不知道,还怎么以毒攻毒,虽然你给我个方法,但是我不知道这方法到底管不管用啊,要是不管用,火上浇油,越来越不好了怎么办。

  我正想问问具体的解决方法的时候,任绝燚往我的手心里放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整个人就不见了,不见了!

  这是什么速度啊,我还能真的怎么办吗?就算我练上个几十年,也达不到这样的境界啊,就好想一阵风吹过一样,这个人就不见了,我还沉浸在惊愕之中的时候,只听到墨灵说道,“呼~总算走了!”

  我勒个去!敢情这死丫头刚才一直躲在墨玉当中,一句话都不说就是为了躲避任绝燚!我靠!我开始还以为墨灵是有什么事情去了。

  我靠!害得我担心了那么久,原来是躲着任绝燚!

  “你怎么现在才出来?”我问道,听我的语气就知道我是有多么的不开心了!

  “我为什么现在不能出来呢?”墨灵说道。

  “你好歹也要出来看看那你的故人啊?”我说道。

  人家任绝燚还来问问你是不是在,你现在倒是对人家不闻不问的,这好像有点不好吧?

  “滚开!什么故人!”墨灵颇有点生气的说道。

  我勒个去!有必要那么生气吗?不是故人难道还是老相好?当然,我可不相信什么是他们是老相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