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任绝燚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明显的就是一愣,这个名字我只听过一次,那就是上次在罗刹鬼那里的时候,黑白无常说的,我记得那时候黑白无常说的时候,还带着不屑的口吻。

  但是我不会忘记,墨灵的表情,那完全是愤怒的,好像任绝燚跟她有什么血海深仇一样。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在墨灵面前提这件事,就怕触及墨灵的禁区。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墨灵现在居然主动跟我说这件事了,我一时之间倒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但是墨灵这一直不说话,我要是不说话的话,这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所以我只好开口了。

  我试探性的问:“那个任绝燚既然是我的师叔,为什么师父却不告诉我啊?”

  墨灵白了我一眼,感觉她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白痴一样,我承认每到要我思考的时候,我都会大脑短路,总会问这样白痴的问题。

  师父不告诉我,肯定是因为师叔不是我的师叔了呗,至于怎么个不是我的师叔,我想也很简单,那就是武侠片中一直演的那种,被逐出师门了!

  而且墨灵和任绝燚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不然的话,墨灵的态度不会这么强硬。

  “我跟你说吧。”墨灵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任绝燚和天师是同门师兄弟,从资质上来讲,天师的资质要比任绝燚的资质低。”

  额,资质低还可以当个传人?按理说门派中并不是长者就继任当传人的,只要是有实力的人就可以,既然师父当上了传人,那会不会是利用了什么不好的手段?

  我忍不住的打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师父呢,好歹我也是他的关门弟子,唯一一个,还是个传人,怎么能够这样说自己的师父?我真的是不肖子孙啊!

  这想法自然不能跟墨灵说,要是说出来了,还不知道怎么被墨灵狂揍,所以我还是乖乖的听墨灵说吧。

  于是墨灵便开始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这任绝燚不仅是祖师的弟子,还是祖师的儿子,唯一的儿子,至于为什么祖师有儿子,我想这个问题不需要我来回答了吧?我看以后我也是可以有儿子的。

  因为遗传的原因,这个任绝燚的道行可是很高的,这人道行一高,就容易心高气傲,就会做错事,任绝燚就是这样的人,明明有希望继承祖师的衣钵,成为钟馗传人的,可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什么呢?任绝燚居然去修炼禁术!

  其实钟馗流传下来的秘籍不仅仅是《捉鬼大成》和《五鬼行》,还有一本禁术,那可是所有法术中的禁术,因为杀伤太大,再加上修炼的人肯定会有所损伤,一直都被当做禁术被传人留着,等到下一代传人的时候在传下去的。

  这个任绝燚不是祖师的儿子嘛,想要得到这本禁术实在是太简单了,于是,自己就开始修炼禁术,居然还用童男童女活人做实验,这一下子就被祖师发现了,废了他的修为,赶出了山门。

  至于后来任绝燚怎么样了,谁都不知道,你以为故事就这样完了吗?NO!怎么可能,要是故事就这样结局了的话,还会有后来的故事吗?

  任绝燚出了山门之后,任绝燚可谓是穷困潦倒,又加上没有一点修为,这鬼是不能捉了,还好这算命的本事还在啊。

  于是任绝燚就开始了算命,在算命的领域中,就有一个叫做麻衣神算的说法,那是算命的上乘境界,达到这个层面上的人,可谓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任绝燚从小就开始学习道家法术,麻衣神算自然不在话下。

  很快,任绝燚就有了名气,有了名气就容易惹上麻烦,而任绝燚的麻烦还真的是不小,来找他麻烦的人,居然是鬼使。

  鬼使是什么人,我想都知道了,那可是茅山派的一直分支,专门养鬼炼鬼的地方,这要是在古代,那就是魔教了。

  至于鬼使对任绝燚怎么样了,无从考证,因为墨灵知道的就这么多,只是几年过去之后,墨灵跟着师父去过一趟苗疆,在那里看到了任绝燚,而且任绝燚居然和鬼使的人在一起。

  听到这,我明白了,任绝燚原来是背叛了门派,最后投诚到鬼使了啊?真不知道我的这位师叔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了,不过还是很聪明的,因为至少知道怎么保全自己。

  看来他在鬼使混的还是挺好的,看看现在简直都可以呼风唤雨了。

  “好了,我都说完了,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吧?”墨灵无奈的说道。

  知是知道了,但是我真的没有一点兴趣啊,好像说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讲到重点吧?

  任绝燚为什么要救墨灵,为什么要帮我的忙,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有点说不通理不顺啊,既然说不通,理不顺,那么就直接来问墨灵咯。

  “既然他是叛徒,为什么还会来帮我们,还告诉我怎么样才可以把你给就醒,这好像不符合逻辑吧?被赶出去的人,应该对我恨入骨髓才对啊!”

  墨灵白了我一眼,又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说道:“他是对你恨入骨髓,但是他不恨我。”

  呃......为什么我听了这个,感觉有奸情一样啊?为什么墨灵会这么说,难道他们俩以前有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这正在想入非非,墨灵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李崇,你在瞎想什么呢!”

  不好,被发现了,我得赶紧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啊“嘿嘿,没想什么,就是觉得你们以前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了,他被逐出师门了,居然还会想着你。”

  “看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墨灵瞪着我,然后继续说道:“唉,我以前是他的护使,所以他才会念及旧情,来帮我的。”

  不会吧!这是不是也太狗血了!

  “任绝燚从小身体就不好,我原本是跟着祖师的,但是祖师心疼任绝燚,就要我跟着任绝燚,护他安全。”

  酷、匠◇y网`正,●版●首#发%z

  墨灵曾经跟我说过,她是护灵使,专门来护人周全的,一般都是跟着传人的,没有想到祖师为了自己的儿子,居然将墨灵给了任绝燚,看来是溺爱,才让任绝燚为所欲为的。

  “所以在任绝燚离开山门之前,我都跟着他,还救过他几次,这一次,他不过是还恩罢了,你别多想。”

  呃......我好像没有多想什么吧?我也什么话都没有说啊,墨灵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欲盖拟彰的意思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呢?

  “我能想什么,那也就是说,任绝燚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咯,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什么,立马振奋起来:“上次在死亡谷,杀老刘头的人是不是任绝燚!”

  墨灵猛地抬起头看着我,眼神躲躲闪闪的,已经不要墨灵说话了,从墨灵的表情我就可以看出来,那个人就是任绝燚无疑,那么在火车上的那个人,也是任绝燚了。

  我不禁后怕起来,对方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要是任绝燚想对我怎么样,我连给对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没错,那次的那个人是任绝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到死亡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杀老刘头灭口。”

  墨灵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听这个语气,应该是墨灵手下留情了,但是墨灵真的可以打败那个家伙?我看不像。

  不然的话,我怎么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墨灵看着我,然后说道:“没想到几年没见,任绝燚的法术那么厉害,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李崇我觉得任绝燚迟早要对你动手。”

  对我动手?不会吧?我跟他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对我动手,感觉我就是一个冤大头了,怎么会成为武林高手要打的对象了呢?

  “不会吧!我又没有杀他亲爹奸他亲娘,为什么要回来对付我?”我心里那叫一个冤屈啊,我勒个去!这还让我找了一个仇家来了,还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因为,你是钟馗第二百五十代传人,这传人的位置应该是他的,他说过,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啊?就因为我是传人,所以要找我麻烦?还是你死我活的麻烦?

  墨灵白了我一眼,就像是在看一个不争气的人一样,我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心想,大姐,你的表情可以好点吗?

  “你可以给我争气一点吗?任绝燚又不是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的,肯定是后面自己修炼而成的,我想你肯定也可以。”

  有个美女这样的鼓励我,我应该奋起拼搏,勇往直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可是,我还是泄气了。

  人家现在已经那么厉害了,就算我努力,人家不还是在努力吗,我那不是没一点用?看来,我最后还是会被任绝燚给宰了的。

  “墨灵,我可不可以逃走?我这个师叔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怕我还没有碰到他,就被他给KO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