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什么圣人,我又不是救世主,更加不是菩萨,但是张建成下厌胜也是情不得已,若不是开放商克扣工资再加上对黎芊芊心怀不轨,张建成也不会这么义愤填膺,这次的事,就算是一点教训吧。

  要是真的把张建成关起来,我倒觉得委屈了,所以我才会在答应帮忙的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出来。

  张哲碍着答应过我,现在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放几个人走,我也什么都不说了。

  总算是大功告成了,本想着好好庆祝一下的时候,唐满文给我打电话了,一接到唐满文的电话,我的脸刹时间就不好了,两天后的确有地下拍卖会,唐满文也接到了邀请。

  而当我打听是否有秦始皇陵出来的东西时,唐满文却说不是很清楚。难道消息有误,或者是这本来就是在骗人的,还是那人故意耍我的。

  但不管是不是真的,我还是决定去那里一趟,不管有没有,只要可以让墨灵早点醒来,我怎么说也要去试试。

  “唐伯,我们去参加这个拍卖会,我以你的助手的身份进去。”

  我交代了几件事情,然后才放心下来,在心中默默的祈祷,不知道什么时候,墨灵在我心中的地位变得那么重要了。

  拍卖会在省城的郊区举办,我以唐满文助手的身份参加这次拍卖会,但是举办方有规定,每个人只能带领一名助手进入会场,原本担任唐满文的那名助手小陈,就只能跟司机坐在外面了。

  “小崇,这一次我们打算买什么?”

  唐满文只知道我要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但是不知道到底要买什么,我也没有打算告诉他,现在他问起来,我还是没有告诉他,只说等会要是那件东西出来了,我自然会告诉他。

  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总会先让前来进行拍卖的人,看看有哪些古玩是要拍卖的,因为没有墨灵在身边,我对于这些古董是一窍不通,来这里简直就是什么什么都不懂。

  所以我这个助手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用的助手,但是唐满文对这些古董倒是懂得很多,看我一脸不懂得样子,不断地给我解释,这就形成了一个大老板居然给自己的员工解释古董只是的画面了。

  “你看这个把件,真的是做的太好了,小崇啊,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怎么知道这里会举行地下拍卖会,还要我赶紧想办法来,你看到没有,这些古董都很有收藏价值,还有几件的升值空间很大。”

  在我的眼中,这些不过就是一些瓷器、废铁、烂铜,大事在唐满文的眼中就是宝贝,白花花的银子了,我只能苦笑了,我其实就不是为了这些东西来的。

  我想唐满文肯定是觉得我想在这里面得到一两件古玩,到时候再李唐开业的时候撑撑场面,可是撑撑场面何须这些东西,我那里还多的是。

  我仅仅是为了找到秦始皇陵的古玉罢了。

  “哎哟,这不是唐兄吗?这么久没见,别来无恙啊!”

  我正看着拍卖品,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不用看这个人,就知道这个人的面相肯定是尖酸刻薄的样子,等我转过身来,果然没错,看到的就是那么一个人。

  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看上去就不是好人,无意间看到唐满文的样子,只见到唐满文的脸都黑了,一脸愤怒的看着对方。

  “真是冤家路窄!”

  唐满文说道,然后带着我去另外一个展区了,可是有些人就那样不识抬举,人家不想理你,就不要有事没事的挡着别人的路了。

  “你想怎么样?”

  唐满文挺直了腰板,然后看了下这个人,冷冷的说,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唐满文这样的态度看着一个人,可想而知,唐满文是多么的生气。

  “很久没有看到唐兄了,见到了只是来大哥招呼而已,没想到唐兄这么不给面子而已。”

  我听了这话都觉得想吐了,我勒个去,这话说的还真的不脸红哈,这样的瞎话也说得出来,谁都看得出来,这些人就是来找茬的。

  “现在招呼打了,是不是可以让开了?”

  唐满文正着脸看着两个人,心情很不好,作势就要走,可是还是被人给拦住了。

  “唐兄那么急着走干嘛,难道要回去捉奸?”

  对方的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唐满文握紧着拳头,一脸的愤怒,可是强忍着还是没有动手。

  唐满文家的情况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唐满文的华美公司出现了资金紧张,一时周转不过来,好不容易筹到了一笔钱,没想到被自己的老婆给卷走了。

  这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唐满文原本就已经很惨了,还遇到自己老婆出轨的事情,这一直以来都是唐满文的心病。

  “龚青龙,你不要欺人太甚!”

  唐满文几乎是咬着牙说的,看来,唐满文还真的是很生气了,要不是这是在公众场合,唐满文说不定就已经动手了。

  “唐满文,老婆跟别人跑了这事我也不想说的,可是没办法啊,谁叫你以前在这一行那么厉害,现在你没落了,这一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龚青龙?这个人还真的有点印象,据说是唐满文以前的合作伙伴,两个人打拼了很久,但是没有想到,也就是这个伙伴,最后背叛了自己。

  所以,我也很讨厌这个人,恨不得就要将这个人暴打一段,但是这里是公众场合,我就算是想打他,也有顾虑。

  但是明的不行,暗的我还是可以的,我偷偷的捏了一个诀,口中念了一个咒语,只看到一阵黑气往龚青龙的身上窜去。

  “唐总,我们的李唐公司下个月初不是要开业了吗?我们好像还没有给龚总发请柬吧?”

  我说道,唐满文顿时明白的看着我,然后说道:“还是小崇考虑的周到,我把这件事都给忘记了,龚总,不好意思,这几天都为了李唐公司的事情忙晕了,地下的员工也把龚总给忘记了。”

  唐满文不愧是商场老手,就这么一下子,就翻转了自己不好的格局,看着龚青龙那个表情,顿时觉得好开心。

  4,更b9新A最-!快上D;酷匠、网T

  “唐满文,你就算嫉妒我现在的成就,我不能编出这样的谎言来吓唬我吧?”

  龚青龙之所以这么说,其实也是有依据的,李唐公司还没有开业,但是这名气早就已经打出去了,谁都知道那个元青花就是李唐公司的,还知道李唐公司不仅仅元青花这一件很好地古董。

  我这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就是先把名气给打出去,然后要业内的人都知道李唐,这样一来,李唐就很好的站住脚跟了。

  虽然名气打出去了,但是谁是李唐的老总,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而我是李唐的幕后老板,除了我和唐满文之外,就只有吴远航了。

  所以龚青龙不知道唐满文就是李唐的老板,也是很正常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和唐满文在骗他,只可惜,这一次还真的不是骗他的。

  “龚先生,这是我们李唐公司在开业那天的请柬,到时候我们欢迎龚先生可以来。”

  说完,我递上一张请柬,原本就想着这一次的拍卖会可以结交很多同行的人,所以就拿着请柬来了,到时候大家都可以来参加,也算是来结交一些人了。

  “这是?”

  龚青龙在看到这个的时候,脸都白了,僵硬的笑容印在脸上,看着唐满文,还是一脸的不相信,只可惜,现在就不是他相不相信的问题了。

  一开始根本就不想邀请龚青龙,但是现在也只好让龚青龙来看看,这种目中无人奸诈的小人,杀杀他的威风还是很爽的。

  “就在下个月初,龚先生一定要来。”

  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就不需要和龚青龙谈论很久了,我和唐满文又去看看别的拍卖品了,唐满文看着我,满脸的感激,我笑了笑,说道:“唐伯现在高兴还太早了,等会就有好戏看了。”

  我刚才弄得咒术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我不出手还好,这一出手,肯定要对方很难看,可惜,龚青龙就成为了那个倒霉的人了,等会好戏就要上演了。

  主持人一说话,现场立马就安静下来,我们几个人连忙坐了下来,因为我只是助手,所以只能坐在后面的观众席,根本就不能喊价,这样一来就不好跟唐满文交流了。

  不过还好,我是坐在唐满文的斜后面,唐满文只要稍微的偏偏头,就可以看到我,所以我们两个越好,只要我点头,就表示可以跟,要是我摇头,那么就不要继续跟拍了。

  拍卖会开始,美丽的礼仪小姐,推着一个小车出来,上面放着用红绸布盖着的一个小箱子,看来箱子里面就放着就要拍卖的物品了。

  在一阵欢呼中,礼仪将红绸布给打开,只见一个很好看的紫砂壶把件露了出来,这就是今天的第一件拍品。

  我笑了,这一件,不需要我说话,唐满文也是不会拍下来的,因为这是一件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