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张哲已经找到了装修队,我那叫做马不停蹄的赶过去,破除厌胜可是有很大的风险的,因为只要厌胜被破解,施术的人队第一时间发现,并且会遭受到反噬。

  今天我一下子破除了二十来户人家的厌胜,不是一个人设的厌胜还好,要是一个人施的厌胜的话,那么就很有可能遭到极大的反噬。

  所以我的赶紧找到人,不然的话,那人怕有性命之忧。

  “你们这么急急忙忙的,这是要去什么地方?”莫子琪说道。

  对于这个跟屁虫,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甩都甩不掉,只能任由她跟着我。

  “你要跟着我,就一直跟着我,不要废话,也不要碍事,要是不想跟着来,你现在就可以下车。”

  现在我心里很烦,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完全的理清,莫子琪在耳朵边像个苍蝇一样的嗡嗡,我心里真的很不爽。所以我只能狠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好吧,不说就不说。”

  莫子琪居然嘟着嘴,一生气,转过去了,好吧,这样也乐得清闲。

  到了地方,就看到张哲站在马路边等着我们,原本张哲是打算来接我们的,但是想着他还是守着那些人比较好,所以也就没有让张哲来接了,我们自己打车过来。

  (酷V4匠¤网QL正☆版y首iq发

  “怎么样?”

  “人还在里面。”

  我点点头,然后交代两个人在外面等着我,我自己进去。莫子琪开始还不肯,被我的一个眼神给逼回去了。

  这是一栋快要废弃的楼房,但还不算是危房,只是户主都要搬走了而已,装修队的人暂时住在里面,刚一走进楼房,便听到里面传来吆喝的声音,看来这群人在喝酒。

  刚一走进去,就看到四个人围在一起,坐在小板凳上面,中间放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有些小菜和几瓶酒。

  “你是什么人!”

  对方一个胖子注意到了我进来,立马就喊起来,样子看起来很警觉,我连忙嬉笑的说:“我没地方住,就先找个地方来这里住着,各位大哥能不能让我在这里住上一晚上?”

  那个胖子看了我一眼,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还好我一直以来穿的都很普通,也没有让胖子感到怀疑,胖子点点头,指了指一个角落。

  “你就住在那里吧,大晚上的别乱跑。”

  我点点头,然后走到胖子指的那个位置,还好,这天还很热,除了蚊子之外还可以住上一个晚上,我也就安心的躺了下来,悄悄地给张哲和莫子琪发了短信,要他们先回去。

  于是我便闭上眼睛,细细的听着他们的话。

  “老张这一下子又是吐的,又是躺在地上没有反应的,还真的是让人担心啊!”只听到胖子说道,看这个样子,胖子在这群人当中还是占有很高的地位的。

  “可不是嘛,你说怎么就突然这个样子呢,没了老张,我们以后怎么混饭吃!”

  说话的是个瘦子,看上去也有三十来岁,脸上胡子拉碴的,好像几天没有洗澡一样。

  “说什么说!这都是他咎由自取!说了那害人的法子不能用,他还偏不信,还一个人要了整栋楼人的事情,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我斜着眼睛看过去,说话的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头上有很多白发,说话很有底气,还带着教训的语气跟他们说。

  “师父!咱不能这么说老张啊!他都是为了你的女儿,才会想要教训一下那些王八羔子的,要换做是我,我早就阉了那家伙了。”胖子气愤的说道,想来现在已经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老三!怎么跟师父说话的,师父不还是因为我们好嘛。”瘦子说道,显然这人也是那个老者的徒弟。

  “都别说了,没看到有人在那里吗?”老者开口训斥,往我这瞥了一眼,我连忙闭上眼睛,装睡,一群人便闭上嘴,盯着那间关着门的小房间。

  “爹,不好了,小张又开始吐血了!”

  从小房间中突然出来一个女孩,身上,手上都是血,满脸的慌张,着急的都要掉出眼泪来了。

  “不好!快去看看!”

  刹那间,四个人全部往小房间跑去,很着急,那个胖子还把桌子给绊倒了,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

  听到他们的谈话,我心中差不多已经确定下来,这群人,就是在整个小区的新房中放厌胜的那些人了,而他们嘴中,还一直没有露面的小张,应该就是那个放厌胜的人。

  这个小张还真的是不要命,居然一个人放了整栋楼的厌胜,今天一下子被我除掉了二十来个,现在肯定遭受到了反噬。

  我心中一紧,连忙起身,悄声的走到小房间周围,透过那扇窗,看到里面的那些情况。

  只见他们都围着床站着,床下面放着一个铁盆,一些红色的液体溅到了边上和地上,看来真的没错,躺在床上的这个人,真的是受到了反噬。

  “爹,这可怎么办啊?小张会不会死?”

  老者看了眼床上的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神情十分悲壮。

  “自作孽不可活,我就算想救他也救不了,现在这种情况还算是好的,要是明天那个人还来破除他的厌胜,那么小张就只有死的份了。”

  “不!爹!我不要小张死,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爹,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那个小姑娘哭着说道,脸上的泪痕看的人十分的揪心,胖子和瘦子也感觉帮忙说话,只可惜,老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小姑娘的哭声便更大了。

  “我有办法!”我一手推开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胖子立马警惕的看着我,不得不说,胖子看上去很胖的样子,但是这警惕性还是很高的,一听到声音就反应过来了。

  “谁叫你进来的!”

  瘦子往前面一站,不让我继续往前面走去,到了房中,我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看来这个叫做小张的男人,流了不少的血,我心里不断的怪自己,为什么要一下子破除二十来个厌胜呢?先把人给找出来不是更好吗?

  “我可以救他!”

  除了自责,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救人,我赶紧说道。

  “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吗?你这个小屁孩,不要来打扰我们!”瘦子很不友好的看着我,显然是完全不相信我了。

  “要是我说,我真的可以救他呢?”

  瘦子近乎嘲笑的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就你?你要是可以救活他,那我就叫你一声爷爷!”

  我心中难免觉得好笑,想着这个瘦子为什么就单单和我杠上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我试试呢?”

  瘦子发觉自己上套了,脸立马就变了,看上去很不爽的样子,作势就要上前来教训我。

  “等会。”

  一直站在旁边的老者终于说话了,一双眼睛凌厉的看着我,我不由得心中一慌,原来这些人当中,最厉害的还要是这个老者了,看来小张的厌胜,很有可能就是这老者交的。

  “你说你知道怎么救他,那你知道他因为什么吐血的吗?”老者问我,一双眼睛没有一刻的放弃,一直在打量着我。

  我临危不惧,直接对上了老者的眼睛,然后很自信的说道:“反噬!”

  不仅是胖子和瘦子两人,现在就连老者的脸都变了,压低了声音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笑,保持神秘感,说道:“我想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应该是怎么救人吧?”

  老者眼中还有点的迟疑,但是这时候小张正好吐了口血,脸色异常的惨白,老者也没有办法了,只好让我先去试试。

  还好,以前在学《捉鬼大成》的时候,因为一时好奇,就问了墨灵关于破除厌胜的方法,顺便还知道了怎么排除遭到反噬,自身受到的伤害。

  当时只是觉得很好奇,于是就多学了两遍,没有想到现在自己居然就用到了,现在可以来救嚣张了,也算是积了功德了。

  忙活了大半天,小张的情况总算是好点了,脸色也渐渐的出现了红润,问我也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胖子一脸不友好的看着我,我轻轻一笑,然后说道:“一个普通人!”

  “别跟我打马虎眼!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厌胜,还正好出现在这里。”

  不得不说胖子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很强,很快就猜出来我是故意出现在这里的,但是可惜,我还是不能透露出自己的身份。

  “就算知道我是谁又有什么用呢?自作孽,不可活,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孽,我想你们也清楚他做了什么,要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命,就要将自己种下的孽果给拔了,不然的话,后半生,定不会好过。”

  “你!”

  胖子还想说什么话,被老者给拦住了,拦着看着我,说:“你既然知道厌胜,也知道破除反噬的方法,我想你一定是行内人吧?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些厌胜,也是你破除的吧?”

  我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我靠!被发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