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张大爷沉思的样子,我着急的问到底怎么回事,张大爷却好像陷入沉思中还没有醒过来一样。

  还好一直在屋里的小张叔插口说话了。

  “每次我爹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卡壳,还是我来说吧。”然后我就开始听小张叔说。

  小张叔长得不赖,而且人又好,要不是小张叔这些年来一直卧病不起的话,恐怕早就娶老婆儿子都有几岁了吧。我心中这样想着,然后认真听小张叔讲话。

  “小刘哥的养殖场开了没几年就闹出了人命,当时闹得还挺大的,连警察都来了,后来认定为是意外事故,小刘哥赔了点钱,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小刘也不开养殖场了,每天在家闲着。”

  闹出了人命?小张叔一笔带过,但是我抓住这个细节便不想放弃,所以问道:“怎么闹出个人命的?”

  “我记得那是小刘哥的养殖场开的第三年,原本好好的,但是一天早上,人们在养殖场中看到了同村的小五的尸体,人都僵硬了,但是谁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小刘哥自己说,那天不是小五值夜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小五会出现在养殖场内,但是有在养殖场的人说那天晚上看到小刘哥和小五在一起。”

  听到小张叔这么一说,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小五的家人以为是小刘叔杀了小五,所以找上门来了,但是小刘叔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后来警察介入,查了大半个星期,最后认定小五是意外死的。

  但是小五家人却不这样认为,就觉得是小刘叔把小五给杀了,所以一直找小刘叔要说法,小刘叔也给了家属赔偿金。

  “后来小刘哥的养殖场还是继续开着,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生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小张叔继续说道:“后来小刘哥换了一个又一个法子,自己开别的场子,可就是没有以前那么好的生意,之后索性就自己赋闲在家了。”

  “什么赋闲啊?”张大爷这时候突然说话了,我看了眼张大爷,问张大爷。

  “那是为什么啊?”

  “我听说啊,小刘是因为赚了一大笔钱,所以不需要再去赚钱了,才呆在家里面的,又有人说,是因为小五的鬼魂一直在作祟。”

  “爹,三姑六婆说的这些你也相信啊,我看啊,就是小刘哥自己不想做事了,要说他有钱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你说谁会放着钱不赚呢!”

  小张叔说的没错,小刘叔也看不出来是那种很有钱的人,想想谁会放着钱不赚呢。

  我倒是很赞成张大爷后面的说法,是有什么东西至此之后缠着小刘叔了,所以小刘叔才会一直赚不到钱,也一直做不成什么大事了。

  要是以前听到这个事情,我一点都不会相信,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相信了,就好像以前我不相信鬼,但是现在我不得不相信一样。

  还有一个事实可以证明小刘叔是被什么缠上了的,为什么昨天树精单单上小刘叔的身,而不是其他人的身呢?

  我记得墨灵说过,精怪和鬼最喜欢上的是身体比较虚弱的人身体,还有一种就是以前被精怪上过身,或者心术不正的人。

  小刘叔心术正不正不好说,但是身体虚弱却是可以直接否定的,因为小刘叔无论是上山还是下地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总隐约的感觉到小五一家肯定跟小刘叔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自然不想放过这个线索,而且在我的记忆中好像从来没有小五这样一家的消息。

  “张大爷,小五一家是哪一家啊?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小五一家啊,在小五死了之后闹了两个月,全家就搬走了,好几年没有看见人家了,也从来没人在村子里面看过他们了。”

  小张叔抢在张大爷面前说道,小张叔本来就是很健谈的人,现在身体好点,又有我在这聊天说话,说的话自然就多点了。

  人走了?也就是说不是小五的家人干的咯?但是还有什么人和小刘叔一家有仇呢?

  “咦?没有回来过吗?上个月我还看到有人出现在小五家呢,看这样子像是小五他爹。”

  张大爷想着说道,看这样子也不像是在骗我的。

  有门!

  看来不管是不是小五的家人干的,我也有必要去看一看了,无意间问了小五家的地址,想着等会就去看看了。

  看着小张叔还不能很方便的行走,我问了墨灵一个中药方子,墨灵不愧活了几百年,没想到这中医方面还是很在行的,立马就给写了一个调理身体的方子,我写下来给了张大爷,就算是报答张大爷和小张叔为我解答难题了。

  临走时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问张大爷:“张大爷,小五叔家有没有养过猫啊,狗啊?之类的啊。”

  张大爷想了想,然后不确定的跟我说:“好像没有吧?”

  “哪里没有。”小张叔这时候插上话来,说道:“我小时候还被他家的大白猫给抓了呢。”

  “噢!我想起来了,小五死的时候那只大白猫还守在小五尸体旁不走呢,后来是小五媳妇来了,才把大白猫给带走了。”

  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现在就只要去求证了,看来我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只是这一切是不是太简单了?

  按照张大爷的说法,我来到小五叔当年的家,只见一栋很矮的土坯房伫立在面前,小五叔的家离村子有点远,周围没有几户人家,长时间没有人来往,周围长满了草丛。

  观察了周围一下,居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紧闭的大门,我超四周看了下,什么人都没有,我就这样进去,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然后使劲推开门。

  没想到这房子看似很久没有人,但是这门却是结实的很,我撞了好几下才把们给撞开。

  “咦?”

  一直沉默不语的墨灵突然说话了,看样子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一般这个时候墨灵就要说出什么劲爆的消息了。

  “这房子好邪门。”

  邪门!

  我说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很不对劲,原来是屋子很邪门,我和墨灵有同样的感觉,但是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这邪门到底邪门在哪里。

  “你难道不觉得很不对劲吗?这个屋子看上去就是很久没人住的,但是为什么又这么多灰?”

  对啊!我怎么没有发现呢?难怪都说女人比男人细心,我看这个还是有据可依的。

  “会不会是有人经常来打扫?”

  张大爷不是说前两天还看到小五叔的媳妇回来了吗?说不定是她打扫的。

  “你难道没有看到地上还有别的地方很乱吗?桌子,椅子,还有屋内的东西都是凌乱的,等会这些东西摆起来好像一个五行阵!”

  墨灵说道,我惊呆的看着这些散乱的摆放在地上的桌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这里摆了一个五行阵?

  “什么五行阵?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好歹我也学了很久的阵法,就算看不出是什么阵,起码也能看出有阵法吧。

  \“最新¤!章mJ节√上◎#酷5匠Q网

  “你是平地看,我可是俯视看着,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要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还好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乱碰东西,不然的话,随便动阵法,可是很危险的。”

  墨灵解释说,我就说嘛,按小爷我现在的修为,怎么说也可以看出有个阵法在这里嘛。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破了这个阵法了,按照这个阵法的摆设,很有可能是个杀阵,要是误闯了进来,说不定就会丧命了。”

  墨灵说道,我想想也是这样,要是普通人不明就里的闯了进来,触动了阵法,那可就惨了,还是破了这个阵法比较好。

  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的环境,可是还是没有一点头绪,要我摆个简单的阵法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我破阵,我还是第一次,正想询问墨灵,哪知道这丫头居然把这次当成了现场教学,愣是要我自己想办法。

  没办法了,小爷我只好冥思苦想,最后想出了一个法子,然后问了问墨灵,这完全是出自保险起见,要是一不小心触动了机关,那我不是完了?

  直到听到墨灵说可以了,我才开始弄起来,首先吧窗户下的一个陶瓷花瓶给拿开,接着就是屋中间的桌子,再然后就是椅子,茶杯。

  等把所有摆阵的东西拿走的时候,我头上都冒出汗来了,我靠!这简直比让我捉鬼还要惊险一万分啊,我决定了要好好学习阵法!

  正想休息一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出来一声猫叫,我吓得一个哆嗦,看着墨灵说道:“你不会又在逗我玩吧?”

  墨灵满脸诧异的看着我,然后说道:“谁有心思逗你玩啊!”

  我正在想哪里有猫叫的时候,只看见墙角走出来一直大白猫。

  “八尾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