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下眼前的耳钉男,然后说道:“你两颊凸起鼻似刀,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是奸人相。就拿一件事情来说,前阵子你曾使用卑鄙的手段打击你的竞争对手,让他们在竞标中落选,我说的没错吧?”

  既然人家处处不给我留情,我自然也不会给别人什么情面了,更何况我跟人家素不相识,那直接说出来又有什么?这不还是他自己找的?

  耳钉男脸色一白,然后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人,我想应该是他的父亲之类的人吧。

  “空说无凭!你有证据吗?你要是没有证据的话,我就告你诽谤!”

  耳钉男已经气急败坏了,可是就是这样的样子,才会让在场的人觉得我说的是真的。

  我笑着没有反驳,镇静自若的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再相几个人可好?”

  然后我看到一样坐在吴诗诗旁边,刚才还在帮腔的看上去二十来岁的男子说:“你嘴巴偏短且尖,双唇较薄,这是桃花相,经常有女人在你周围,但都没有你的正宫桃花,桃花多了,就容易形成桃花劫。”

  男子的脸一下子变白了,神色慌张的看着我,“可有解救之法?”

  我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减少自己的桃花,不要经常和几个女人在一起,等你正宫桃花出现了,自然就解了。”

  男子感激的看着我,却不敢做出明显的表示,接着我又对另外几个人看相,没有一个出错的,现在就算是他们不相信我也不可能了,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想来每个人的那种事情也很熟悉。

  相信的人看我这么准又能想出解救的方法来,居然主动找我,要求我看相,想着这里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却巴结对的讨好我,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啊!

  此时一名脸色憔悴,看上去很虚弱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这个人我认识,就是前段时间企业出现资金流转不通,濒临破产的华美集团董事长唐满文。

  还不等唐满文说话,我就先说:“唐先生要是想问事业上的事,我只能说,你面色灰败,鼻梁上有青筋,这在命理上是运势受阻之相。”

  唐满文一脸诧异的看着我,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那,那你帮我看看,我,我这面相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吗?”

  我轻轻一笑,然后回答:“你两额饱满而圆,纹冲痣斑,虽然现在看起来灰败,但当初一定是极有光彩的。你这种面相在相学里叫做‘横财’,也叫‘偏财’!”

  我停了一下,然后想想,接着说:“唐先生早先年能够白手起家,就是靠了这偏财吧?”

  果然没错,唐满文点点头,看来我说的没有错,那么也就是说有门!

  我故作遗憾的口吻说道:“原本就是横财,可是您却不知道珍惜,总想着赚得更多一些,难免就选择了偏门,这样一来财运受阻,落了如今这个地步!”

  现在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唐满文现在的表情呢,没错!那就是自己做错了坏事被人给看穿了!

  “大师!我知道错了!现在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也没想到唐满文的反应会这么激烈,我无意间朝四周看看,有好几个企业大老板正看着我这里,看样子是想看看我怎么解决。

  我轻松一笑,然后说道:“唐先生五官有力度,但眼神散漫,明显架不住财运,再加上你多行不义,命中该有此劫。”

  “那大师,我这辈子还有救吗?”

  “有倒是有,从唐先生的面向中来看,命中自有贵人相助。”

  “贵人?那我怎么才知道那个人是我的贵人啊!请大师指点迷津!”

  唐满文实在是太激动了,让我真的招架不住啊,我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像神棍,倒不像是专门捉鬼了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很淡定的说,我这样说了唐满文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大骗子啊?这样我的功夫就白费了!

  “大师的意思是......”

  “这是我对的电话号码,要是唐先生信得过我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老子没有名片啊!只能拿着餐巾纸写着我的电话号码,唐满文来不来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看着唐满文激动的将餐巾纸收好,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各回各的位置了,还好,现在大家已经相信我是吴远航请来的人了,也对我的看向能力表示了相信,都毕恭毕敬的。

  毕竟,得罪一个风水师,那后果很严重啊!

  没多久,吴远航进来了,一进门,包厢里面的人赶紧起来,跟吴远航打招呼,谁知吴远航谁都不理,直接往我这走来,激动的拉着我的手。

  “李大师,那次多亏了你啊,不然的话,我的项目到现在还不能开始!刚才有个电话,没有亲自去迎接你,怠慢了!”

  妈妈咪呀!我不知道吴远航会这么给我面子啊,直接就给我留了个上座,还在众人面前这样夸我,妈呀!我会脸红的!瞬间,包厢内的气氛就变了,总有人有意无意的跟我说话,要我电话。

  唉,这要都是美女的话,我还会毫不留情的告诉我的电话号码,就算是我的家庭住址我也愿意啊!

  可是我又没有名片,最后只能找服务员要了纸,才一一的写了。

  还好老子机智,早就买了手机,不然他们一个个要老子电话,老子连个手机都没有,那不是丢脸死了!

  看来我还是要抽个空去弄个什么名片的,也好把我李崇的大名给打出去啊!

  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吴远航派人把我送回去,我看着这样狠麻烦,想着自己想去买点东西,也就拒绝了。今天吃的有点多,我要散散步消化一下。

  还好,那些大老板看我还是个未成年人都没有让我喝酒,虽然吴诗诗那大胸美女也喝着红酒,但是老子觉得喝果汁也不觉得很丢脸啊!

  走着走着,我就小跑起来,自从开始捉鬼之后,我经常锻炼身体,每天都会跑上个几公里,渐渐的身体强壮了,骨骼硬朗了,八块腹肌也有雏形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是月圆之夜诶!阴气过盛,不是好兆头,我难得的掐指算了起来,这不算还好,这一算,就算出了很不好的东西来!

  我靠!谁那么缺德?

  我飞快的往西北方跑去!我靠,希望还来得及!

  等我来到我想要到的地方的时候,月已上枝头,在我面前的是一片漆黑的小树林!我靠!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没有罗盘,我只能靠着自己刚学没多久的神算去找方位了,还没有走几步,就来到了一棵大树下面。

  一棵棵大树伫立在面前,就好像是一条条鬼影一样,月光倒落在地上的样子,真TMD像鬼!

  就连我这个见惯了各色各样鬼的人都觉得心里瘆的慌,一阵发寒。

  我往左走了几步,再往前走几步,在往右走几步......直到走了差不多的时候,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除了树就没有什么了。

  来不及多想了,我蹲了下来,看了看地上的土,用手轻轻的抓了一点出来,在鼻子间嗅了嗅!

  我靠!

  这哪里还是土啊?叫血才差不多!满是血腥味。

  脑海中就想到了墨灵曾经跟我说的那些话:“养鬼胎者需找极阴之地,若长期吸取精血,泥土聚会收到侵染,久而久之,就会变成血红色。”

  果然没错!

  ☆Z酷:}匠Q%网正+版58首M发o

  我眉头皱的老深,居然有人在这里养鬼胎!尚且不知道时间有多长,若不是今天我正好路过这里,鬼胎一旦养成!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今天来的匆忙,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但是又不能任由这东西胡作非为,我灵机一动,在鬼胎的棺材地,摆了一个阵,觉得不放心,再加上自己的阳血加固封印。

  希望这样有用吧,我现在也只能这样祈祷了。

  原本以为鬼胎出世也要段时间,谁知道我只是回家睡了一觉而已,想着第二天晚上就把还没有出世的鬼胎给收了,谁承想第二天白天我还在上课的时候就接到了莫子凯的电话。

  于是本人又在众目睽睽和老师的目光下翘课了!

  见到莫子凯的时候,他正在勘测现场,看到我来了直接给我一双白色手套,带着我进了现场。

  “莫警官,你这一个电话就把我喊过来,我可是孩子啊上课诶!要是等会我被学校开除了你可得养活我啊。”

  我略带抱怨的说,我又不是他的手下,干嘛要听的他的话啊。

  “学校那边我会去说,现在这个案子很棘手,我觉得是灵异干的,所以叫你来看看,让你看看第一现场。”

  莫子凯说,神情有点紧张,这让我正经起来。

  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我就不淡定了!

  MD!这不是我昨天才来的地方吗?

  我不管莫子凯还说了什么,只是低头在地上找着,最后找到几块摆乱的石子,心中一惊。

  我靠!有人破了我的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