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灵小心的在我耳边说道,听到墨灵的提醒,看看老鬼身上的虫子,再看看地上的那些灰,我心中已经明白是这么一回事了。

  原来是这样的!老鬼,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突然一个箭步向前,就只见几只阴虫向我飞来,吱着嘴,像是要把我给吃了一样。

  这样就想对付我?小看你爷爷我了!现在我就让你瞧瞧,小看我的下场!

  我一个转身,就将那些阴虫给甩开了,回头看了眼那些虫子,只见阴虫掉在了地上,化成了灰。

  继续向前跑,眼看离老鬼不远了,老鬼也没有动,身上的虫子也不飞了,我双手行诀,口中咒语不断,等到了老鬼差不多还有几步的样子,我一个转身,往老鬼的左边跑去。

  只看到老鬼身上的虫子全部往左边汇集,没有多大的功夫已经全部到了一边了。

  就是现在!

  我左手撑地,一个凌空筋斗就来到了老鬼的右边,然后将早就已经画好的符咒挥出,紧接着再会出一个咒印!

  没有了阴虫保护的老鬼现在就像是一个剥了壳的鸡蛋,在我双重的攻击之下,右半边已经伤痕累累了。

  事不宜迟,我也不想耽误时间,咬破手指,凌空画起了符咒,往天上一抛,便只见天罗地网从天而降,打到了老鬼的头上,黄色的光将老鬼层层的包裹住。

  我双手行诀,口中默念:“钟馗门下第二百五十代传人恳请祖师爷开劫门,送鬼入地狱,替天行道!”

  接着一道门出现在老鬼身后,只见老鬼硬生生的被吸了进去。

  我长呼了一口气,抹了把冷汗,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吴远航,再看看墨灵。只见墨灵脸上满是微笑,然后向我走过来。

  “没想到这段时间你这臭小子的修为长进这么多,还知道怎么用计策了,看来这段时间我的冷战之法是正确的。”

  冷战之法?

  我靠!原来墨灵是为了让我好好练功,才不跟我说话的,我一直以为墨灵是生我气呢!

  我靠!我这阵子百般的讨好她,她每次都冷冰冰的态度,原来一直在背后骂我是白痴啊!

  我靠,我靠!老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这么捉弄过我!这次居然被一只鬼给捉弄了,我的一世英名啊!不行,这种事情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鬼虽然除了,但是风水还是改变了,第二天我又去了趟大楼,通过仔细的查找,终于找到原因!原来有人在青龙方持白虎!

  在风水中,方位可是有专门的解释和学问,正所谓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这四象有各有各的喜好,青龙喜水,白虎喜静,朱雀喜阔,玄武喜稳。因此,这四个方位什么能放,什么不能放,都极有讲究,冲了四兽的喜好,必有祸端。只有四方安,家宅才能宁。

  现在这幢大楼是坐北朝南,而在青龙方位居然被藏有白虎,古语中历来有龙虎相争之说,在青龙方加持白虎,会使龙气受挫,虎气猖獗。而白虎主杀,主破财和血光之灾。

  所以这大楼才会频频出事,所幸的是,白虎放进去不是很长时间,危害还不是很大。

  只是这阵法一下,要是被人破了,那布阵之人就会遭到祭白虎的报应,轻则受伤,重则丢掉性命。

  这白虎阵我是该解还是不该解呢?解了,整幢大楼的人都会逃过血光之灾,可是这布阵者将会祭白虎。若是不解......我心下一狠,然后最后决定还是解了这白虎阵,不然的话,将来户主入住,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至于这是被谁给下的白虎阵,我还得找个机会去跟吴远航好好聊聊。

  循着布阵之法,很快我就找到了布阵所用的三颗柳钉。祖师爷留下来的秘笈真的是好用,比其他门派的方法快多了,我现在要是用别的门派的风水之法,恐怕明天都找不到三颗柳钉。

  我口中念着除灵咒,虚空画出一道符出来,因为长期和墨灵训练,我一般都是虚空画符,而不是和大多数人一样用朱砂在黄纸上画。

  口诀念完,我大喝一声:“收!”

  接着就只见一只金色的小白虎闯了出来,我赶紧用准备好的红绳将金白虎缚住,用鸡血封住眼睛,又贴上了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符纸,这才大松了口气。

  我看着不足一寸的小金虎,做工还真的是精细,真不知道吴远航得罪的是什么人,居然下这么狠的心。将来有机会,我倒是很想会会这个布阵之人,至于这个小金虎,我还是先收下来了。

  f看正版g章q节y#上¤:酷_o匠-)网

  回去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墨灵,看看墨灵知不知道行内的高手,墨灵沉思了一会,最后居然摇了摇头。

  不会吧,活了几百年的老鬼,居然不知道现在有什么厉害的风水师或者捉鬼师,这话说出去谁相信啊。

  “以前倒是很多,但是从上个世纪开始,道士和风水师这一行就没有什么人了,要是说修为这么高的人,那可是更加少了,他既然会布白虎催命阵,那么修为肯定不低。”

  听到墨灵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沉思了,这么厉害的人,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朋友,只希望是朋友,而不是要短刀相见的敌人了。

  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下,谁知道这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吴远航给请了过去,想着我还有事情要打听,也就没有推辞了。

  我和吴远航相见的地方是吴远航公司楼下的一家咖啡厅,这种白领高薪阶层经常去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涉足,穿的难免有点寒掺,和吴远航坐在一起,更加不搭了。

  于是一直走到哪里都会有无数回头率的我,这次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可是我真的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啊!

  “李大师,这是您的酬劳。”

  吴远航将一个信封递到我面前,我目测,里面应该是一张支票,我接过来,打开看看,果然是一张支票,只是上面写了多少字就算了。

  “我想我已经跟吴先生说好了的,钱只要打到这个账户上去就可以了。”

  我将写着自己开的慈善用户的账号的纸条交给吴远航,谁知道吴远航说:“这些只是我个人给李大师的,慈善账户上,我也会汇钱过去的。”

  这个吴远航还真的是有钱啊,看到人家这么有诚意,那么我就帮人帮到底,做一回好人了。

  “吴先生,有些话,我觉得我还是直接开门见山吧。”

  我直接说道,完全没有一点的隐藏,我觉得和吴远航婆婆妈妈的话,反而不知道某些真相。

  “李大师有什么请说。”

  “吴先生在生意上,或者在家里有没有什么仇人?”

  我明显的看到吴远航惊慌的表情:“李大师为什么会这么问?”

  “不瞒吴先生,我看吴先生这段时间诸事不顺。不仅仅是被鬼缠上那么简单,还有人动了吴先生正在修建的房产的风水!”

  “什么!”

  吴远航大叫一声站了起来,然后尴尬的看看四周,坐了下来,小声的说:“风水?什么人居然动了我的风水?李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我还是那样淡定的样子,喝了口咖啡,差点被我吐出来,我靠,这么苦的东西,那些人为什么天天都来喝啊?倒不如直接去喝中药。

  “吴先生放心,风水已经被我给解了,只是这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想会动人家风水的,一点不是一般的仇人,所以想要吴先生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得罪什么人?我还真的不清楚,在商业上,我也没有什么仇家啊!李大师,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搞的鬼啊?”

  “我想这些事情还是吴先生自己来比较好,毕竟我只是一个捉鬼大师,并不是菩萨,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我已经提醒了吴远航了,至于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已经不关我的事情了,至于那人还会不会害人,我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去查了,只希望吴远航自己早点知道是谁在暗中害自己。

  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小胖给推醒了,然后我只好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阿奎那这小胖推搡着要我去看讲台,我睡眼惺忪的往讲台上看去,差点没激动的从椅子上摔下去。

  我靠,这个大胸美女,怎么在我们教室?还和徐凤莲那个老妖婆站在一起,不会是吴远航想找我,没有时间,就叫他女儿来学校找我吧?

  被一个大胸美女找,我靠,这在班上一定是一个很有面子的事情啊!

  我得意的笑着,嘴角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同学们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吴诗诗,是你们新来的政治老师,以后同学们的政治课将由我来为大家讲解。”

  不会吧!

  我想现在除了我之外,没有谁的心情是拔凉拔凉的了,大胸美女姐姐居然是新来的政治老师?开什么玩笑!有个那么有钱的老爹,还来我们这种破学校当老师?

  察觉到被人盯着的目光,我猛地一抬头,正好看见吴诗诗微笑着站在讲台上,笑的十分好看。

  难道是我的错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