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灵!”

  墨灵大喊一声,飞身向前,想要从我手中夺过婴儿,可惜被我巧妙的躲过了。这么久的训练我可不是白练的。

  “快把婴儿给我。”

  墨灵神色十分惊慌的跟我说,我抱紧了小家伙,不让墨灵有可趁之机,说道:“要是把婴儿给你了,你就会除掉他!我才不会把他交给你!”

  “李崇!你是钟馗传人,是第二百五十代继承人!你是捉鬼的,这婴儿是鬼!你难道想要保护他?把他送走才是最好的归宿!快点把婴儿给我!”

  “谁想当这个二百五谁就去当好了!我才不稀罕呢。”

  又不是老子自己要当的,是你们硬逼着老子来当得,现在约束我这个,约束我那个,我不就是想要救一个鬼吗?有必要像是对待一个敌人一样对待我吗?

  “李崇!你会酿成大错的!”

  墨灵一个闪身就飞了过来,我往后一退,想要还击,可是我真的不想伤害墨灵。

  我只能抱着小家伙,一边躲,一边想着怎么样才可以摆脱这样的困境。对了出这个宅子!我转身赶紧朝宅子外面跑去。

  “李崇!你给我站住!”

  墨灵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李崇,把婴儿给我。”

  墨灵向我伸出了手,我一步步的向后退,紧紧的抱着小家伙,这小家伙在我怀里安心的睡着了,居然还流下了口水。

  “李崇,我不会伤害他的,我会直接送他去超生,放心的把婴儿交给我。”

  墨灵显得很着急,我犹豫了,墨灵虽然很严格,有时候一点情面都不讲,但是从来都没有做过坏事,可是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可爱的样子,我真的不想就这样交出去。

  “不!我不给你,小家伙也不想超生的,墨灵我们把他放在这里不管他好不好,我们不要让他去超生,这样一个小家伙真的是太可怜了!”

  “李崇!你快点婴儿交给我,子时就要到了,鬼门关一开,婴灵就活不了了!”墨灵几乎是大喊的,我一惊,为什么鬼门关一开就活不了了?在我走神的那一刻,我只感觉手中一空,然后就看到婴儿被墨灵给抓了。

  “墨灵!把婴儿还给我。”

  我也来不及多想了,直接念了句咒语,一个咒印就往墨灵给劈了去,谁想到我一时着急,下手重了点,原本以为墨灵会躲开,可是墨灵着急给婴灵超生,哪里还有心思对付我,硬生生的就重了我一个咒印,一口鲜血就这样吐了出来。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手,为什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慌张的抱起婴儿,往正堂跑去,天哪,我居然伤了墨灵,我怎么可以干出这么混蛋的事情来?

  我正想扇自己一个巴掌!MD!我真的不是人!

  “李崇回来!”

  墨灵在身后喊我,可是我除了自责,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想着赶紧走。

  “叮铃铃~~”

  一串铜铃的声音传来,我愣在原地,僵硬的转过身,只看到一串阴气从水井中冒了出来,我怀中的婴儿不安的哭了起来。

  天哪,是什么大家伙要出来了吗?

  我只感觉到一阵风吹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只见自己已经躲了起来,墨灵已经在我的身边了。

  看到墨灵嘴角流出来的血,我心中不免担心起来,想要说声对不起,墨灵随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不要说话,等会要是被黑白无常看到你了,会把你的魂给勾走的。”

  我点点头,小心的呼吸着,透过小缝,看到黑白无常将那些身上没有黑气的鬼挨个的抓起来,然后用锁链锁着,我看到那些鬼有的挣扎着,但是怎么都逃不了黑白无常的勾魂索。

  奇怪的是黑白无常有些鬼抓,可是有些鬼却不抓,可是那些鬼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啊。

  等鬼抓得差不多的时候,白无常居然朝我这个方向走来。我心中一紧,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婴儿,谁知道这不抱还不要紧,这一抱,婴儿就哭了起来。

  墨灵一惊,连忙拉着我跳了出来,好险!

  我看了眼自己刚才待的地方,白无常的勾魂索不偏不倚的打在那,要是我晚走一步的话,我的魂就要被勾走了。

  1更H◇新最快!)上K◇酷匠b^网o

  我抹了把冷汗,看了眼怀中的小家伙,这小家伙现在居然裂开嘴笑了,开始还觉得很可爱,可是现在看起来为什么那么恐怖?

  “居然还有生人在,好像还看得到我们呢?是抹了牛眼泪吗?”白无常嘻嘻的笑着,很有趣的看着我,我正打算回答的时候,墨灵将我拉到身后,走上前去,向着白无常和黑无常行了一揖。

  “白兄别来无恙。”

  “哎哟,这不是天师的式灵墨灵吗?还真的有段时间没看见了呢,你怎么在这里?”白无常打趣的说道,这说话的声音还真TMD的娘,听得我全身的鸡皮疙瘩。

  “有三个凡人在这被害了,就来看看,谁知道白天收了一个罗刹鬼,看到这个地方的龙脉被毁,煞气外露,就来将怨鬼和厉鬼给收了,免得以后危害人间。”墨灵淡淡的说道。

  “来收鬼?呵,还碰到这么好的运气呢,这个小子是谁?”黑无常说话很少一本正经,没有白无常那般娘娘腔,但是我还是不喜欢。

  “这是天师的传人。”

  “资质很一般啊,看来天师找传人的眼光变了呢。”白无常说道,话里面满是讽刺啊,钟馗不是捉鬼天师吗?按理说和地府的关系很好啊,为什么黑白无常说话都怪里怪气的啊。

  “今天的罗刹就是他降服的,我想两位也看到送到死门去的罗刹的修为了吧。别看他现在年纪小,但是天师看人的眼光从来都不会错的。”

  “呵呵,墨灵还真的是向着天师,不会错?既然不会看错,怎么就单单看错了当年的任绝燚了?”

  黑无常说道,这话中的意思很是明显啊。显然是看到了墨灵的脸色很不好看,黑白无常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把那个婴灵给我吧,虽然受了点煞气,但也是今天才死的。”

  黑无常看向我,我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墨灵看了眼我,然后从我怀里抱走了小家伙。开始我还不愿意,但是墨灵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也不好怎么样了,只好松开了手,看着墨灵将婴儿送到白无常手中。

  “喂,那个婴儿会怎么样?”

  看着黑白无常往鬼门关走,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现在地狱一年到时候再找个好人家投胎了。”

  地狱!那可是要上刀山下油锅的地方啊!一想到这么个可爱的小家伙要忍受这么大的痛苦,我真的很想抢回来。

  墨灵拉住我,对我摇了摇头,我只能将拳头紧握,看着黑白无常将小家伙带走,最后消失在水井中。

  “我们也走吧。”

  墨灵无力的对我说,背影摇摇晃晃的,没走几步就倒下了。我赶紧扶住墨灵,无意间看到墨灵身上居然焦黑了一片,我认得出来,这是我刚才的咒印造成的伤,刚才墨灵和黑白无常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是完全硬撑下来的吧?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很本分的过着,每天按时的训练,墨灵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会像以前那样跟墨灵顶几句嘴了,为了墨灵好好的养伤,我按照《捉鬼大成》中的记载,给墨灵买了很多的冥币和香烛。

  墨灵还是老样子,但是身体很虚弱,出来的时间也很少了,长时间都是在墨玉中度过的,我记得墨灵说过,玉中有灵气,这个对墨灵有好处,就去古玩市场买了一块上好的古玉,放在墨玉旁边。

  墨灵知道后问我古玉哪里来的,我说在古玩市场淘到的,墨玉说我真的是好运气,还真的淘到了一块古玉。

  学校的事情还是那样,只是觉得潜移默化间,我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谁说我和校长有关系,这些人成天来巴结我,弄得我很烦,最后只好弄了个阵法,才让我周围的人少了点。

  我会捉鬼的消息也在社会中不断的流传开来,放学回家的时候,总会感觉有人跟在我的身后,可是当我去找的时候,却什么痕迹都没有。

  期间遇到了一些鬼,也收了一些,但都是一些普通的小鬼,几张符咒就给解决了,每次看到婴儿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小家伙,不免有点像女人那样感伤起来,这小家伙现在在地狱,不知道是上刀山呢,还是在下油锅,这么小的家伙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

  好几次我很想问问墨灵,为什么小家伙要被下地狱,也很想知道为什么黑白无常好像很讨厌钟馗门派的人一样,还有那天说的任绝燚又是什么人,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墨灵,但是这些都会让墨灵想起那天不好的回忆,最后话到嘴边我还是咽下去了。

  平静的生活开始了,却没想到一件事情将这段时间的平静给打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