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我楞了在原地,我觉得此刻的心情非常纠结,明明我很想知道答案,但是这却是周玲心里的的伤口,现在即使我知道了答案又如何?

  “李雅,你先带着周玲先回家吧,我有事情要去做”

  “你要去干什么先回家吧”李雅的眼神里充满着担心。

  “我马上就回去,你们先走”说着我冲了出去。

  此刻我能为周玲做一件事了....雨越下越大,时不时还有呼啸而来的风吹在我的身上,我的全身已经湿透了,被风吹着我背脊发凉。

  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跑在街道上,泥泞的道路上,让我的裤子沾上了土,我的鞋子也被雨水所打湿,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倒下,周玲为了我牺牲太多,她是不想和刘烨混,但又不得不跟他在一起,每一个人都背上都背着不同的包袱,他们在背包袱的同时,还在为我付出,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一次次的接受他们给我的赠与,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们的恩情,也许我一辈子都还不上了,但现在我有一件事必须去做。

  跑了很久,我终于到了医院,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我并不是来给刘烨补刀。

  李雅住院的时候告诉过我刘烨的病房,我通过打听找到了他的具体位置。

  此刻的我已经狼狈不堪,被全身都已经被雨水打湿,裤子上沾着土,鞋里浸满了雨水,我的心里很是兴奋,这已经是数不清多少次见到刘烨了,很久以前见到刘烨知道他是混子的头头,跟他见面都是低着头,害怕他打我,每次都是离着他远远的,不想惹上什么事,可是现在我却要去亲自找他,对我来说这件事是多么讽刺,我真的变了,曾经那个与世无争,自在逍遥的邢风已经死了,现在的我背负着很多的责任,我无法推卸,只有自己去扛着,想到这我冷笑了一下,对于刘烨面对他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刘烨的病房在三楼,我当时的病房在四楼,很快我就找到了他的房间,平常来看他的混子应该很多,这个时间应该都去吃饭了,门口就有一个长得挺矮的混子在门口看门。

  我径直走了过去,每走一步我都可以感受到我的心跳。

  快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那个混子看到了我,脸上充满着畏惧,他应该认识我,那天打架的时候我见过他,而且我的名声也已经在学校打响,跟着刘烨混的混子都应该知道我的光荣事迹。

  “你他吗想死吗,还敢来医院”那个混子拦在门口,脸色吓得苍白,腿在不停的颤抖,他长得很矮,顶多也就是1米5多一点,他敢这么说我一点也不意外,现在是吃饭的时间那些混子都去吃饭了他留在门口,如果那些混子回来了一起来打我,我肯定是打不过的。

  我没有废话,一拳打在了他的鼻梁上,他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挨了一下子,我的一拳让他直接倒在了地下,鼻子立刻喷出了血,他捂着鼻子,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还不快滚”我怒吼一声,周围只有站着几个家属,看到我的举动也顿时愣在了原地。

  那个混子连滚带爬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进了病房,刘烨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他的周围摆满了营养品,他的肚子上绑着绷带,左手上打着吊瓶,脸上还残留着被我扎上去的刀痕,看到我来了先是震惊随后又变成了嘲笑。

  “邢风,我没找上你,你自己来送死了?”

  “......”我没有说话,看着他这个样子,想到周玲,我现在恨不得马上杀了他。

  见我没有说话,刘烨更加得意了,“今天你来了就别想走了,告诉你,你求我我也不放过你,我的小弟们先去吃饭了,等回来整死你”

  听了他的话,我又有些愤怒,想到周玲在他身边受到的屈辱,我从口袋里拿出蝴蝶刀飞速到达了他身边,用刀子抵住了他的脖子。

  刘烨没反应过来,一下子就慌了,看到我手里的刀子,顿时脸色变得苍白,“邢风......风哥,有事好好说别动刀子,我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刘烨跟刚才好像变了一个人,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如果她不配合他肯定认为我会要了他的命,我没有多想此刻周玲刚才和我说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我没有半分的理智。

  刘烨的表情变得很扭曲,刚才那副威风凛凛的姿态已经完全消失,一个劲的向我求饶,让我饶了他。

  “你把给周玲拍的照片,马上删了”我冷冷的说道,言语里充满着威胁。

  x}酷匠@◎网永T}久#免`r费9D看小说f…

  “什么照片,要删什么啊?”刘烨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又变得茫然起来。

  “别他吗给我装,你是不是想死了?”我把脖子上的刀子贴的刘烨更紧了。

  “好好...我知道什么了,风哥,我马上删”刘烨被吓得全身都在颤抖,汗珠落在了我的胳膊上,说着刘烨把手机相册打开了他的相册里有很多女生的照片,还有几张不雅的床照什么的,但表情都很痛苦。

  “把这些全删了”

  “可是...这些是...”刘烨还想说什么。

  “让你他吗删你就删,别废话”我打断了他,大声吼道。

  刘烨自然是听我的,立刻把照片全删了,到周玲照片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周玲被捆在床上手脚都被绑住,全身的衣服都被脱掉,呈大字型,她的表情很难看,眼角上留下了眼泪,拍了很多张,刘烨在一旁在她身上乱摸,周玲在不停的的挣扎。

  看到这些照片,我一下子又火大了起来,旁边的刘烨的手手颤抖着删着照片。

  删完之后,刘烨把头转了过来,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这种微笑比哭还难看。

  “风哥,可以了吗”

  “可以了”看到他删完,我把刀子从他脖子上拿了下来。

  他舒了一口气,脸色逐渐恢复正常,笑嘻嘻的看着我,跟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风哥,以后我肯定不打你了,你看这样放过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