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里,我看到了一点亮光,我朝着亮光走去。

  我的周围开始越来越亮,突然我坐在了一个好像是电影院的地方,舞台上播着的全是我发生过的事,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中。

  我死了吗?我的脑子里冒出这种念头,好像据说人死了之后,会开始回忆以前曾经发生的事情。

  我没有害怕,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依恋的了,就这样我静静的看着屏幕上的电影。

  当播到李雅出现时,我牵着李雅的手走在马路上,我打完篮球她递给我纸,和她一次晨练,打架时李雅都会出现保护我的场景,我的眼角流出了眼泪。

  李雅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现在我已经死了,如果没有一次次相救,我可能早就被打死了,我很珍惜李雅跟我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幸福。

  又播到了林然,我们在数学课上初次见面、出租车我掐林然大腿、林然到我家上演的床战、我送林然回家在电梯被困,我欣慰的笑了,林然是一个好女孩,她真的很勤奋,是她让我生活更加多姿多彩,显得不再单调。

  随后又播到了周玲,周玲被我骗到家里被我差点XX、周玲带着周浩来打我、周玲被刘烨绑架到南城空地、又播到了我拼了命去救周玲……

  画面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看到最后一幕时,我逐渐想起了我是因为为了救周玲,但是画面模糊我没有看到周玲到底又没有获救,我开始着急起来,我还不能死,我要去救周玲。

  这时,我的周围又开始变黑,我大声呼喊着周玲的名字。

  我突然睁开了眼睛,我转动头开始四处寻找周玲,发现周玲在我的旁边,还有李雅。

  周玲看到我醒了,一把搂住了我,她和李雅的眼睛红红的,面容憔悴,让我有一些心疼。

  我喘着病号的衣服,两只手臂包上了绷带,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太阳照进房子里,显得暖洋洋的,我的意识逐渐恢复了,我昨晚捅了刘烨,周玲也已经没事了。

  “这是在哪”

  “医院”李雅看到我起来了也很激动。

  我确信我还活在这里了,看来我还真是命大。

  周玲放开了我,眼里还留着泪,我摸了摸她的脸,“我不是没事了嘛,哭什么啊”

  “邢风,你担心死我了”周玲哽咽着对我说。

  “昨天,我是怎么被送过来的?刘烨呢?”

  “昨天晚上,我刚追到旅馆就看到你的全身是血,倒在了周玲怀里,我直接叫了救护车,你被送到了抢救室抢救,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而且体力也已经严重透支了,所以手术成功率很低,整个晚上我和周玲都在等着你……”说到这里,李雅脸上也留下了眼泪,看着她哭我有点愧疚,明明是我引起的这场风波,现在她们却为了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对不起李雅,对不起我的兄弟们,更对不起周玲。

  “手术结束时,医生跟我说成功了,成功率虽然很低,但是是我有一种特殊的意志一直在支撑着我,一直刺激着我的大脑才能很顺利的进行完手术,从手术间出来的时候,你还是一直昏迷,医生说这种昏迷可能会很快,也可能会很久,让我们有心里准备,刘烨也进了医院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

  听完李雅的解释,我有一些无奈,看来老天都不允许我死,至于刘烨他肯定不会死,我桶他肚子的一刀并不致命,应该没有什么事。

  “我的兄弟们呢?”我又想起了赵凯他们,还有杨峰,是我带他们来的,如果他们也出事了,我心里会很不好受的。

  “昨天那一场打架,几乎是大获全胜,我们这边所有的人都没有大事,都是小伤”

  听到他们没有事,这另我很欣慰,今天是星期六大家都休息,我可以用这两天养养身子了。

  “这件事没跟我妈说吧”

  “暂时还没说,我还没来得及说”

  我松了口气,如果这件事我妈知道了,我可能就要转学了,我妈以前管我很严的,如果知道我带人打架的话肯定不会饶了我,虽然李雅是保护我的,学校要是真的太乱,我就不得不转学了,学校里有我的兄弟们还在等着我,我岂能说走就走?

  “这件事别跟我妈说了”我淡淡的对李雅说道。

  “可是....好吧”李雅还想说什么,脸色充满着担心,但她最终还是答应了我。

  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一上午我和周玲和李雅聊着天,我尽量聊一些开心的事,那些不愉快的事,她们也被我逗得高兴了起来。

  中间的时候,赵凯和宋阳还有王涛也到病房来看望我。

  “风哥,没事吧,昨天打的可爽了,我干倒一群呢”宋阳说话的时候还是那么热血沸腾,还给我比划了比划。

  我有些无奈的对他笑了笑,看来打架对他来说跟完游戏没啥两样。

  “邢风,你昨天是不是把刘烨桶了”赵凯也很担心的看着我,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那种问候。

  “恩”我点了点头,如果昨天我没有最后给刘烨那一刀,可能今天我就见不到他们了。

  b酷l匠"“网oX唯《%一。#正^版Sw,其z/他Z都~是i盗!版;z

  “没事就好,邢风”王涛微笑着看着我。

  我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天,他们就走了。

  中午,李雅问我饿不饿我跟她说不饿,看到她俩一夜没睡,眼圈黑黑的,就让她们回家睡会觉吧,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的。

  她们很坚决说要留下来,但经过我的软磨硬泡她们还是回去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如果有事跟她们打电话。

  躺在床上我闲的很无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只好摆弄起自己的手机。

  这时,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是林然发给我的,“一起去上数学课吧”

  “不去了,我受伤了”我给林然发了过去,我这才想起今天下午还有数学课,但是我对我的数学已经很有信心了,去不去都已经无所谓了。

  “你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摔倒了”

  “别胡说了,是不是星期五晚上让刘烨打的?”

  没想到林然也知道我是被打的,可是这件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