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观察到在班主任身旁的周玲低着头,小声啜泣起来,看到她这副样子,我有些心软了。

  校长依旧在那里说,没多久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校长停止了长篇大论。

  随后映入眼帘的是曹主任和身后的一个少年,少年双手插在裤兜里,头上染着黄发,脸上一脸狰狞,标准的二流子模样,他就是今天中午带头打我的周浩。

  “周浩是不是你今天带头打的邢风?”校长看他这副样子皱了皱眉头,刚才跟苏姨还在长篇大论现在看到他这样子,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

  周浩扫了一圈,当他看到周玲时,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恢复正常,“对,是我打的”看到他承认倒是在我意料之内,既然他看到周玲在这,这件事就自己瞒不住了。

  “就你一个人?还有谁参与了?怎么打的?”校长继续追问道。

  “对对,就就我一个……”周浩有点慌了,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了,毕竟是撒谎,而且这么多人不心虚才怪。

  校长扭过头来,笑咪咪的看着我,“他说的对吗?邢风同学”

  看到校长嘴脸我都觉得有点恶心了,要说一种动物能形容他,那只能就是变色龙了,跟我和周浩的说话的表情,差的非常大。

  我刚要否定他,但我想到了刚才周玲一系列举动,我最终还是心软了。

  “他说的对,就是他一个人打我的”

  我没说什么废话,同时观察到班主任和苏姨脸色同时变了。

  “好,周浩你故意伤害他人,我要将你和周玲开除”

  听到校长的话,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的确校长随便开除一个人在我们这里很简单,而且这次还是曹主任第一次处理,校长这么做不仅在某种程度上给班主任立了很大的威,而且也刺激了学校混子,让他们不敢在学校太嚣张,就是杀鸡给猴看啊。

  我看到周玲留下了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虽然她带人打我,但付出代价未免太大,我刚要开口表述我的意见。苏姨却率先开口了。

  “张校长,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邢风没有受的伤不是太严重”

  “好吧,你们回去给我写1000字的检讨,再有一次直接开除,你们回班吧”校长开不开除学生在我们这边来说只是他自己的意思,少一个人多一个人对校长来说没什么损失。

  周玲和周浩也灰溜溜的出去了,班主任也找了个理由也回去了。

  两个人走后,校长原本严肃的脸色转而变的“慈祥”起来。

  “这件事先这么处理吧,如果这位小同学,再被他们打,直接来找我,我立刻开除他们”校长一副很义气的样子。

  “好的,那我们先出去了”苏姨向校长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拉着我出了校长室。

  我和苏姨出了办公楼,楼上的时候,苏姨问我身上的伤疼不疼了,用不用去医院了,我摇了摇头,苏姨说这件事一定会告诉我妈的,随后我们在操场告别。

  走在操场上,看了看表已经3点了,快下第二节课了。

  我快步走向班里,打了声报告,进来后我看到宋阳和赵凯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心,我回他们眼神告诉他们我没事。

  这节课是语文,老师没说什么,我径直回到自己位上。

  周玲自己在位上趴着,我越来越好奇班主任对她说了什么。

  下课了,宋阳和赵凯问我去哪了。

  我看周玲在身边不方便说,就让他们跟着我出去。

  我带他们到了篮球架下面,天气太热根本没有人出来打篮球,所以就我们三个。

  “到底怎么回事啊,邢风,刚才周玲回来的时候还哭了一阵”宋阳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跟他们详细的讲了一遍,当然我没说校长室有船,教导主任年轻被潜规则的事。

  “邢风,这件事你想怎么办?你刚才太不果断,要是我直接同意开除他们”赵凯脸色有些生气,可能是我心软,想为我打抱不平吧。

  “是啊,邢风这顿打一定要打回来”宋阳也同意赵凯的想法。

  其实我也挺生气的,刚才如果校长让我还回来,我肯定会冲过去暴打他一顿,毕竟这是老师同意的,我也不用担心报复之类的,但这是学校肯定不会让我们以牙还牙的,所以报仇的地点还是定在了校外。

  “仇是一定要报的,这顿打我要用十倍奉还回去,但不是在学校”

  “那怎么打?去校门口堵他们吗?”宋阳有些急,这让我想起了一部动漫里的一种民族—超级赛亚人。

  “当然不能在校门口打他们,校门口有保卫科不方便动手,我们在放学路上干他们,赵凯你去搜集下资料,看看他们走哪条路回家。”因为赵凯以前混过,所以消息比较灵通,这种事对他来说比较轻松。

  “可以,武器需要拿用什么?”

  说到武器我就有点头疼,打他们一顿总不能拿刀,把他们全桶了吧,如果弄死了怎么办?

  “武器这方面,我有,我家里有很多甩棍,到时候可以拿来用”甩棍就是一个跟书差不多长的混子,只要往地下一甩,可以变长,这种棍子就是方便塞书包里谁也不知道。

  “好,到时候定下时间你把棍子带来”我心中大喜,这下就万事俱备了。

  上课铃这时也打了,我招呼他俩赶紧回教室。。

  这节课上物理,我平时理科学的很好,所以听物理课都是津津有味的,物理老师男的姓王,说话带一股方言,他平时上课挺严厉的,随身带着一个大直尺,挺厚的上面贴着不干胶,在他的印象里我是个好学生,待遇就不用说了,肯定是什么事偏向我。

  、更Le新最??快‘上#R酷匠Cc网wA

  我觉得有点不公平毕竟学得差的也不是人家的错,要是不学的就要另外起算了。

  这节课,周玲还是趴在桌子上,过了十几分钟都没动过,我真想看看是不是睡死了。

  这节课我们做题老师对答案,我们陆陆续续拿出同步开始写,周玲还是趴在那无动于衷。

  过了一会,老师走了过来,看到周玲趴在桌子上,便皱起了眉头。

  “别人都在做题你为什么不做”物理老师拍了拍她的后背,见她没有反应,物理老师有些生气,便准备把他拉起来。

  想到周玲下午的样子,我再一次心软了,“老师,周玲今天不舒服,所以趴在这休息”

  听了我的解释,物理老师脸色缓解一些了,“那也不能趴着睡觉啊”

  “可能太难受了,老师给我讲讲这道题把吧”我把班主任支到了我身边。

  同时,用余光向四周看了一眼,宋阳脸色是一脸不可思议,而赵凯却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不用想都知道,赵凯又是因为我帮周玲而生气,以前我问过他以前的当混子的经历,当混子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差不多是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前一天喊你一声兄弟,第二天可能就是仇人,见面就开打。

  赵凯以前帮一个朋友打架,原因就是他朋友的女友被别人勾搭跑了,后来赵凯朋友的女友回来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赵凯朋友带着女友带着一帮人打了赵凯,赵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朋友能为女友打他,赵凯朋友女友说是因为打架那天她把她哥叫来了,赵凯打的正好打的是她哥。

  听的有点绕,但我还是总结出一句话“赵凯帮朋友打架,事后他朋友带人又打了赵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