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看\正●《版R章+节上}Z酷bY匠:网`

  哥,别跟她说废话,他平时就这样油嘴滑舌的……周玲半响才说出话来,估计刚才的一句话已经把她快气炸了,估计是觉得自己面子上过不去吧,就想用武力让我屈服。

  行了,你今天给我妹妹道个歉,然后跪下给我磕三个头,这事就完了。黄毛把烟放到了嘴里,等待我的答复。

  让我跪?记得我爸从小就教育我,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这类话,早已在我的内心生根发芽,让我跪,我去年买了个表,不过周玲好像没有跟他说昨晚发生的事,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笑了笑,跪什么?我凭啥给你跪?你算什么东西啊。我什么都没想脱口而出,心里还有点生气不就是个混子吗?有什么好嚣张的,你以为你头型杀马特,装装逼我就会怕你吗?我邢风就不吃这一套的呢。

  此话一出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满脸惊讶的看着我,不敢相信我敢跟混子这么说话,多数人会认为我服软。

  此时,黄毛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估计我不敢这么说话,但我还是出去了他的意料,如果不动手今天的脸面就全丢了吧。

  他伸手像我胸口出拳,我下意识用右胳膊去防下这一拳,出乎意料的一幕再次发生,他的拳头打在了我的手表上。

  我的手表一般都是在右手上,没有别的用意就是觉得顺手,没想到竟然可以作盾牌。

  黄毛跪倒在地,抱着手,他的手立刻红了还破了层皮,脸上非常难看,估计这一拳用了不少力气吧。

  我的手表倒是没什么,也没裂,我带的是潜水那种表,硬的很呢。

  上啊,你们看什么呢。黄毛几乎是吼了出来,另外三个混子也反应过来,像我冲了过来,我从口袋里准备要掏出来蝴蝶刀,发现周围围观的人多了起来。

  此时,因为是在班级门口,班里的赵凯和宋阳也拿出了家伙,准备冲出来,我们3打3不是打不过他们,但是我顾忌周围围观的人,便向他们使了眼色,示意他们不要过来,他们也是心领神会,看到我眼神后便犹豫了一会,我再次向他们使眼色,他们这才收起了家伙。

  他们来我们班打我,本来我们就是有理,如果真跟他们干起来,我们可能就是没理,还要可能背上打架斗殴的罪名。

  他们开始对我进行狂轰乱炸,不停的拿棍子打我,我倒是没什么毕竟我身子骨挺硬的,他们嘴上还骂骂咧咧,3个人打1个人看上去很威风,但实际上没什么可炫耀的,毕竟3打1我要是真的干翻他们,那倒是件可以炫耀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来围观,我身上也不是铁打的,被他们打一会有点疼了,但是我还没有还手,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后来不知道谁通知的班主任,班主任从另一边的楼赶了过来,我们学生在教学楼,老师们都在另一座楼,两个楼的距离就隔了一个跑道。

  见到有老师过来,这帮混子撒腿就跑,作案的棍子都没来得及带走,他叫我被打了也没说什么,毕竟我穿着校服看不出我内部的情况。

  过了一会,班主任张开了嘴,我原本会问我的伤势,没想到第一句话会这么问我:你想公了还是私了?

  回头一想也是这是个男老师,也没有矫情那一套。

  私了代表着我们个人恩怨私下解决,公了就是学校插手调查这件事,后者更有威慑力,学校来的新的教导主任,这是他来的第一次处理,如果处理的不好,恐怕会难以服众吧?我也想整整这帮混子,打我一中午不能白挨吧。

  我果断选择了公了。

  班主任看了看我,然后也没说什么,就进教室了,我也跟了进去。

  午自习,周玲没有回来,我趴在位上,给我妈发了一条短信,“妈,我被打了”

  没多久,我妈就回了短信“伤到没有,一会我让苏姨去你们学校。”

  看了短信我欣慰的笑了笑,苏姨是我妈的秘书,挺年轻的也就24,我妈跟我说过苏姨能力很强,她人也长的挺漂亮,绝对属于女神级别的那种。

  我也就再没有回短信,等待我妈的支援。

  下了午自习,很多同学都围了过来,安慰我,我也没说什么,告诉他们我没事让他们都回自己位上吧。

  人散后,宋阳和赵凯就走了过来,他们先询问我的伤势,然后还说帮我报仇,我笑着点了点头,告诉他们等到校外在干他们,他俩也同意了。他们不知道将有一场好戏要开始。

  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周玲回来了,走到位上的时候一脸得意,看到她这种样子,我有种想把她按在床上狠干的冲动。

  我没搭理她,她中午找一群人打我一个,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可能在她眼里打我就是有面子的事吧,哪怕是一群人打我一个,只要打赢就有面子。

  这节课很快就下了,快下课的时候苏姨发短信说自己到了,所以下了课我就准备去接她,刚一出就碰上了苏姨,她今天穿了一身职业装,精致的脸蛋令人窒息。

  “挨揍了?伤了没有”苏姨言语里透出了关心,我之前认识苏姨,有时候跟我妈一起逛街什么的,我就跟在后面做苦力。

  “嗯,没受伤”我没说什么,班级里陆陆续续出来了人,当看到苏姨后,所有人都震惊了,目光都集中在苏姨身上,有的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估计以为是我女朋友吧。

  我拉着苏姨,直接到了班主任的办公楼,路上我们也没再说什么。

  办公楼挺大的,因为是夏天办公室里都有空调,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老师都在里面享受,我们教室就没有只有一个大风扇,老师们都在一楼,二楼就是校长室,教导主任室了,我很少凡事所以也不知道二楼里面的结构。

  我直奔班主任的办公室,因为在一楼,我也去过几次所以很快找到了数学组。

  我示意苏姨不要进去,我自己走了敲了敲门,喊了声报告进去了,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只有班主任在那里,其他老师估计都去教课去了,办公室里非常凉爽,估计空调开的是最低度。

  班主任在那里埋头批作业,所以没有没发现我,我走到他身边,喊了一声,老师。

  这才注意到我,我真不知道如果我要是拿着刀来暗杀他,他是不是早就over了。

  你怎么不去上课?班主任诧异的问道。

  办公室没有人,我就让班主任稍等片刻,我出了门把苏姨叫了进来。

  班主任看到苏姨进来,没有太过于对她的外表吃惊,我暗想这肯定是装的,我给苏姨介绍了班主任。

  苏姨便开口了,“我是邢风的姐姐,今天听说邢风在学校被打了,我是来了解下,看看能不能妥善处理。”

  听了苏姨的话,我非常吃惊,什么时候成我姐姐了,说是我妈的同事不就行了吗?

  这件事,我也是听学生说的,具体什么细节,还是让邢风说吧。班主任淡淡的说道,班主任从教这么多年估计遇到很多这种事,尤其是在四中这种学校,相信也见怪不怪了。

  对于班主任这种态度我也没生气,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我没有说我要报复他们这些事。

  当我说完,看到他们的表情很平淡,可能我表达的不行,早知道就描述的严重一点了,最后我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

  这时我发现他们的表情都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