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彪挺着小弟弟,一手拿着盆子,一手托着唐嫣然的屁股来到了大舅家。来到了这个让他梦遗的椅子前,小心谨慎的把唐嫣然放了下来。

  大舅放下手中的医书,带着疑问来到了二彪和唐嫣然的面前。才出去这么一会怎么就背回来一个女孩子呢?

  “怎么了?”大舅询问道。

  “崴脚了,你快给看看吧。”二彪的声音有点颤抖。像是他自己崴脚了一样。

  大舅没有闲工夫听二彪的声音,只是认真仔细的捧起了唐嫣然那只让二彪小弟弟崛起的脚。

  “怎么弄的?还挺严重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大舅边揉边问。

  “不小心磕到了。”嫣然红着脸撒谎。

  “嫣然,你妈的身体最近好了嘛?你中考考的怎么样呢?”大舅没有继续问嫣然受伤的原因,而岔开话题和她聊家常了。

  “吃了你给她配的草药,我妈好多了。嗯,考的还行。上高中应该没问题。”嫣然呲着牙回答道。

  不过刚回答完大舅的问题,嫣然的声音突然变了声调。“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她嘴里喊了出来。

  二彪紧张的看了看大舅和嫣然,怎么回事呢?

  “好了,接上了。刚才嫣然的脚脱臼了。必须得疼上一下,所以我就和她聊家常让她放松身体没心理负担。”大舅解释道。

  “啊,原来如此啊,现在不是像刚才那样疼了,谢谢你了唐大爷。”嫣然带着泪珠说道。

  “不过你得好好休息几天,我给你弄点草药,回去早晚各洗一次。”大舅边说边走向了药柜。

  “那...那要休息几天?我还要帮我妈干活。”嫣然询问。

  “最少3天,再说了你这样也干不了活。回去躺着好好休息啊。”大舅回复。

  弄好草药后的大舅对一旁盯着嫣然看的二彪说道:“你去外面找咱家的小推车,把嫣然送回家。”

  二彪迅速的往外边跑,可是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小推车。然后大声向屋里的大舅喊道:“舅,你家小推车在哪放着?”

  大舅也出来帮着二彪找小推车,可是找了好久也没找到,“让你妗子推着出去割草了吧,那你就再背着把她送回家吧,她现在不能活动,一定要小心。”

  在屋里的唐嫣然听到了大舅的谈话,脸色又一阵翻红,又让赵二彪背着啊。哎,自己又不能动。

  二彪心中乐呵呵的背起了唐嫣然。嘿嘿...背小姑娘的感觉真好,让人上瘾。二彪邪恶的想着。

  进了唐嫣然的家,二彪先是闻到了一股和大舅家一样的味道。草药的味道。

  屋子也比较破。不过正北面墙上挂的那一个个“三好学生”让二彪很是羡慕。自己上了这么久的学,一个奖状也没得过。看人家都没地挂了。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嫣然的母亲看着自家的闺女被一个大小伙子背了回来,紧张的从里屋走了出来。

  “闺女这是咋了?”她娘问。

  “洗衣服的时候崴脚了,我同学赵二彪把我送回了。”嫣然解释道。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真是麻烦你同学了。”她娘打量着二彪说道。

  “婶子,没事了。我大舅给她弄好了,这是草药让她早晚一天洗两次。还说让她多休息两天,要不容易落下病根。”二彪把草药拿给了她娘。

  “真是谢谢你们了,太麻烦你们了。孩子你大舅是谁?”

  “就是你们村的医生。”

  二彪离开了嫣然的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回到大舅家后,晚上吃饭的时候大舅和他说了说嫣然家的情况,她爹死的早,娘又有病。嫣然既上学又干活的支撑着这个家,这个女孩不容易啊。二彪听到这里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要不是嫣然为了给他劝架也不会崴到脚。

  正在二彪不是滋味的时候,大舅家闯进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的到来让咱们的二彪更加不是滋味了。

  这是来寻仇呢?还是来放赖呢?二彪心中猜疑着。

  首先进来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然后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女子,最后是两个和二彪一样大的小伙子。二彪明白了,那个男的和女的是一对夫妻,也就是今天被他打了一拳的孩子的爹和娘。这是来放赖的。

  “他叔啊,你看我儿子让你外甥给打的,正好你是医生你给看看。”这是那个唐天华的娘说的。

  大舅放下筷子和干粮,来到了那个萎缩着身子捂着肚子的唐天华身边,陪着笑脸问道:“怎么回事?二彪打架来?”

  “是啊,今天下午你们的好外甥打的我儿子。这不,我和他娘刚回家就看见这小子在炕上趴着。问他怎么回事,说是肚子疼,好问歹问才问了出来,是你外甥给一拳打的。”唐天华他爹说道。

  大舅愤怒的向二彪看去,二彪吓的低着头不说话。

  他妗子拿出板凳让他们先坐下。笑着给人家赔不是。

  大舅看了几眼低着头的二彪,走到了唐天华身边,带到来到了床上,让他躺在了床上掀开衣服开始了诊断。

  一掀开衣服,把大舅吓了一跳。一大块紫的发黑淤血出现在天华那不算大的肚子上。

  天华的娘也看到了儿子的伤处,大声呼喊着要去找赵二彪拼命。边骂边哭。

  天华的爹更是激动,转身就往屋外跑,出了屋去墙角找铁锨,这是要把二彪给一掀拍死。

  而和天华一起来的唐家俊高兴起来了,看你赵二彪今天怎么弄,一会天华他爹拿掀拍死你。

  二彪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的够呛,他没想到自己的一拳会是那样的,他更没想到这俩夫妻护犊子护到这个步数,还是先跑吧。总不能在这等着挨揍吧。

  二彪也不管他大舅和妗子了,挣脱开天华他娘。撒腿就往外跑。跑的那个快啊。

  边跑边喊:“舅我先回家了啊。”

  他大舅边安慰天华他娘,边出去拉着天华他爹。总不能让自己的外甥在自己家里被砸吧,这小子还挺有心眼,还知道跑。他大舅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二彪跑出的身影。

  “先不用激动,这孩子跑不了,咱们先给天华治病,到时候我领你们去我妹妹家找他爹娘。”大舅没办法的安慰着这俩个激动的夫妻。

  二彪从他大舅家跑出来以后,心中扑腾扑腾的跳不停,虽然告诉大舅是要回家的,但是二彪害怕天华他爹找他家里去,家是不能回了,这可怎么办?二彪感觉到了迷茫,这...黑灯瞎火的往哪走?我到底该怎么办?二彪想哭...蹲着地上想哭。自己怎么这么能惹事啊?怎么办?

  二彪漫无目的的走着,家不能回,姥爷家也不能去,二舅家更不能去,去了二舅还不把他给杀了。

  }更dA新u¤最快b5上WD酷{m匠网

  不知不觉走到了唐嫣然的家,二彪静悄悄的走到嫣然家的屋后,只有一个房间开着灯,二彪从屋后看到了嫣然家的情况。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里面人的谈话,嫣然母亲咳嗽的声音,还有嫣然给她母亲拍后背的声音。

  二彪想进去看看,可是这么晚了进去怎么说?二彪很无奈。他依旧在屋后蹲着,他真的想进去。现在的他非常想见唐嫣然。他很无助,他想见到她。他感觉如果见到她后,他心情会好点。

  得找个理由进去,二彪想啊想,想啊想。终于想到了一个还能说过去的理由。

  鼓足勇气,收拾好心情。敲响了唐嫣然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嫣然的娘,二彪带着颤抖的声音说:“婶子,我大舅让我来帮你家打点水,他说嫣然崴脚了你身体又不好,所以让我帮你打点水,他说他怕你们娘俩提不动。”二彪这谎言说的挺好,不过就是说的时候有点半半卡卡。

  嫣然她娘让二彪进了屋,也没怎么说话,只是说是不用麻烦他了。

  二彪还挺实在的,进屋以后直接找起了扁担和水桶。怎么说也要给自己圆下谎嘛。二彪很能干,一会功夫那水缸给打的满满的。当然也累出了一身汗。

  终于把自己的谎言给圆了,二彪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唐嫣然的床前,他终于看到了刚分开不久的唐嫣然。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唐嫣然被直矗矗站在这的二彪给弄害羞了,这赵二彪怎么回事呢?拿起手边的小手巾扔给了二彪说道:“擦擦汗吧。”

  二彪机械的拿起手巾在脸上擦了擦,真香。和唐嫣然身上是一个香味。真好闻。二彪都不舍得擦汗了。

  “嘿嘿...”二彪突然间笑了一声。

  唐嫣然被二彪的笑声吓了一跳迁怒道:“傻笑什么?”

  “没...没事。”二彪不好意思的回答。

  俩人的这一切可是都被她娘看在了眼里。她娘是过来人,她娘明白...这是不好的现象啊。

  二彪水也挑完了,汗也擦干净了,再也找不出理由不走了。没有办法的离开了她家。

  从她家走出来以后,二彪再次迷茫。上哪呢?

  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二彪看痴了,二彪看傻了。一直看到感觉到恶心头晕了,二彪才低下了头。

  因为抬着头,头部充血才会感觉到恶心和头晕的。

  二彪有点累了,今天打了一架,还背着嫣然走了那么长的路,还梦遗了一次。所以二彪有点累了。

  他在嫣然家大门口的草垛里坐了下来。

  坐下后的二彪又抬起了头,看起了天和星星还有月亮。

  看着...看着...二彪睡着了。

  二彪睡了,在嫣然家的草垛里睡了。明天会有什么等待着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