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彪从二舅家回到了大舅家,大舅和妗子(村里人叫舅妈都是叫妗子的)在忙活着做饭,二彪过去帮忙,毕竟咱跟老王头可是正儿八经的学了5、6年的厨师的。怎么说也得给大舅和妗子露上那么一手。

  大舅正在洗青椒,自己家菜园子种的青椒,无污染无农药无化学肥料纯天然的。青椒又大又绿又脆。生吃一点也不辣而且还有点发甜,富含丰富的维生素。妗子正在切肉。从这俩人的动作来看,这是要给二彪做个青椒炒肉片啊。

  二彪在旁边的盆子里认真的洗了一下手。对正在忙活的大舅和妗子说道:“大舅、妗子你俩先别忙活了,今天我初来乍到就尝尝你大外甥的手艺吧。”

  “呵呵...一来就让你做饭,多不好意思啊。还是我来吧。”妗子和蔼的说。

  “听说你在老王头那学了好多年的厨师,那今天就让你露下手艺,让我俩尝尝?”大舅乐呵呵的说道。

  “嗯,没问题。你们歇着吧,一会就好了。”二彪边说边抢过了大舅手中的青椒。

  这时候妗子还在继续切着肉,二彪看了看妗子切下的那几块肉片摇了摇头,大声喊道:“妗子,你别切了。让我切就好。”

  妗子被二彪的大声吆喝吓了一跳。本来她是想给二彪打个下手的。没想到这二彪也太客气了连下手都不让做。于是边说道:“二彪啊,你先洗椒子就行,妗子给你切好肉。”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切的炒的好吃。呵呵”二彪并没有当面指出妗子切肉的方法是不对。

  “好...好...那我就不切了。让俺大外甥给俺做好吃的。”妗子说。

  青椒洗完了,二彪来到了妗子刚才切肉的案子旁边,拿起了大舅家普通的菜刀,先是掂量了一下分量,轻微摇了摇头,比王爷爷的菜刀轻了很多。

  他先顺着刚才妗子切的边上,小心的切了一刀。切下了薄薄的一片肉。透明的薄。

  “二彪你这是干嘛?”一直在旁边观察二彪做菜的大舅问道。

  “嗯,先顺顺边。”二彪回答道。

  青椒炒肉片,这道菜最关键的地方就是这个肉片。要把青椒那特有的味道炒进肉片里。所以这个肉片的厚度长度以及宽度都是有讲究的,这也是刚才二彪制止了妗子的切肉的原因。

  二彪顺完边以后没有犹豫的向肉发起了进攻,动作很快很熟练,快的有点好看,熟练的有点像艺术。让站在旁边一直默默不语的妗子张大了嘴巴,这速度这刀功可比她这整天做饭的家庭妇女强多了。

  切了大约有十几刀的样子,二彪停止了他的表演。他把剩余的肉又放回了盘子。在这么落后的小山村能吃上点肉就不错了,所以二彪没有都切上,再说了本来就是青椒炒肉片,又不是肉片炒青椒。

  大舅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到案子旁边,拿起了刚才二彪切下来的肉仔细的看了看。又拿起了一块相互对照了一下。乐呵呵的向二彪竖起大拇指:“厉害,没想到啊,这几年可不是白学了啊。”

  妗子也跟着大舅看了看二彪切的肉,一样大小一样宽厚的十几块肉片静静的躺在案板上。

  二彪只是笑呵呵的拿起了盘子已经洗好的青椒,几个挑刀的动作把青椒的把和里面的种子清除的干干净净。

  清除完青椒把和种子以后,二彪开始用手一片片的把青椒掰开。

  这个妗子是知道的,青椒肉片的青椒不是用刀切的,是用手掰的青椒才好吃。

  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开始炒菜了。

  先放葱花和肉片,然后开炒。动作是那么的娴熟和行云流水。

  看着锅里的油火,(油火就是炒菜的时候锅里起的火)大舅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看样俺这个大外甥确实在炒菜上下了不少功夫啊。

  一会功夫一盘绿油油冒着热气和香气的青椒肉片炒完了。

  大舅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尝了尝。

  “不错,真的不错。瘦肉外焦里嫩,肥肉肥而不腻。上档次...你看这瘦弱上都有几个焦黄色的破口,这火候掌握的可真有水平”大舅由衷的赞美。

  妗子也好奇的抢过大舅手中的筷子夹了一块。

  “嗯...真不错,就这手艺去城里的饭店也能挑大梁的。”

  二彪高兴看着大舅和妗子尝到自己的菜后的表情。给厨师最大的礼物就是食客尝了自己做的菜后的陶醉的表情。这是老王头告诉二彪的。

  这顿饭吃的是其乐融融,至少让大舅知道了二彪并不是光会烧死羊的混蛋小子了。

  妗子也对自己的这个大外甥刮目相看了,才16岁的小孩子就能把菜做的这么好吃,了不得啊。

  吃过饭后,大舅把二彪叫了药房郑重的对二彪说:“彪子,你做的菜我也尝到了,确实挺好的,但是吧,既然答应你娘让你跟着我学医生,那你就好好的跟着我学吧,能把炒菜炒的那么好,医生也会的很好的,也不用管你喜欢干什么了,先跟我学上几天吧,不是有句老话叫技多不压身嘛。”

  “嗯,我会好好学的。”二彪点着头说道。其实在二彪的心中,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干什么,学厨师是因为想学刀功和武功才坚持下来,至于这个医生吧,又是他娘让他学的,所以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那咱们就先从基本的学起吧...”

  二彪的苦日子开始了,中医博大精深,光基本的就让二彪这小子喝上一壶的。

  逃出了学校那整天背啊记啊的日子,没想到又掉进了大舅的背啊记啊。

  大舅给他找来了一本《人体穴位大全》郑重的告诉他,想要学好中医那就要先从背穴位开始。

  打开第一页二彪的头就大了,一张纸画了一个光头男人头像,上面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小黑点下面是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字,大部分都是三个字。

  “怎么背呢?”二彪拿着穴位大全问大舅。

  “只要书上标出的穴位,你都要背过啊。”大舅简单的回答道。

  “舅...舅...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想我一辈子也背不过这些穴位的。”二彪被书上那么穴位吓的脸色发绿了。

  “呵呵...慢慢来嘛。你以为学中医像切菜割肉那样啊,大舅相信你。慢慢来。”

  百汇、上星、目窗。五处、眉冲...二彪一个个念叨着,念着念着二彪睡着了。

  大舅正在给病人看病,也没注意正在靠背椅子上找周公的二彪。

  唐嫣然...二彪在梦中又和唐嫣然同桌了,今天唐嫣然打扮的真漂亮,还向二彪笑了。二彪没有说话,只是傻傻的向唐嫣然笑。唐嫣然真漂亮。

  ;酷B匠网h…永G久…免费&看小Z说%/

  “二彪啊,我要结婚了,我要嫁给唐宝林了。”嫣然有点向二彪说道。

  “什么?你为什么要嫁给唐宝林啊?嫣然你为什么要嫁给唐宝林啊?”二彪着急的向嫣然问道。

  “唐宝林学习好,他爹又是我们村的村长。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嫣然回答。

  二彪哭了,趴在教室的桌子上哭了。

  嫣然你怎么会在这?你的衣服呢?一个光着的嫣然出现在二彪的眼前,隐隐约约只看见光着的嫣然。

  嫣然扑到了自己的怀中,二彪感觉自己有了变化,很热很烫,就像二舅家炉火一样烫。

  二彪喜欢抱着嫣然的感觉。

  啊...二彪醒了。

  醒了以后的二彪摇了摇头,擦了擦脸上湿湿的东西,自己刚才怎么还哭了?做梦做的哭了?二彪很是纳闷。

  啊?这是怎么回事?尿床了?二彪很是害羞。

  不像尿床了...二彪飞速的向厕所跑去,这么多看病的让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来到厕所后的二彪先是紧张的把厕所门锁死,二彪有点害怕,二彪更加害怕。这是怎么了?

  我不会得病了吧...二彪焦急的额头渗出了汗珠。

  哎,我知道了...这不会就是健康教育上所说的遗精吧。恍然大悟的二彪自嘲的笑了笑...哎自己真是笨蛋啊,刚才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呵呵那为什么我yj的对象会是唐嫣然呢?二彪想起刚才做梦时的景象脸色还不时的传出热量。

  大概是今天去姥爷家说他16就结婚,正好那个时候想起了自己的同桌唐嫣然,然后今天又被那些无聊的东西,才会yj吧。赵二彪给自己解释道。

  那嫣然嫁给唐宝林自己为什么会哭呢?这个问题二彪不断的问着自己。

  哎...先出去换个裤子再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