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一身露水和汗水的二彪回家了,娘早就准备好了早饭,勤劳的爹早就吃完饭骑着大型自行车去了他的学校。每次看到自己的爹总是那么早早的去学校,二彪总是纳闷,他只是个教历史的,一不是班主任,二不是当官的。整天这么早去有啥用?

  二彪卸下自己身上的装备,洗了洗因为做了100个俯卧撑而沾满泥巴的双手。一颗大葱,一块干粮,再加上一块萝卜咸菜。咔哧咔哧的吃了起来。他娘早已经吃完了,只是在小凳子上看着自己这个虎头虎脑的儿子吃饭,吃的真香。在他娘的心中,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和别家的孩子两个样,不管干什么事情都有个轴劲。比如跟着老王头练武这件事情,村里几个孩子都跟着去了,可是到最后坚持下来的不就二彪自己嘛。虽然这个孩子学习不好,还经常打架什么的。但是这个孩子从小就有同情心。在他娘的心中二彪这个孩子绝对不会在这个小山村呆一辈子。

  儿啊,如果你想飞。娘和爹不会不放手的。他娘心中嘀咕着。

  一会功夫,二彪吃完了。用袖子擦了擦那刚刚喝完玉米面汤的嘴。打了几个响亮的咯,帮着他娘收拾了碗筷。

  “彪子啊,一会你收拾一下衣服,去你大舅家住上一段时间。跟着你大舅学医生。在那好好听你大舅的话,别惹事啊。”他娘收拾完碗筷以后对着赵二彪说道。

  这个结果二彪已经知道了,昨天晚上的谈话他已经听到了。所以没啥震惊和吃惊的。只是点了点头:“嗯,好吧。”

  “儿啊,去了以后好好学习。当个医生也不错。你这么小就不上学了。先跟着你大舅学个手艺吧,到以后饿不着。想家了就回来看看,反正你舅家离咱家也不远。”他娘叮嘱着正在收拾衣服的二彪。

  说是收拾衣服,其实也没几件可收拾的衣服,除了学校发的那件校服叫件衣服,其余的在大城市里人家都叫抹布。

  二彪走了,去了他大舅家。

  大舅家的村叫唐家村,在二彪庄的北面。走着也就45分钟的路程。算不上邻村吧,但是也不远。

  唐家村比赵家庄大,比赵家庄也富裕那么一点点。因为附近的几个村庄也就这个村叫唐家村,所以唐家村的人从大人到小孩都有一股子牛逼气。因为他们是村,而二彪他们是庄。很多时候二彪总是纳闷,这村和庄有啥区别呢?人家唐家村的人为啥一个个都牛逼哄哄的呢?

  就是因为这个村和庄的区别,二彪附近村庄的小伙子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由二彪和腾飞领导的庄派,而另一派则是由唐家村唐宝林领导的村派,这俩个派别的人见了面后,总是会发生点小摩擦的。不是村派的瞧不起庄派,就是庄派的看不中村派。

  咱们的二彪这次有点头疼了,作为庄派的首脑人物,从今天往后就要长住村派的地盘的,有句老话“好虎打不过一群狼啊。”二彪不是傻子,所以在去他大舅家的路上就做出了决定。在那尽量少惹事,尽量低调。

  不知不觉中,二彪到了大舅家的门前。路上并没有碰到村派的成员,所以这一路应该能称的上平安到家。

  大舅家病人很多,没怎么搭理二彪,只是让他把行李放下找个地方坐着。

  二彪放下行李后,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看着大舅匆忙的背影。

  二彪第一考虑了自己的未来,第一次想象了以后的人生。

  以后的自己也许会像大舅一样,每天都笑呵呵的面对各式各样的病人,面对各式各样的病症。用脖子上那听诊器,用盒子里那一根根银针,以及用后面橱柜小格子里的一味味草药。来度过每一天。

  (^看正.版章k节上酷"(匠p…网J

  大舅并不是纯正的中医,虽然这个小山村比较落后和贫穷,可是也要接受新鲜知识的。所以大舅也会打针,也会打点滴,也会卖药片。这是个中医加西医的小药铺。

  二彪这个年龄是坐不住的,看着病人只增不减的情况下。二彪决定去二舅家和姥爷家看看。

  告别了大舅,二彪来到了姥爷家。

  二彪的姥爷,一个70岁左右的老头子,没啥历史。没啥传奇。只是在这个小山村里和土地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头子。真要找个闪光点,那就是他养的这几个孩子吧,大舅是医生,二舅是铁匠。二彪的娘又跟了一个文化人。就这么简单。

  “姥爷,我来看你了。”二彪看着自己的姥爷喊道。

  “二彪子啊,听你大舅说昨天你差点把你家的牛给烧死?”姥爷盯着自己的外甥说道。

  “哦...点火点的,没看住...”二彪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回答。

  “你这熊孩子,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我有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准备结婚了。既然想跟你大舅学医生,就好好的跟着学,你看你大舅现在过的不也挺好嘛。哎...别整天惹事了啊。”姥爷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姥爷提到结婚,二彪的心中一动。16岁就能结婚了啊?他想起了,自己班的唐嫣然,自己的那个同桌。那个像挂历里一样的女孩。她就是这个村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唐嫣然学习好,人长的好,班里的男生都喜欢他,可是都没追她的。毕竟那个时候的同学还不懂的男女爱情。赵二彪也只是单纯的暗恋,也没有过实质性的接触。

  姥爷问这问那的,把二彪问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怎么回答都是错,所以二彪选择了逃避。

  告别了能絮叨的姥爷,二彪来到了他二舅家,也就是昨天刚刚扇了他一耳光的二舅家。很远就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靠近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从里面传出来的高温。

  二彪走了进去,一个光着膀子不停挥动着铁锤的二舅出现在了二彪的眼前。

  背部汗珠马不停蹄的往下流,流到了那带着补丁的短裤上,短裤底部也有几滴汗水滴滴答答的滴在黑色的土地上。

  二舅的皮肤呈黑红色,线条明晰。每块肌肉都让人感觉到一种爆炸的力量。

  二舅看到了二彪,放下那因为击打而温度很高的铁锤。拿起旁边的汗巾,擦了擦脸,提了提那已经湿透的短裤说道:“来了...”

  “嗯,大舅家比较忙,去我看了看我姥爷,然后就过来了。”二彪如实的回答。

  “脸还疼不?”二舅不好意思的问。

  “没事了,早不疼了...”

  “呵呵...别恨你二舅啊,我也是被你气的。”二舅说。

  “嗯,我也知道我惹祸了,所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能再没轻没重的惹祸了。”二舅说。

  “舅...你会打刀不?”二彪看着眼前那熊熊的火苗问道。

  “打刀干嘛?”

  “没事,只是问问。看你整天打锄头打掀的,就是好奇问问呗。”

  “打刀和打锄头一样,就是钢料和模子不一样而已。再说了,我那个师傅以前就是专门给人家铸刀的。”二舅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一句我一句的问了一些铸造的知识。其实在二彪的心中还是比较喜欢打铁的,因为二彪感觉这个工作比较男人,但是是他娘让他学医生,自己又刚把家的羊给烧死了,所以只有听他娘的跟着大舅学医生了。

  还记得老王头说过,一个厨师必须得有自己的一把菜刀,一把好的菜刀,所以二彪一直想找机会搞把菜刀的,看到自己二舅就会打刀,他很是高兴的。

  不过好的钢材从哪找呢?

  二彪不停的搜索着自己见到过的铁家伙,哪个才是好的钢材呢?

  边走边想,二彪回到了大舅家,因为现在已经是中午了,病人应该都回家吃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