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彪睡了,他没有继续偷听大人们的谈话,反正谈来谈去都是为了自己,现在的二彪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那所谓的前途。所以二彪选择了睡觉。

  邻居家的公鸡很准时的打鸣了...二彪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了。迅速的穿好了老王头给他做的绑腿和沙子背心开始了坚持了8年的晨跑。

  夏天跑在清晨的乡间小路上是一件让人很舒服的事情,天刚刚放亮,太阳还没有出来,昨晚下的露水静悄悄的挂在小草上。深深吸一口气,带着湿润带着清凉。二彪想起了上个月刚刚去世的老王头,也就是教二彪做菜和练武的师傅。

  二彪的村子叫赵家庄,姓赵的占据了整个村子的95%,还有几户姓韩的和姓高的。老王头没子没女没老婆,整个村子里就他自己姓王。

  在二彪8岁那年认识了老王头,认识了这个有点充满传奇色彩的老头子。老王头家住在村子最东头,一间挺破旧的小屋,这间小屋子看上去和整个村的规划有点格格不入。那个时候的二彪和小伙伴们在湾里抓的鱼,抓到的鱼都会分一半给他送去,当时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是出于对老年人的尊敬,不过二彪从小就有同情弱者这个好品质,每次小伙伴们在一起玩打仗游戏的时候,二彪队伍里总是会有几个最弱的最笨的,因为他们最弱最笨别人都不愿意带着他们,带上他们会拉后腿,会被别人打败。可是二彪不怕,所以每次都是二彪保护了那几个弱者。二彪心中不忍...如果二彪不带着他们冲锋陷阵,那他们会被人揍的很惨。他们也会被揍哭...每个周末都会去湾里抓鱼,每次抓到鱼也都会分给老王头,虽然每次给他送去,二彪每次都甜甜的叫王爷爷...可是老王头依旧一副爱搭理不搭理的模样,只是点着头看着二彪把鱼给他倒进盆子里。

  那天给他送完鱼以后,天老爷下雨了...六月天娃娃脸,说哭就哭,说下就下。二彪向屋内打量了一圈,没有伞也没有雨衣。只是有几个废旧的尿素袋子。

  “王爷爷,我先用用你的袋子,一会雨停了我给你送回来。”二彪说道。

  “等雨停了,你再走吧。正好今天让你尝尝老头子的手艺。整天让你给我送鱼,今天爷爷就给你做一个鲫鱼汤算是回报你小子的鱼吧。”老王头淡淡的说。

  二彪没有矫情的拒绝,因为在他们那里,在别人家吃饭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今天二彪抓的鲫鱼比较大,最大的有成人巴掌那么大。

  老王头从盆子里拿起一条鲫鱼,左手提着后面的尾鳍,右手从刀架上抽出一把菜刀。二彪注意到了王爷爷手中的菜刀,和村里任何人家的菜刀都不一样。村里人家的菜刀只是一块铁片子加上一个木头柄,可是老王头家的菜刀很宽很大很厚,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把刀很锋利,很不适合在这个小村庄里存在。

  在二彪考虑大号菜刀的时候,鲫鱼的鳞片从它的身体上掉落在了地上。二彪没有看到老王头是怎么做到的...迷一般的老头子。这是在二彪脑袋中响起的声音。

  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二彪的眼球一转不转的盯着老王头的菜刀和握着菜刀的手。他和平常人家刮鱼鳞没啥两样。可是速度却是天壤之别,那么笨重的菜刀在他那干枯的老手上像是有了生命。鱼鳞一片片落下,没带走一丁点的鱼皮。那些难处理的角落小鳞片,也被几个转刀**的小动作给游刃而解了。

  他是一个在这里隐名埋姓的刀客?二彪脑袋中出现这个陌生而古老的词汇,这只有在金庸和古老小说才会有的词汇,出现在了二彪那深深的脑海。

  开膛破肚挖内脏的手法也是那么的娴熟...“王爷爷,你...”二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呵...二彪子啊,先不要有啥疑问,先等爷爷给你做了鲫鱼汤后再告诉你吧!”老王头边忙活边说。

  把四条鲫鱼整齐的放在了锅里,点火烧柴...没放一点作料,也没放一点油盐,只是用清水煮。

  老头子拉风鼓的节奏很快很齐,整齐的木柴在灶下烧的很旺很响。一会的功夫水蒸气从锅盖下不断的冒了出来。

  $r酷@{匠网^永6}久;免费z看d小说x}

  二彪闻到了用清水煮鲫鱼的味道,腥腥的...有鱼的腥味,也有湾里淤泥的腥味。

  老头子依旧不断的拉着风鼓和添着木柴。当水蒸气把整个屋子都充满的时候,老头子打开了锅盖。

  二彪向锅里望去,从井里打出来的水已经变成了乳白色。四条鲫鱼不安分的在沸水里翻滚...像活了。

  老王头用勺子轻轻的舀出一点汤,吹了吹...喝了下去。

  从灶台深处拿出了一些用纸包着的调料,谨慎小心的倒了进去。

  从大门外屋檐下拔出几颗小葱和新鲜的香菜...洗了洗切了切。洗的很仔细,把菜的每个角落都洗的很干净,切的很整齐也很快。

  切好以后...先倒入了几滴醋和自己家酿的老酒,再添加了少许的盐巴。然后均匀的把小葱和香菜沫沫撒在了锅里。

  香味瞬间充满了破屋。二彪的肚子也跟着叫了起来。

  光闻味道就让人食欲大振。这老王头也太厉害了。

  拿出一个青瓷大碗,从锅里给二彪舀出俩条鱼和满满一碗汤。

  二彪端详着碗里的鱼和汤,汤是成乳黄色的。上面零零星星点缀着香菜和小葱。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看着这碗汤会让人有种清凉的感觉。

  喝了一口...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管怎么说,以前从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鱼汤。

  好喝...反正是好喝,鱼肉鲜嫩,没有一点腥味和淤泥味。很滑...经过嗓子的时候就像瞬间融化了一样。

  二彪见识少,吃过的好东西也少,学问也少。根本就没法形容这碗平凡的鲫鱼汤的味道。

  很多年以后,有人问已经是整天在5星级酒店海吃海喝的二彪,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二彪也许会想起那个下雨的夏天,那个充满水蒸气的破屋子里吃到的鲫鱼汤。

  老王头没有吃也没有喝,只是蹲在锅台旁边抽着烟袋乐呵呵的看着狼吐虎咽的二彪。

  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也许是被烟呛到了。

  如果自己的儿子没有丢,那孙子也差不多有这么大了。

  老王头用力的磕了磕烟锅子里的烟灰,深深的叹了一口。“总不能把自己这点手艺带进棺材吧”。这是老王头脑袋中响起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