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也有点变凉了。二彪依旧在低着头依旧在憋着屁。

  老头子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向屋里走去。可是走了没几步却重重的摔到了。因为院子里是土地,不是城市里那种水泥地面。再加上救火时从大湾浇上来的水,土地变成了泥地。很滑很滑...老头子摔到了。声音很响但也很刺耳。摔的很结实、摔的很实在。

  整张脸陷入了泥里。厚厚的眼镜也摔飞了很远。

  二彪听到响声后,飞快的向他爹跑去。先捡起那厚厚的眼镜,然后把他爹从泥里扶了起来。他看到了一张黄黑红混合的脸。黄色是泥土的颜色,黑色是玉米梗燃烧后的颜色,红色是他爹鼻子里血液的颜色。

  “爹...”二彪带着哭腔喊道。

  “我没死...不用哭。”他爹边说边从二彪手中拿回了眼镜。

  二彪的爹蹒跚的走了。走进了那还没开灯的屋子。这时候二彪想起了朱自清他爹给他买了橘子后的背影。这时候二彪知道了“蹒跚”这两字的含义。那个一直倔强的有点古板的老头子,那个一直和自己骑车比速度的老头子,那个穿着中山装胸前左口袋挂钢笔的老头子,那个一激动说话脖子上就会有青筋的老头子。那个老头子真的有点老了。

  二彪的爹进屋了,也开了那本来应该早就拉亮的灯泡。

  二彪也放出了那个一直憋了很久的屁,放了...静悄悄的放了。这个屁其实是一个没声音的屁。可是这是放了以后才知道的。但是这个屁很臭,屁的味道混合了玉米梗燃烧的味道却变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味道。这个味道只有赵二彪闻到了。

  正在二彪低着头考虑这个味道的时候家里的门响了。可是狗却没有叫。二彪知道他娘回来了。

  二彪的娘比二彪的爹年轻8岁,年轻的时候是他们十里八乡的美人。所以二彪和他姐姐也遗传了他娘优良的基因。

  跟在他娘后边的是他大舅和二舅。

  二彪站起来叫了声:“大舅...二舅。”

  他娘先向把院子看了一遍,在那两只被烧焦的羊身上多看了几眼,然后没有说话的走向了屋子。

  而大舅和二舅则向二彪问:“这火是怎么起的?”

  二彪支吾的回答是因为自己烧书烧的。

  大舅表现的还比较镇定,只是用他那能杀死人的眼神狠狠的把二彪杀了几遍。可是二舅却是二话不说向着二彪那清秀的脸庞就是一巴掌。

  二舅可是这几个村子里唯一的打铁匠,这一巴掌可不比老头子那带着父爱的巴掌,这可是带着浓烈铁元素和火元素的一巴掌啊。在受完二舅这一真正的铁砂掌以后,二彪先是看到了金星,然后看到了银星,再次就是看了红星。最后看到了金星银星和红星的混合。二彪感觉一阵眩晕,然后晃晃悠悠的倒在了这片充满泥泞的土地上。

  二舅打完这一巴掌也后悔了,他对自己的手劲还是有点了解的。

  大舅则迅速的跑到二彪的旁边,轻轻的拍了拍二彪的脸喊了几声,当发现依旧没有反应时,则在二彪的人中部位用大拇指掐了几下,二彪慢慢悠悠的醒来了。

  他爹和他娘听到响声后迅速的往屋外跑,看到自己整天作孽的儿子倒在地上的时候,所有的气都散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父母对子女的担心。

  幸好大舅是医生啊。咱们的二彪醒了。

  他娘狠狠的瞅了二舅一眼说道:“你想杀了你外甥啊,这么大年纪了。咋没个轻重啊。”

  二舅的脸变的通红,眼光带着愧疚向二彪的爹望。毕竟姐姐好说话,但是自己是当着人家的爹打他儿子啊,怎么向姐夫交代?

  二彪被几个可亲可爱可恨的长辈们抬到了屋子的床上。

  虽然醒来但是依旧有些晕乎,所以他大舅让他好好休息。

  长辈们轻轻的走出了二彪的房间。

  “妹夫啊,你脸怎么弄的?”这是大舅的声音。

  “没事,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

  “姐夫,刚才不好意思了啊,我也是太生气了。”这是二舅的声音。

  酷`匠E{网◇.永a久(免,{费看、小^说。

  “哎,不用说了。这孩子啊...打死也不过分,都是一家人不用说俩家话。”二彪爹说道。

  “他爹...咱娃为啥烧书?”他娘问。

  “这孩子,我管不了了。这不...今天是初中会考。也就是说如果不想考高中或是中专的,就可以不用上学了。这孩子和咱们村那群娃娃们都不想上学了。所以就把书给烧了。”他爹生气的说道。

  “哎...这么小的孩子,他不上学能干嘛啊?怎么和他姐姐差距就那么大呢?”大舅说。

  “青霄多让人省心...(赵青霄是赵二彪的亲姐姐)从小就懂事而且学习也好,怎么你说这男娃就这么顽皮呢?”他娘无奈的说道。

  “要不跟着我打铁吧,我看二彪身子骨挺好的,适合打铁...”二舅提议道。

  “不上学总得学个手艺啊...以前看他跟着咱村老王头学厨师挺感兴趣的,要不让他上城里找个小饭店跟人家学学徒,至少以后饿不着。”他娘没有正面回答二舅的提议,因为她知道打铁是体力活,不想让她儿子打一辈子的铁,所以提到了厨师。

  “跟着我吧,这么小去城里不学坏才怪呢...跟着我学几年中医,到时候我老了可以接我的班。”大舅比较理智的说。

  “跟着你也不错,起码当个医生以后好找媳妇。你说呢?他爹”他娘向他爹问道。

  他爹沉默了很久,无奈的说:“其实我是想让他读书的,既然把书都烧了,那就跟着他大舅吧。”

  刚才大人们的说话,二彪都听到了耳朵里。脑袋中不断闪出了几个景象,大舅下针时的模样,二舅赤着膀子在那炉火前打铁的景象,他爹在那黑板上奋笔疾书的模样,兄弟们一起玩耍的景象,还有就是他爹摔倒在地和蹒跚进屋的景象。

  景象不断转换着,最多的还是他爹进屋时给他留下的背影。

  二彪睡着了,不能想了,书都烧了,羊都死了。只有睡觉吧,明天会给二彪答案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