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彪姓赵,家里排行老二,寅虎年出生。所以他那个当历史老师的父亲给他起了二彪这个名字。“彪”这个字拆开来看,是“虎”字加上了三个撇,在他老爹对咱们祖国这上下五千年历史的理解下。认为这三个撇不正是那老虎的翅膀嘛。所以“彪”字不正是体现了如虎添翼这个成语。于是就给他起了这么一个比较黑社会的名字。16岁的夏天,二彪骑着他那大金鹿牌自行车从学校回来了。爹在后面跟着,也骑着大金鹿牌自行车,但是他不如二彪骑得快。因为二彪是大小伙子...终于到家了,到家后第一件事情是把车子停下飞速的跑到厨房拿着水舀子从大水缸里舀出慢慢一舀子凉水,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倒,一会儿功夫喝完整整一舀子的凉水,擦擦下巴上的水珠大呼一声爽。

  把那个军绿色带红五角星的书包从脖子上拿下来,从锅台拿起一盒安全火柴,去了北屋也就是正屋。从桌子下床下倒蹬出满满一化肥袋子的书本,今天二彪就要学学那个秦始皇来个焚书坑儒。

  趁着那个老头子还没回来,先把书给烧了。闲话不多说在天井里找了一个地就点起了火。

  看着一本本书在火中燃烧,二彪对天狂笑...哈哈哈哈老子终于不用上这个狗屁学了。

  火越烧越大,书越来越少,那火焰把二彪的头发给烧卷,那浓烟呛的眼泪直流。

  老头子回来了,带着一大群带桶拿盆子的乡亲回到的家,乡亲们看到二彪家冒浓烟以为起火了,带着桶和盆子就直奔而来,村里的乡亲的都是那么的淳朴善良,他们看到村里谁家有困难是绝对无偿帮助的。也许这就是“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的体现。老头子连车都没有支下,迅速的跑到二彪眼前没有二话就是响亮的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是不轻,老头子在学校打学生的练的铁砂掌可是不盖的,这一巴掌打的二彪是眼冒金星、耳朵蜂鸣。眼看就要再打第二巴掌的时候,二彪狂喊:“STOP,疼。”

  “你这败家玩意,要玩死啊!”老头子声音如雷贯耳的吼了出来,这也是在学校练出来的。

  “要你管,我又不上学了,留些这玩意干啥”。这个年龄的二彪早就敢和老头子犟嘴了。所以二彪不留情面的反击。

  乡亲们看到并不是着火,所以也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在他们人群中二彪看到了他的那几个哥们。

  “你他娘的还烧。”老头子看乡亲都走了他也不装出文明样子来了,边说边打着二彪的头。

  “都快烧完了,也不差这么几本了”。二彪不在乎的回答道。

  老头子找了一块长木棍,边骂边从火里往外弄那些没有完全烧透的书。

  他往外弄二彪就往里扔,就在俩人不断争持的时候,二彪的兄弟们一人背着一个化肥袋子从门口走来。

  呵呵,兄弟们之间不用太多的言语,一个个把书从化肥袋子里往火堆里放。

  老头子当时就愣住了,他扔下了手里的长木棍,无奈的摇了摇头向门口外那辆在地上躺着的车子走去。他慢慢的把车子扶起来推进门,找个墙角把车子放好。无奈的走向了北屋。

  在走到二彪身边的时候对二彪说道:“一会烧完了自己打扫干净,看着点火别引起火灾。”

  从他的言语中二彪听出了无奈,听出了妥协。二彪点了点头。

  当老头子走进屋子的时候,二彪和兄弟们大声笑起来。哈哈...“你爹也没办法了”。哈哈....因为是非常热的夏天,再加上火的高温二彪他们身上的衣服一会就全都湿透了,大家都不在乎的把衣服脱掉,连裤子都脱掉,脱的只剩下一条三角裤头。

  谁也没和谁说话,只是不停的往火堆里投书。

  也许是累了,大家把书从袋子里全都倒了出来,然后躺在了书上。感受着书燃烧的热量。抬着头看那蔚蓝的天空。那个时候二彪和他兄弟们什么都没考虑,只是静静的看着天,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们还只是个孩子。还只是个有点天真的孩子。

  都在沉默的看着的天的时候,臣东的声音把大家叫醒,大家快起来救火。

  因为没人看护火,火苗顺着建虎的衣服把二彪家院子南面的玉米梗给引燃了,玉米梗是用来喂牛的,在院子最南面是一只牛、俩只羊和一条狗。

  火燃烧的非常迅速,因为天本来就热,玉米梗晒的一点水分都没有,便形成了传说中的干柴遇烈火。

  “我草。”第一个吓蒙的是二彪,看着这阵势真让人乱阵脚啊,疯狂的向厨房跑去拿着桶就往外跑,可是到了火眼前,一看他娘的没水。我真草,我草草草...越忙越乱。

  老头子听见动静也从北屋跑了出来。他看着眼前的火势也是震惊加害怕。抬起脖子仰起头对着天空大声喊道:“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二彪正好从厨房打水出来,从侧面看到了老头子那仰起的脖子因为大声吆喝而产生的青筋,很绿很粗。

  二彪感觉到了害怕,感觉到了愧疚,因为他听到了那俩只羊撕心裂肺的叫声,火已经烧到了羊,离牛还会远吗?牛是他家的顶梁柱啊!在他印象中牛赚的钱绝对比那整天吸粉笔沫沫的老头子赚的多。

  因为大火把羊已经过了,空气传来那烧焦了毛发的味道,不断的冲击着我的鼻腔,牛的那一声声平常不可能叫出的声音不断的刺激耳膜。

  人越来越多,救火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二彪家门前就是一个大湾,水可以直接从湾里往那凶猛的火上浇。

  火灭了,虽然人们一个个呛的和非洲人一样,有的兄弟甚至连三角裤衩都烧的一个个洞,但是大家都没有笑。

  不是他们不会笑,而是他们不敢笑。

  酷匠《%网Gj唯3一Kz正/版f=,其!他i都是。盗j版"%

  老头子那厚厚眼镜后面的眼球,不知道是被烟熏的还是看见那俩只烧焦的羊伤心的,反正是流泪了,很多泪珠。

  二彪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是在那蹲着,真的,连个屁都不敢放,因为那个时候的二彪肚子里憋了一个屁,他在一直努力的憋着,他怕他放的这个屁会很响,如果很响的话老头子会看他,因为现在真的很安静,天早就黑了,救火的人也早就走了,兄弟们也走了,只剩下二彪跟老头子了,所以他不敢放那个屁,如果引起了老头子的注意的话,说不定他会杀了二彪,二彪娘上她娘家了,也就是二彪的姥爷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舌头在添他的脊梁,他回过头看了看那只满身乌黑的狗,这只狗叫大黄,它的命挺大。当时把俩只羊烧死的时候,火苗把栓狗的绳子给烧断了,烧断绳子后大黄就疯狂的往牛那里跑,尽量的离火很远,所以躲过这次人为火灾。

  虽然大黄没死,可是那大火把它全身的毛给烧了不少,看那光秃秃的尾巴和烧火棍子似的在后面晃荡,二彪想笑,可是却淌出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