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晴朗的早晨,王卓急匆匆地赶到家里。一进门就大声喊叫:“琪琪,李婉醒过来了!”

  琪琪差不多和李婉同时受孕,她的肚子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又大又圆。走起路来,活象一只帝企鹅。一个月前,王卓就令她在家休息待产。

  听到王卓的喊叫声,琪琪立即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你说什么啊?”

  “李婉醒了,刚才秦南来了电话。他说李婉已经醒了过来!”

  王卓很激动,李婉是他的初恋,为了她,他一个单相思就害了整整六年!虽然到后来被秦南占得了先机,但这六年的苦涩酸甜的经历,他又岂能轻易的忘却?自从李婉被撞以后,他也时时刻刻在焦虑和期望中煎熬。

  “王卓,等我换件衣服,我们马上到医院里去!”

  琪琪和王卓结婚已经三个多月了,刚开始,大家都在严格的执行着约法三章。可是过了不久,琪琪就先动摇了。她觉得自己这样做对不起王卓,王卓对自己是真心的,自己不应该这样对他。她是个传统的女人,现在既然已经做了王卓的妻子,就应该尽到做妻子的本份。终于,在结婚半个月后的一个晚饭后,她红着脸对王卓说:“王卓,今晚你就睡到我的房间里去吧。”

  王卓如闻天籁,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第一次亲吻了琪琪。

  是晚,王卓在琪琪身上竭尽了温存。王卓虽然没有秦南那般的神武勇猛,但也是年轻力壮。只是考虑到琪琪有孕之身,他不得不谨慎操作。这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洞房花烛之夜,琪琪也很努力的逢迎着。在逢迎中,两人同时到达了快乐的顶点。

  打那以后,王卓和琪琪就成了一对名副其实的夫妻。

  “王卓,你把那笔钱也给带上,他们一定急着用钱。”临出门,琪琪对王卓说。

  琪琪说的那笔钱,是法院判给李婉的伤害赔偿款,这笔钱当然是由钱方的父母给付的。钱方被捕后,终究父子血脉相连,他父亲钱宽,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关系,找了最好的律师,被搞得倾家荡产,所以在刑事方面,虽然数罪并罚,但戴红唇并不是死于他手,最终也只被判处了死缓,暂时保住了小命。鸭舌帽虽身负命案,但受人指使,被判了无期。

  李婉出事以后,治疗费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钱一部分是由李婉的家庭支付,另一部分则是由琪琪支出。三年中,虽然秦南和李婉一再拒绝,但琪琪还是坚持给他们公司每人10\\%的干股,并建立了账户,定期分红。李婉一出事,琪琪就立即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两张银行卡来。大难当前,秦南也就不客气了。这样一来,尽管数目庞大,李婉也能接受到最好的治疗。

  琪琪和王卓很快就赶到上海,秦南在医院门口迎接了他们。

  “南哥哥,婉妹妹真的醒来了?”

  “醒是醒了,但现在还不会说话,还不认识人。”

  “怎么会这样呢?”琪琪说。在她认为,醒了就是好了,就能象以前一样。

  “医生说,恢复还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甚至——”

  “兄弟,你要有信心!你既然能喊醒她,就一定能使她得到最后的康复!”王卓拍拍秦南的肩膀。

  “我也相信一定会出现奇迹!”秦南握住王卓的手信心满满的说。

  ga酷4匠网'w永久免费看◎小说`

  琪琪和王卓跟在秦南的身后,来到了李婉的病房,李爸和李妈正坐在李婉的病床边。李妈在给李婉喂水。

  “婉妹妹——”

  琪琪扑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李婉的手。李婉瞪大着眼睛看着她,露出了很明显的疑惑。“婉妹妹,我是琪琪呀!”李婉嘴动了动,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是当她看到站在琪琪旁边的秦南时,立即把手伸了过去。秦南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李婉,我是王卓,我们是老乡,是同学,你记得我吗?”李婉没有应答,只是痴痴的看着秦南。在她的眼里,这世界上仿佛只有秦南一个人存在。

  “婉儿,琪琪和王卓来看你了,他们都是你最好的朋友。”秦南坐到了李婉的身边,李婉直往他的怀里躲,神态十分恐惧。

  “婉儿,别怕。现在没有人能伤害你,我们都很爱你。”秦南紧紧的抱住了她。

  “现在小婉只认识两个人,小秦和她妈妈,连见到我都害怕。”李爸苦笑着说。

  “不要紧,伯父。李婉睡得太久了,刚刚醒来,还没有回复全部的意识。我相信不久以后,她就一定会想起我们,想起以前的事情了。”王卓说。

  “医生说这已经是奇迹了,比他们预测的要好得多!”秦南兴奋的说:“失语和失忆是这类病人普遍的现象,有的病人,甚至会引发癫痫和性格狂暴。可你们看李婉,醒来后是这样的文静,而且她还能自己坐起来,这说明她的脊柱伤并不严重,以后一定能自己行走。”

  “小秦啊,这一阵真的辛苦了你,我和李婉的爸爸都谢谢你了。”李妈含着眼泪说。

  “伯母,看你说的。你们是李婉的爸爸和妈妈,也是我的爸爸和妈妈,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说李婉受伤也是为了救我,于情于理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好孩子。”李爸走上前来抚摸着秦南的头。

  李婉躲在秦南的怀里,睁大着眼睛看着大家,她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李队长才来了电话,要我去他那里,他说有东西要交给我。”

  “那,孩子,你去吧,这里有我们呢。”李妈妈对秦南说。说着她接过了秦南手中的李婉。

  李婉见到秦南要走,急的直摇头,那意思一定是: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啊!李妈妈说:“婉儿,乖,有妈妈在这里呢。”李婉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秦南来到公安局,李队将一封信递到他的手中。这是戴红唇给他的信。

  “小秦,别激动,坐下来喝口水。”

  自从秦南听到戴红唇因为自己遭到了钱方的杀害,他的灵魂就在剧烈的震动。现在戴红唇在他的心里的形象,已经不再丑陋,反而变得亲切起来。他想起了自己刚进跆拳道训练馆时,戴红唇对他的精心指导,眼睛润湿了。他打开信纸:秦南同学,当你打开这张信纸时,我已经离开了学校,来到了大马。那里才是我的家,那里有我的父母和丈夫。在临走之前,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并请求你能原谅我曾给你造成的伤害。尽管如此,但我仍然要对你说一句真心话:那就是,我曾真心的喜欢你,也正是因为这种喜欢,使我做出了不符合身份,不符合道德的事情来。我知道是我错了。你有你的挚爱,我不应该存非分之想!听说李婉被车撞了,我很焦急。这件事是钱方干的,他本意是要杀害你。我已经向公安局举报了他。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是我收留了他,并没能有效的去阻止他。再次对你说声对不起!

  我走了,我在这里并没有其它的财产,只有一栋别墅,作为礼物,我赠送给你,算是我对你受到的伤害的补偿。没有别的意思,请笑纳。过户手续和公正我都已经办好,放在抽屉里。

  别了,秦南。

  落款是戴红唇。并具有日期。

  秦南呆呆的坐在那里。李队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秦,这封信我也看过了,这也是她的一份心意,你就收下吧。这是她住房的钥匙,请你拿好。”

  秦南坐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

  “你一拿到了一切合法的手续,这房子已经是你的了!”说完后,李队转身离开了。

  秦南丧魂落魄,他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罪人!伤害了李婉,伤害了琪琪,伤害了王卓,现在又伤害了戴红唇!

  秦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了公安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