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完琪琪和王卓的婚礼后秦南又回到了李婉的病榻边.他看到沉睡中的李婉,不禁感慨万千。“亲爱的婉儿,你知道吗?琪琪和王卓刚才已经结婚了,看到他们幸福的模样,我为他们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也感到十分的羡慕。亲爱的婉,你什么时候也能象琪琪那样,穿上美丽的婚纱,踏上红地毯,做个幸福的新娘呢?让我这个沉浸在痛苦中,寂寞等待着的人,也去享受到做新郎的那份快乐?亲爱的啊,你快的醒来吧!你一旦醒来,我立即也为你举办一次规模更大、更隆重的婚礼,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秦南俯下身去深情的吻着李婉,他点点的泪水,都滴落在李婉那美丽而安静的脸上。

  “婉儿,你还记得吗?我们站立在千岛湖游艇的船头,做着比翼双飞的姿态,湖面上的清风撩起了你的长发,成群的海鸥在我们面前翻飞。和煦的阳光照耀在清澈的湖面上,泛起了点点的金光,一切都是那样如诗如画的美丽。我们漫步在林间的小道,到处是奇花异草,满耳是虫鸣鸟唱。我们相依相偎,欣赏着无边的美景,倾听着来自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你对我说:‘南,我真幸福!”我对你说:‘婉,我更幸福!’我们忘情的激吻着,那一刻世界上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存在。

  婉儿,你还记得吗?在浙西大峡谷里,汽车在狭窄的盘山公路上疾驰,每一辆迎面过来的车都会引起你的惊叫,你闭着眼睛躲在我的怀里不停的喊怕。亲爱的,那时我也害怕呀,我不想让我们美好的未来,就断送在那无底的深渊中。后来我们到了农家乐,你吃鸡的那副馋相真的很搞笑耶,满手、满嘴、还有满桌子的鸡骨头。当时我都要笑破肚子了!你一向吃相稳重,怎么一遇到鸡,就会变成了那样?”说到这里秦南不觉笑了起来。

  “亲爱的,等你醒来,我一定会买来好多好多只鸡,让你一次吃个够!就去买那深山老林中的不吃饲料,只吃虫的草鸡给你吃,看你究竟一次能吃多少!

  秦南在痛苦中甜蜜的回忆着,一会儿笑容满面,一会儿又泪流满面。李婉在静静的倾听着。

  第二天李婉的妈妈又来了,尽管秦南每天都用电话向他们汇报李婉病情的进展,但作为母亲,她实在放不下病重的女儿。李妈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女儿的身体,当她轻轻的抚摸着女儿平缓的腹部时,发现里面有小生命在蠕动。

  “婉婉恐怕是怀孕了。”这句话把秦南整个惊呆了,他每天跟李婉擦身,面对着她那洁白如玉的胴体心中有的只是怜爱,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别的异样。

  “她怀孕了?”秦南睁大眼睛看着李妈。

  “肯定是!”李妈语气很坚定。

  “都怪我!都怪我!”秦南打着自己的脑袋。

  怀孕本来是一件好事,可让一个植物人怀孕就权当别论了!面对这不速之客的突然到来,两人都一时无措,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

  “我去找医生来确认一下。”说完秦南向外走去。

  “是怀孕了,大概已经有三个月了!”妇科大夫作出了肯定。

  “医生,象她这样能够怀孕吗?”

  “不好说,胎儿现在一切正常,如果母亲能早日醒来,继续妊娠的问题还大,但如果一直都这样,恐怕——”医生摇摇头。

  “不过,你们还是找主治医生去问问吧。”说完医生走了出去。

  主治医师给出了和妇科大夫同样的答复。秦南和李妈的心里笼罩了一片新的乌云。按照医生的说法,现在孩子的月份还小,但再过两个月就应该视情况作出是去、是留的最后决定了。

  “伯母,我一定会叫醒她!”秦南信誓旦旦的对李妈保证。

  “那只有辛苦你了。”李妈充满了感激。

  两天后,李妈又被秦南劝走了,他觉得李妈在这里,只会更增添自己心里的负担,挽救李婉是他一个人的责任!现在他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心爱的人的生命,而是两个对于他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未来。他附在李婉的腹部仔细的倾听,果然能感受到来自那里的生命的信息。

  “婉儿,你有了我们的孩子了,你即将成为母亲,我也即将成为父亲,为了我们可爱的宝宝,亲爱的你快点醒来吧——”

  李婉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反应。

  正在这时候门被轻轻的推开,琪琪和王卓双双的来到了病房。

  “秦南,你怎么哭了?李婉她怎么啦?”王卓关切的问。

  “没什么,还是老样子。”

  “那你为什么这么伤心?”

  “李婉怀孕了。”

  听到李婉怀孕的消息,琪琪和王卓的心里同时都卷起了波澜。

  琪琪想:南哥哥,我刚刚怀上了你的孩子,怎么连婉妹妹她也怀上了?她不知道,在比她更早几天,秦南和李婉就春风几度了。

  王卓心里想的却是:好啊,秦南你这家伙还真行!一下子便把两个女人的肚子都搞大了。我看你以后怎样来算这笔糊涂账!

  “医生怎么说的?”琪琪在李婉的身旁坐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医生说,如果李婉还是这样,再过两个月就必须终止妊娠了。”

  “婉妹妹,你真可怜。”琪琪又在流泪了。

  “不说这个了,你们两怎么样?”

  “我们很好呀,很幸福。”王卓说。

  “南哥哥,你放心,我们真的很好。”琪琪说。

  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他俩都在说着违心的话“他敢对你不好?我是你哥哥,看我不揍他!”

  “对了,秦南,琪琪也怀孕了。”

  听了王卓这句话秦南吃了一惊:结婚才没几天,怎么这么快就怀上了?但想到自己和李婉还没有结婚呢,不也怀上了吗?于是他笑着说:“祝贺你们了!”

  离开医院回来的路上琪琪怪王卓:“你怎么把我怀孕的事情告诉南哥哥呢?”她担心王卓会说漏了嘴。

  “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说出实情的,再说这孩子本来就是我们两的孩子,我一定会为他负责的!”

  两天后,从刑警队李队长那里,又传来了一条令秦南十分震惊的消息:钱方被抓住了。这本来是一条好消息,但李队还说,在抓捕钱方的过程中,戴红唇死了,她死于钱方的刀下。

  原来,接到戴红唇的举报后,李队就立即组织警力,对钱方人等进行搜捕。此刻的钱方,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到处乱窜。家是肯定回不去了,南京也已经没有立足的地方,以前的那些江湖兄弟们,见到他日渐势微,也树倒猢狲散了。他身边现在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鸭舌帽。

  l最;r新vO章yY节上酷匠fj网E

  昨天下班以后,戴红唇回到家中,当她一踏进客厅,大吃了一惊:钱方和鸭舌帽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

  “红唇,你回来了?”钱方不知道戴红唇已经举报了他,依然一脸的谦恭。这里已经成了他唯一的避风港了,他不得不奴颜婢色。

  见到钱方猥琐的模样,戴红唇感到一阵恶心。

  “你们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

  “公安局正在到处找我,我无处可去了。”

  “你们先坐一会,我去洗把脸。”

  戴红唇走进卫生间,拨通了110.戴红唇打开卫生间的门,钱方就站在门外。

  “你刚才给谁打电话?”

  “我没有打电话。”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报的案!难怪警察这么快就找到我的藏身地,还差一点抓住我!”

  “就是我报的案!看你能把我怎么了?!”戴红唇见事情已经暴露,态度干脆强硬起来。

  顿时两人拳脚相向,好一阵对打,比跆拳道训练馆更加激烈、更加惨烈。

  钱方渐渐支持不住,他转身大喊:“你还不快动手?杀了她!!”

  鸭舌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听到钱方的喊声,他冲了过来,手中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戴红唇很快便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一脚踢开了,屋内冲进了七八个警察。李队长举着枪冲在最前面。

  “铐起来!”李队收起了枪,走到了戴红唇的面前。

  戴红唇嘴里朝外溢着血,瞳孔在渐渐的扩大,他对李队说:“抽、抽屉里有、有、有一封信,请你、你、你交给秦南同、同、同学。”说完后他就闭上了眼睛。

  “小秦,什么时候有时间,你来局将信拿去。”

  听了李队长的话,秦南呆呆的坐在那里。又一个女人为自己失去了生命,他的心又加上了一把沉重的枷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