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李婉的体温、血压、呼吸、心跳等各项生命体征都趋于正常,缠满全身的纱布和绷带也已经逐步的拆去,只是她仍然没有丝毫的意识,静静的躺在那里。遵照医嘱,她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为了更好地进行照顾和后期的治疗,在家属的要求下医院给李婉安置了单人病房。李爸因为厂里有紧急事情,前几天已经匆匆赶回处理,只有秦南和李妈,还留在医院里照料着昏迷中的李婉。作为母亲,李妈这几天又多了一件心思。她在给女儿擦身时,发现女儿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女儿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例假了,她知道自己女儿假期一向很准,可这次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她的身体怎么还没有丝毫的动静?李妈是过来人,她怀疑女儿已经怀孕了。只不过这怀疑在目前还是一种猜测,她不能确定这现象,到底是因为生理上的原因,还是由伤病所造成。所以她没有说,秦南当然也不会知道。

  “伯母,你也回去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行了。请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李婉的。”

  “小李啊,这不行!你一个人白天黑夜的守在这里,一定会累垮的.再说婉婉还没有醒过来,回去了我也不会放心的。”

  ;、酷:匠网&唯…√一m正L版,HI其u*他都`是:/盗R版5R

  “伯母,看来李婉的清醒还得有很长的时间,你超市里的事多,不能总在这里耗着。”

  “好吧,那我回去处理一下再来。小秦,这几天就辛苦你了。”当天下午,李婉的妈妈带着对女儿的牵挂,也离开了医院。

  秦南已经到学校里办好了休学手续,他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李婉的身上。自从李婉来到了普通病房以后,秦南一天24小时几乎都待在了她的身边。

  又到了夜静更深的时候,秦南握住李婉的小手,轻轻的对她诉说着他们的故事,这故事很长,得从三年前去安徽的列车上开始说起。

  “丫头,我当时真不知道你的心思,只以为是小女孩的一时任性和好奇。你说那地方有什么好玩的?白天没有好吃的,晚上没有好睡的,可你偏要跟着去!我当时那个焦急和气愤呀,差点儿打了你。”秦南拿起李婉的手轻轻的吻着。

  “天都要黑了,你还闹着要去游泳,一下水便朝河中心游去,这不,抽筋了吧?‘秦南快来救我呀!’要不是我来的快,解放军没准早就把你带走了。人家给你做人工呼吸,你还说是亲了你,看到了你的身体,整天闹着要对你负责任。”说到这里,自言自语的秦南不觉笑了起来:“傻丫头,我现在为你负责了,不但是现在,而且一辈子,永远、永远都会对你负责。可你偏偏又睡着了,亲爱的,我求求你,快点醒来吧。”

  “婉儿,你是多么的善良。你不但帮助了我,还帮助了琪琪。如果没有你的帮助,琪琪决不能脱离苦海,更不能得到今天幸福的生活。几天又是你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我的生命,这辈子我欠你太多太多了!我要用一生来偿还你,如果这一生不够,还有来生,生生世世。”说到这里秦南已经泣不成声了,大滴、大滴的泪水摔落下来,洒在自己的身上,洒在李婉的手上、脸上。

  “在浙西大峡谷,你咬着我的耳朵,红着脸,不断的向我要50元钱。亲爱的女人,我欠你的又何止是一个50元钱?我欠你的,这一辈子也还不清啊!那晚回到宾馆后,你对我倍加温存,我说要给你50元钱,你还咬了我一口。。。。。”

  秦南自言自语,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李婉安详的躺着,睁着眼睛在静静的听他诉说,然而此时此刻,她是否真的能听到这来自遥远世界里的声音?

  第二天上午,秦南又接到了李队长的电话:“小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案情有了重大突破了!”

  “是吗?”秦南好像对这好消息并没有兴趣,只是淡淡的应付了一句。

  “是你们学校里一个叫戴红唇的女教师提供的线索。”

  “谁?戴红唇?”秦南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一直以为戴红唇和钱放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她怎么会因为自己而去出卖钱放?在秦南再次看到鸭舌帽时,他就确定了这件事一定是钱放干的。但李婉还在沉睡不醒,是谁干的秦南并不关心。

  “戴红唇说,不但这次车祸,连上次的放毒,都是钱放指示人干的。她还说,她愿意到法庭上作证。”

  这下就更让秦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自己不是戴红唇的冤家对头吗?不但打过她,还在公众场合里给过她难堪,她怎么会?他真的越来越不懂女人了。其实戴红唇对于秦南,不仅有病态的占有欲,还有真正的钦佩和爱慕。钱放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暂时用来泄欲的工具罢了。

  “戴红唇还提供了鸭舌帽的线索,我们正在全力的抓捕钱方和鸭舌帽,这事用不着你操心,你在医院里照顾好李婉吧!”

  按照规矩,这些都是刑侦中的机密,不能轻易泄露的。但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和信任,李队长大概忘记了纪律。其实,警察也是平常人。谁知秦南还是不为所动,在他认为,案子破了又怎样?杀掉钱放也换不回李婉!没有了李婉,他秦南便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活着既没有任何的乐趣,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只是有一点秦南始终不明白:怎么会是戴红唇揭发钱方呢?在以前,自己还怀疑过这件事情就是戴红唇干的,最起码也是她和钱方的合谋!唉,怎么会呢?女人有时让男人真看不懂!秦南自言自语的摇摇头,一颗心又重新回到了李婉的身上。

  那戴红唇呢?此刻戴红唇又在哪里?此刻戴红唇就在公安局里,她正在向李队详细的讲述着她知道的一切。那晚自钱方被她赶跑以后,她就下定了决心,要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做些事情。这几天她摸熟了钱方的下落,也弄清了鸭舌帽存身的场所,当一切搞清楚后,戴红唇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公安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