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赶到医院时琪琪正在大门口等着他,她手里提着一只保暖杯。

  “南哥哥,你到哪里去了?”

  “公安局。”

  “你快来吃点东西。”说着琪琪打开了暖杯,里面的鸡汤正冒着热气。

  “琪琪,我不饿,还是你自己吃吧。”

  “南哥哥,你已经有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这样下去身体会拖垮的。”琪琪的眼里又在闪动着泪花。

  “没事的,我身体很好。”

  “还说身体好,看你这几天瘦多了。不吃又不睡,再好的身体也会被拖垮的。”琪琪的声音中已经带着明显的哭腔。

  自从李婉出事后的这三天,秦南几乎没有闭上过眼睛,吃饭也是在琪琪的一再强迫之下,才勉力吞上几口,味同爵蜡。现在他的两只眼圈里都布满了鲜红的血丝,脸颊上也爬满了浓密的胡须,乍看上去不仅瘦多了,而且也老多了。琪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琪琪这几天已经将店里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了王卓去处理,自己一门心思的照料着秦南。可现在的秦南,一点也感觉不到琪琪的温情和关心,他的一颗心,全都落在了昏迷不醒的李婉的身上。很多时候,琪琪和他说话,他都答非所问,这就让琪琪更加的伤心和痛心。

  在琪琪的一再坚持下,秦南终于喝了几口保温杯里的鸡汤,他站起身来,朝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走去,琪琪跟在他的身后边。

  这几天秦南一天24小时几乎都坐在监护室的门口,一见到出来的护士,他便立即打听李婉的病情,可护士总是面色凝重的摇摇头:“还没有醒过来,暂时也不会醒来。”每当这时候,秦南总是颓然的坐在地上。他的这种表现,让坐在旁边椅子上的李爸和李妈很感动,他们心里虽然也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但看到秦南悲痛欲绝的模样,他们的心痛就更加剧烈。这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儿深爱着的、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的男人。女儿的目光没有错,这孩子确实是一个值得信赖、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但愿女儿早日醒来,和这个孩子共同去创造幸福的未来。

  “小秦,今天我们在这里,你回去休息一会吧。”李爸摸着秦南的头发,充满慈爱的说。

  “伯父、伯母,我年轻,不累!我在这里看着,你们二老去休息吧。”

  酷匠#网首发

  “小秦啊,你这样下去会拖垮身体的,要是婉婉醒过来,看到你这般模样,她会责怪我们的。你还是去睡一会吧,这里有你爸和我在这里,你放心吧。”

  在李妈的心里,早就把秦南看作了是自己的女婿、看作了是自己的孩子。

  秦南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琪琪在一旁抹着眼泪。

  李妈早在李婉的电话里知道了琪琪,知道了琪琪的故事。她知道琪琪和秦南兄妹情深,这一点,在这几天中,她耳闻目睹,也深有感受。

  “小赵,请你把你哥哥带回去,这里有我们。”

  “南哥哥,我们回去吧。”琪琪的眼中露出了恳求的神情“到晚上再说吧。”

  秦南和李爸、李妈又来到了医务室询问李婉的病情。这回听来的不全都是坏消息。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病人的断腿处的组织没有坏死,不需要截肢了。”秦南三人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但是从磁共振的情况来看,脑部损伤太大,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医生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三人的神色接着说:“我是个医生,不得不对你们说实话,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你们要做好她永远不能醒来的精神准备。”这一句话又把三人的心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小伙子,别灰心,要相信奇迹!”医生站起身来,拍了拍秦南的肩膀。

  这是个什么医生啊?是不是成心在作弄人?不停的把人放在冰上冻、火上烤,让人不断在希望、失望、又希望中煎熬。然而,在这时候医生不但是病人的救星,也是家属的上帝。

  到了晚上,在李爸和李妈的一再坚持下,秦南终于跟琪琪回到了店里。到了店里后,秦南立即坐下来喝酒,他要用酒精来麻醉自己、折磨自己。他不停的在喝,泪水不时的滴落在酒杯中。尽管酒吧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在喝酒,他还在一杯接着一杯的不停的喝。王卓走上前,几次想夺下秦南手中的酒杯,秦南一掌把它推得老远:“滚!你、你、你是谁?我、我、我要喝酒!”

  “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琪琪对王卓说。

  王卓还站在那里,一脸的无奈。

  “你去休息呀,他是我的南哥哥,我会照顾他,这里不需要你!”

  王卓只好转身离去,现在王卓在城里也买了房,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琪琪关上了店门。小豌豆已经和外公回到了家里,自从买了房后,这祖孙两天一晚就回到自己的家中。琪琪则住在店里的宿舍里。

  店里只有两个人,秦南还在喝酒,琪琪在一旁抹着眼泪。

  秦南终于放下了酒杯,趴在桌子上。

  “南哥哥、南哥哥——”任凭琪琪怎样叫唤,秦南一动也不动。

  琪琪用尽了力气,终于把秦南弄到了床上。这时候的秦南,毫无声息,一会儿便鼾声大作起来。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睛,他实在是太累了、太困了。

  琪琪坐在床沿上不停的喘息,她默默的看着沉醉中的秦南,心里充满了酸楚和怜惜。眼前的这个男人,给她的生命里带来了太多的感动和感激,也给她26年的人生,带来了无数的梦想与憧憬。

  忽然秦南爬起身来哇一声,吐得一身、一床。接着他又倒了下去。琪琪赶忙打来热水,将秦南嘴唇上的污渍擦去,接下来,她脱下了秦南沾满污秽的外衣、外裤,一个成熟男子健硕的躯体,顿时展现在她的眼前,她不禁面红心跳。琪琪用热水轻轻的擦拭着秦南裸露的皮肤,一种强烈的渴望,从她的心底升起,直冲头顶。

  睡梦中的秦南忽然大喊一声:“婉婉——”坐起来一把抱住了琪琪,将火热的吻,雨点一样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唇上,紧接着,他象剥粽子般的剥光了琪琪的衣服。

  “婉婉,亲爱的,我爱你——”

  琪琪在秦南的身下**,虽然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被当作替代品被使用,但心里仍然充满了幸福和满足。她一直梦想着能成为秦南的女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的演变,她的这梦境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想不到此时此刻,却倒了梦圆时分。虽然场景悲壮,但对于琪琪来说,这也无疑是上天的恩赐。他接触过男人,接触过许多的男人,但那些男人,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生!只有现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才是个真正的男人!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性爱的快乐、感到做女人的快乐。

  醉中的秦南已经忘记了醉前的一切,他似乎又回到了,千岛湖,回到了浙西大峡谷,回到了西子湖畔,回到了淳安县城的湖滨宾馆,回到了。。。。。。

  **完以后,秦南又沉睡了过去。在睡梦中嘴里还在不停的叫着李婉的名字。

  睡不着的是琪琪,她芊芊玉手轻轻的抚摸着秦南的身体,感激的看着正在熟睡的这个男人。在他的脸上、唇上不停的吻着,嘴里不停的低声喊着:“南哥哥,我爱你,南哥哥,我好爱、好爱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