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六章狼子野心

  李婉深夜被撞的事件很快被公安局立了案。显然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车祸,而是蓄意的谋杀。谋杀的目标并不是李婉,而是秦南,因为面包车是直接冲向站在路边的秦南,那时候李婉和琪琪还在门口道别。负责案件刑侦的李队长,调取了案发当日、当时的探头视频认真查看。“是小秦吗?我是李光明。”在案发后的第三天的上午九点,秦南接到了李队长的电话。

  “李队长,我是秦南,有事吗?”自从李婉被撞后,秦南的整个心都系在她的安危上,从没有仔细的想过事发的原因。甚至当晚王卓的报案,他也没有注意。对于他来说,是谁作案,在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他的李婉能不能获得重生。

  “李婉现在的情况怎样了?”电话中李队长关切的问。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人还没有醒过来。”

  “小秦,你有时间,现在赶快到派出所里来一次。”

  秦南立刻打车赶到了派出所。

  “小秦,你来看。在事发当晚的八点钟,这辆肇事车就停在了离酒吧不远的马路旁,开车的正是上次那个戴着鸭舌帽的人。”李队长指着视频对秦南说。

  “就是他!”当秦南再次看到带戴舌帽的家伙时,一道闪电在脑子里突然闪过:“就是他,就是这家伙——”他激动的说。

  “小秦,你认出他来了?”

  “对!”

  “他是谁?”

  “他是钱放的跟班,三年前钱方在欺负李婉时,我教训过他!”秦南肯定的说。

  “你不会认错吧?”

  “不会,绝对不会!他的脖子后面有一颗很大的黑痣,这一点我印象十分深刻!”

  这颗痣困惑了秦南好多天,一直不能确定它长在谁的脖子上。今天再次看到它,终于得到了落实。

  其实秦南早就该想到钱放,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他一直在以人找人,从没有想到以事去找人,犯了方向性的错误。这些年来,秦南一直在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得罪过的人只有钱放和戴红唇。特别是钱放,自从被自己严惩过以后,不但声名狼藉,而且还被弄得无家可归。这个浪荡公子的衙内一贯张扬跋扈、瑕疵必报,又怎能容得下这三江四海之仇?

  李队长对钱放也有所了解,知道他一贯的行事作风。钱放的父亲钱宽原来是市局的领导,正是因为儿子的这件事情,他被调到了分局工作,担任了一个有名无实的顾问。以前钱放每次**,总要亮出老子的招牌:“我爸爸是钱宽!”这句话一时成了街谈巷议的名言和笑谈。

  而钱宽,每次也会及时替儿子擦干净屁股。但那次事情闹大了,被学校一直捅到了市政府。市政府的一张三寸纸条,让他挪了屁股。从此,这位老子的钱既不宽权也不宽了。钱放又从天堂回到了人间,这让他又情何以堪?究根寻源,他只有把所有的仇恨,都结在了秦南的身上,非置他死地而后快!

  “得尽快找到这个鸭舌帽!”

  “那只有拜托李队长您了。”

  “这是我份内的事情,你去忙吧,有事我再联系你。”

  秦南站起身来准备赶回医院。

  “小秦,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我看你比以前瘦多了。”

  “谢谢李队长的关心,我会注意的。”说完以后秦南转身离开。

  钱放这时候还躺在戴红唇的大床上,这里是他最后的港湾。

  “这件事又是你干的吧?”

  “哪件事?”

  “别装糊涂!撞李婉的事情。”

  \酷匠n网K首发

  “我这几天一直在你这儿,哪有时间去干别的事?”

  “你狐群狗党多的是,用不着自己出手。”

  “你别冤枉我,我真的没干那件事。”

  “你是什么东西?难道还骗得过老娘!”戴红唇赤裸裸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你对李婉的那点心思谁不知道?晚上做梦还喊着她的名字!这下倒好,秦南没撞着把她撞着了,撞死了李婉,等你被枪毙后,正好和她做一对鬼夫妻!”

  戴红唇的话刺中了钱放的心脏,他坐在床上拼命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脯。

  钱放虽然只是一个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但却对李婉用上了真感情。李婉和钱放不在一个系里,更不在一个班上,但李婉却经常活跃在学校的大舞台上,展示她的美貌、她的风采。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让钱放神魂颠倒、意乱情迷。

  “这小娘们我一定要搞定他!”他不止一次的在公众场合中这样说。

  按照以前的惯例,实现这目标并不难。谁知这次他碰上的是李婉,而李婉的一颗芳心,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就飞到了秦南的身上。所以,任凭钱放使用什么手段,甚至祭起“我爸爸是钱宽!”这柄虎皮大旗也,无济于事。最后才不得不用上流氓的手段,想把生米煮成熟饭后逼李婉就范。他觉得有“我爸爸是钱宽!”作坚强的后盾,这世上没有他钱放办不到的。然而功败垂成,关键时刻又杀出了一个该死的秦南,把即将煮熟的鸭子给搅飞了!打那以后,无论是自己,还是家庭便走上了霉运,自己受了学校的处分,“连我爸爸是钱宽”也因教子不严受到了株连。

  当然关于钱宽的调动,还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这一切钱放都不得不把账算到秦南的头上。况且,直到现在,钱放对李婉都贼心不死,他不止一次的恨恨的说:“我钱放得不到的东西,他秦南也休想得到!大不了来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秦南居然毫发无损,却把个志在必得的李婉撞得生死未卜!想到这里钱放又怎么能不痛心疾首?

  “我早就警告过你了,不准去动秦南!不准去动秦南!!你哪天弄死他,我就哪天弄死你!上次是放毒,这次是杀人,你一直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这回你死定了!”

  钱放在更加严厉的惩罚着自己,开始用头朝墙壁上猛撞。

  “滚!现在就滚!今后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戴红唇把赤条条的钱放扔下了大床。接着把他的衣裤也扔到了地板上,用手指着房门大声的说:“滚——”

  钱放草草穿上衣服,狼狈的逃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